Tuesday, August 12, 2014

太久太久

沒想到真的很久沒更新過部落格了。有多少部落友還繼續呢?
看了一遍好友鏈接,真的沒剩幾個了……

Monday, April 18, 2011

勇敢的人

你很敢说hor......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01192?tid=1
贵党的几位上议员部长呢?

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詞句重組

受政治意愿等多重因素所限制
皇委会不一定能找出明福死因

相關新聞

受政治意愿等多重因素所限制
皇委会一定不能找出明福死因

Monday, August 16, 2010

鬼話連篇

從前有個老和尚,跟一班徒弟在山邊一座廟裏修行。

每天,絡繹不絕的信徒來給他們獻食,把食物送到他們手裏,任他們拿取。可是這群好吃懶做假修行的和尚人心不足,常常想些歪計來榨取來求神的信徒的血汗錢。

有一天,一個小孩子發現了和尚在偷偷吃肉,正想大聲告訴媽媽的時候,那個壞和尚趕緊捂住小孩的嘴巴,卻不小心使小孩窒息死了。

和尚一時心慌,就隨手把小孩屍首丟進廟中的井裏。

小孩媽媽燒香完畢四處找不到孩子,村民紛紛幫忙尋找小孩的下落,結果發現小孩的屍體在枯井裏面。大家議論紛紛,因為枯井所在是廟裏的後堂,一般人不得隨便進入,所以大家不禁懷疑起廟裏的和尚來。

這時候,廟裏的主持,老和尚出來了。

他向小孩的母親說到:『這位施主,你不用難過,老納會為你主持公道。』

接著,指示其中幾名和尚負責查明這件事的真相。這幾名和尚呢,就叫所有廟裏的和尚進內堂問話。以下是他們的對話:
甲:『你,有沒有殺人?』
乙:『沒有。』
甲:『你呢?』
丙:『沒有。』
甲:『你呢?』
丁:『有啊,其實乙和丙也是有份的啦~』
甲:『你們真笨,留下屍體在廟裏!現在怎麽解決,那班人在外面刮刮叫~』
乙:『我們來想想辦法吧。』
丙:『容易啦,說他自己跳進井裏摔死就行。』
丁:『不然可以說跟他來的另一個孩子推他下井的。』
甲:『就這麽辦吧~』

於是和尚們出來告訴村民說,孩子是自己摔死的。可是有人說,怎麽可能?那井比小孩高那麽多,怎麽爬上去?

和尚們就說:『跟他一起來的孩子跟他吵架,然後丟他進井裏的!』

另一個孩子說:『我怎麽夠力氣把他丟下去呢?』

大家擾擾嚷嚷很久,一個和尚手裏拿著一封信走出來:『這是孩子寫的遺書,是在井邊發現的。』

孩子的媽:『什麽!!我孩子還不會寫字啊!!』

和尚還要狡辯:『現在鬼節,你孩子鬼上身了!』

X你老母!你才鬼上身!呸!

出處    : 佳禮網絡社區綜合論壇~馬來西亞中文論壇 » 吱喳甚麼
原題   : 黑色幽默
作者   : 余霜兒
發表日期 : 09-08-2010
修改 : 何人可及

Tuesday, July 06, 2010

無所補償

不過離開妳一天,就那麼的想念妳。

小老爹自十六歲起就不常待在妳奶奶身邊,這麼多年來妳奶奶思念子女的感受,絕對比小老爹來得更強烈、難受。

這個虧欠,小老爹已經不能再做任何補償了……

Wednesday, June 23, 2010

夢境

那天晚上夢見您。夢境中,您坐在病床上,老爸站在床前。老爸牽起您的手,您站了起來。之後你們一起離開了我的視線。

夢境的氣氛很溫馨,可是我卻一直哭個不停,因為我知道我將永遠失去您。醒來後發現眼角確有淚痕。

與老爸離別二十年后,您們終於再次重逢。

希望這夢境是真的。而我亦知道您想要告訴我的訊息。

Sunday, May 30, 2010

小阿肥的老爹

我預见 起點
絢爛的眼 哭紅的眼 劃破寂靜的一夜
聽得見 是淚
確定著看你來到這世界 連喝水亦會醉

發現 突然間 觸碰 你指尖
還有機會 能夠感覺
愛一個人的純粹

我是你的小老爹
你是我的小阿肥
把你抱入胸間
依偎在我身邊
讓你盡情的撒野

我说我這小老爹
我可以為你改變
你要的我願給
我绝不會食言
不浪費我的愛 都肯給

多一點 新鮮
我把玩具全都買回 佈滿在你的床沿

再一點 時間
我要把你置在 我的心旋 陪我直到永遠

紀念 每一天 守護 每一夜
無怨無悔 為你奉獻 我僅有的一切

Friday, May 21, 2010

毫不留情:政教能否合一?

