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南柯一夢

每一天翻開報紙,總是覺得太多無謂的新聞圍繞著自己。一些本來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卻又不停的重演。可是很多人卻可以在拿到大選糖果後若無其事般的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有一天,在看了這些垃圾新聞後,突然有感而發:『我國為甚麼還需要英達瓦特?這麼多吃大便的政治人物,難道不能夠處理掉我們的排泄物嗎?』

在一旁的老爸,突如其來的把我緊緊抱著,深情的對我說:『孩子,你沒讓林伯失望。你的確是國家棟樑,國家的未來就得靠你了。』

我沒辜負老爸的期望,我最終當上了國家領導人,為了避開吃大便的問題,我繼續讓英達瓦特為我效勞。我無須做太多事情,就可以袋袋平安。錢我可以盡情的花,只要沒驚動大家,沒甚麼是買不到的。若有事情發生,大不了就找個替死鬼,反正天塌下來,我會當被蓋,然後在溫暖被窩裡,盡情的上我那風韻悠存的新婚妻子。

今天,我依然看著報紙,偶爾為自己的成就掩口偷笑。看到身邊的嚴父突然變成了慈母,但求證明自己沒有在作夢(你們一定以為我會賞自己耳光,錯了!),轉身二話不說反手呼了老婆一巴掌。

沒錯,這一切不是夢境。看著鏡子裡傷痕累累的自己,我只能感嘆好事沒發生在我身上而已。

Monday, October 08, 2007

啞劇解讀

每一次在電視上看到企鵝,都會不自覺的想起多年前在菲力浦島 (Phillip Island)看小企鵝回到岸上的那一幕。

記得那一天特別冷,也許從南極吹來的風會特別刺骨。我和內子包得像粽子一樣,坐在當局為觀眾設定的席位,等待游離海岸一百公里外去捕魚的企鵝回來。它們每天在日出前的一個小時內出發,然後在太陽下山後才會成群結隊歸來。

我們還算運氣好,在預期的時間內等到企鵝回來。若只是純粹看著成群的企鵝歸來,也許不會有甚麼特別的感觸。每一支隊伍的隊長,會在隊員上岸後看似在點算人數,再一起往洞穴走回去。

要知道企鵝們出海捕魚,和人類漁夫一樣有風險。我們就剛好看到其中一隻企鵝,因為受傷而被管理員帶走療傷。碰巧那一隊的企鵝隊長沒有發現受傷的企鵝已經被帶走,它進入洞穴後,不停的進出尋找那受傷的企鵝。

它不斷的向剛到岸的其他企鵝隊伍走去,試圖找尋