我同意,宗教和政治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得分离,不过这只限于政府日常运作而言。宗教,毕竟不能对不公正和贪污腐败视若无睹及不闻不问。它可以并且必须对治理不当和不公正作出批评。它必须成为无良政府的良心。

教会人士:政教合一
正当马来西亚做好准备在基督徒占多数的选区迎接补选,教会人士说,为了造福社会,教会必须参与政治。

『宗教和政治是同一个铜板上的两面。在东方社会,你是无法把他们分开的。』天主教作家—K.J.约翰(K.J.John)如是断言。

这位曾经是公务员的网络媒体专栏作家说:『耶稣是第一位政治家。耶稣在特定的地点和时间介入,这早就是政治干预。』

『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是公共神学,那就是能在公共场合互动,以传达善良、正义和真理,并能秉着这一切过日子的基督信仰。』约翰说。

他接着说,在马来西亚,人们现在已经意识到民间社会运动的角色和参与治理他们自己的社区的需要。包括教会,人民需要挺身而出并让他们的声音被听见。目前,教会领袖和州领导人都互有对话。

约翰是近日在槟城聚集教会领袖们和州政府领袖的一个活动中,众多教会人士中的其中一位。

也是马来西亚基督教协会会长的圣公会主教吴满兴(Ng Moon Hing)说,教会与政府之间的对话应是一个持续的工作以让彼此互相了解。

『这样的对话应该在任何时间都有,不仅仅是在选举的时候。』他是在近日槟州首长林冠英会见380位基督教会和团体的领袖与代表的会议外,发表此谈话。

Gateway City教会的爱德华.林牧师(Pastor Edward Lim)说,教会和州政府的共同目标包括消除贫困和为被边缘化的人民服务。

林牧师还建议各教会应团结一致,在没有任何附带条件下,分享神对世人的祝福和耶稣对世人的爱。

因5月16 日在东马砂拉越的一个国会议席补选,执政联盟和反对党联盟的竞选活动再次把基督教义和政治带到国民意识的前沿。

以说马来语为主的基督教徒使用『阿拉』一词的事件,恐怕会成为这次竞选课题。不过,警方已经禁止所有政党提及这个争议,并恫言使用可以在不经审讯就能将之扣留两年的《煽动法令》或《内安法令》。

- 摘自《先锋报》
************************************

终于,教会公开的说出自90年代来一直「窃窃私语」的话。是的,我们一直都有听说牧师或神父在他们礼拜天布道中所说的东西。可是,迄今为止,它一直是「闭门」的活动。现在,教会已公开宣布其立场。而这立场就是:宗教与政治是分不开的。

穆斯林常争辩说伊斯兰不是宗教,而是一个完整的生活方——adeen。我同意这说法并从未对之提出质疑或反对。不过,adeen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它的意思是一个完整的生活方式。不过,怎样的完整才算完整?

先知穆罕默德并没有引进任何宗教。事实上,先知曾声明他没有引入一个新的宗教,而是带领我们回到亚伯拉罕的原始宗教,即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共同基础 。这使得这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犹如「姐妹宗教」。

那,先知穆罕默德引介些什么呢?他引入的是一个系统。而这系统包括地方政府、国防、财政、内安、司法、资讯网络、外交使团以及很多你在今天现代政府结构看到的。

很多人将宗教信仰简化为一堆的仪式,特别是伊斯兰教。若是如此,我们根本不需要什么圣书,包括可兰经。让你学会仪式,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不过先知穆罕默德却用了一辈子来教导超级顽固的阿拉伯人关于伊斯兰。和其他宗教一样,就因为伊斯兰不仅仅是仪式而已。

贬低此说(※指宗教与政治是分不开的)的人会争辩1500年前或许是如此。不过,时代已经改变。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以宗教来治理国家。今时的政府组成结构和往日的不再一样,还有我们把任务和责任区分。如:立法机构做的是制定法律、司法机构做的是执行法律、财政部管的是财务相关、军队做的是保卫国家、警察管的是内部安全等等。

同意!今天的国家比起1500或2000年前的国家,超出太多了。单凭一个「单位」不再能治理整个国家。我们有很多单位来处理不同的任务。我们不能再由犹太教堂、基督教堂、回教堂或神庙来管理一切,就如以往只有区区几个木屋组成的社区那般。不过这不代表说犹太教堂、基督教堂、回教堂或寺庙对政治或当选的领袖在维护与实践正义、公平和良好的治理方面,已失去起码做出评论的权力。

宗教领袖在政府内依然有扮演的角色。当然,他们的角色不是来治理国家。我们已选了政府来做这。不过他们得要扮演是政府的良知角色。他们必须提醒政治人物们对投票让他们当选的民众该做的义务和责任。而犹太教堂、基督教堂、回教堂或寺庙并不能推卸这个角色。

我同意,宗教和政治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得分离,不过这只限于政府日常运作而言。宗教,毕竟不能对不公正和贪污腐败视若无睹及不闻不问。它可以并且必须对治理不当和不公正作出批评。它必须成为无良政府的良心。

当年,要是纳粹德国的教会勇于开口,大屠杀或许就不会发生了。不过教会选择了沉默。没错,一些教会人士自发行动,做了该做的事,结果一些犹太人则免于死亡。不过,这只是一些有良知的神职人员私自冒险行为,他们认为在人道立场上该做些事情。可是教会并没作出官方立场或谴责这有违人道的罪行。

宗教领袖和学者可有对萨达姆在伊拉克做的种族清洗,或伊朗於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后做的「清洗西方影响」作出谴责?事实上,在伊朗,宗教人士在「清洗西方影响」中举足轻重,那些被认定是「反革命」的则遭受「审讯」。因此,与其是宣导人权,宗教却成了侵犯人权的工具。

我重申,我不是在倡导马来西亚成为一个神权国,不管是回教国还是其他的。我是说神职人员必须对不公正、腐败、滥权、种族主义、歧视、浪费公帑及挥霍无度、欺骗性的选举、严苛的法律以及其他等等发言。所有宗教都反对这些违法和侵权行为。因此,所有宗教人士也必须反对这些。

这就是宗教在政府内该有的角色。在政治人物失去良知时,它会成为这些政治人物的良心。或许有这么的一天,宗教人士不再被视为伪君子,就像现在多数人都这么的看待他们。

出处   : Malaysia Today
原题   : Can religion and politics mix-and-match?
作者   :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 : 18-05-2010
翻译   :何人可及
校对 :HOSS

Thursday, May 13, 2010

新怡紅院

太好了,因為以下理由,球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賭了:
  • 減少社會問題
  • 減少非法賭球活動
  • 增加政府稅收 (曹智雄沒說,我自己加的啦~)

看來面對相同困境的行業,鹹魚翻身機會來了。

我想我那新怡紅院開張之日,已不遠矣。到時候,客官記得早點到哦。

P/S:順便得交代內子把家鄉後院空地清理一下,我向哥倫比亞訂購的罌粟種子,應該會如期抵達。

逐鹿问鼎:选些顶级脑袋给政府

有传言说,很快的内阁将会进行大规模改组。我对此表示欢迎。而我希望纳吉能在各个部门委任最好的人选。我们应该要让那些弄臣和小丑退役。这是基于国家利益。

我的好友,阿斯潘(Aspan Alias),写了今天在他部落格刊出的以下文章。他的语法或许需要做些修饰,不过他想传达的讯息,倒是相当明确。你也可以在拿督莫哈默阿力夫(Dato' Mohd Ariff Sabri Abdul Aziz)的部落格读到几乎相同的文章

阿斯潘和拿督阿力夫明显的是巫统死硬派。不过他们确实死硬派中敢实话实说、不拐弯抹角并且勇于批评自己政党的人。当我批评反对党时,我被标签为巫统派来的间谍、特洛伊木马或是做出「出卖」的人。看来巫统的人比很多的反对党支持者更为成熟。这些巫统人在和反对党人作比较之下,看似更能接受自我批判。

反正,我要讲的重点是和这两人在他们部落格所谈及的有关。

首先,传统上,巫青团团长一直以来都有机会入阁。既然凯里(Khairy Jamaluddin)是巫青团团长而他也是国会议员,没有理由不让他在内阁中得到一官半职。事实上,他本该在赢得巫青团团长时就能当上部长。

其次,说什么他或她因为在雪兰莪、槟城、霹雳、吉打、吉兰丹等等有影响力并能帮得国阵赢得这些州属,这样的论点是不能被接受的。部长是个很重要的职位。身为部长,他或她必须掌管自己的部门。一个愚蠢的部长将会有愚蠢的政策,而这将会对国家不利。

我说凯里该当个部长不是因为他是巫青团团长和国会议员,而是因为他有脑(聪明)。他很可能比现内阁中任何人都聪明。如果他是个脑残的巫青团团长,那我就会说我们不再延续这传统,并且不要因为他刚好是巫青团团长和国会议员就委任他为部长。

是时候巫统该改变看法,内阁职位不只是对党职或对党主席忠诚度而做出的奖赏。国家需要好的人来领导。

有传言说,很快的内阁将会进行大规模改组。我对此表示欢迎。而我希望纳吉能在各个部门委任最好的人选。我们应该要让那些弄臣和小丑退役。这是基于国家利益。

******************************

阵容中:凯里、依占;正部长:慕克里斯

在过去的一周,我听和读到关于首相纳吉即将公布的内阁改组。我听说是重大的改组,有些名字是预期中的和有些不是预期中的,他们将会肩负重任,取代目前那些没能履行责任的国家领袖,

记着,首相纳吉有不容置疑和明确的权力来选择和宣布他认为某职位的适当人选,即使是某方可能不乐于承认这一点。

当然有些人会感到有阻碍,要是被宣布的名字不是他们偏爱和喜欢的。

有一些或甚至很多人会得到他或她在党和政府中已不再重要的讯号。而他们必须承认,在他们眼前的唯一选择是退休并得要活在忏悔中。

是时候纳吉告诉他自己:『管他的,这是我的内阁。让我自己选我认为合适的。我不想再举棋不定了。我受够了那退休强人说客不停的唠叨,尝试影响我的决定。等着瞧,我将会证明我有懒葩籽,并不费吹灰之力就公布。』

首相纳吉应该继续告诉自己:『嘿,是时候停止掩盖历任首相们犯下的错误了,因为我也有太多要为自己掩盖的事。』

好吧,身为这联合邦的第一号领袖,他会有他自己的一套方式来取回雪兰莪和其他被民联控制的州属。

要是他以为委任依占进入阁内,并能领导党在下届大选,给雪兰莪民联政府强而有力的挑战,那么依占就有特权被选入阁内。

要是他认为需要凯里来担当更大的责任,去拯救巫统-国阵执政垂危中的森美兰州,那凯里就该入阁。毕竟他是全国巫青团团长,还有,是党代表让他当上此职而非纳吉。

首相纳吉应该清楚知道,至今多数的巫统党员和领袖都能瞬间变脸及明确的拥戴凯里,并能把往昔的偏见遗忘。

这就是巫统党员的主要特质。纳吉只管宣布,然后巫统的政治人物随波逐流。

现在大家都该明白领导才能这回事在巫统早已遥不可及。让我们简单的来解读雪兰莪州。有谁适合继承这个州属的衣钵呢?事实依旧是,巫统完全没有可塑的领导人,我们就别把名字说出来了。

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名字适合扛下夺回州政府的重任。就让我们开诚布公。有人能告诉公众谁能胜任呢?

吉打州又如何?巫统还是面对同个问题。唯一闪亮有潜质的就只有慕克里斯。没人看出还有其他人了。要是慕克里斯是吉打的关键人物,如果纳吉委任他为贸易正部长,又有何不对呢?

以道德理论来看,霹雳州政府还是民联……要怎么说随你喜欢。就让我们在这里找个领袖。说个名字…嗯,纳兹里?肯定的答案是不。他是该被除役的候选人。阿末扎希(Ahmad Zahid Hamidi)?他是在槟城给予重任而成绩早可预见。

在霹雳,民联还是人民的首选,不过要是我这么说我将会被对付……不过这是事实。并不是民联在霹雳较强,而是巫统没有一个可造及被信任的领袖。

好的领袖都在巫统以外。他们偏好回教党而有些选择了公正党,其他的好领袖认为他们应该待在外头和抽雪茄。

马华呢?没错,马华领导层看来在最近的党大会后团结了,不过这个政党不再被华人接纳,因为多数华人认为行动党可塑并有利于他们。

要是马华对垒行动党,即使是马来人也会选择投给行动党。

而首相纳吉呢,要是他在即将进行的内阁改组,委任凯里和依占入阁也不会有什么道义上的不公平。委任慕克里斯为一个正部长亦不算犯了政治罪。

既然国阵要夺回民联执政州属的机会极为渺茫,保住他们依然掌控的州属更为重要,而森美兰就有可能从手中溜走的一个州属。

那,为何要否定凯里?毕竟其他的领袖都不比他更优秀……几乎每一人都有问题缠身。候选人名单没有一个更干净的名字了。

最后,我们应该要意识到纳吉和凯里都相当了解彼此。

--摘自阿斯潘部落格

出处   ∶ Malaysia Today
原题   ∶ The Corridors Of Power∶Select the best brains for government
作者   ∶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 ∶ 06-05-2010
翻译   ∶ 何人可及
校对 : K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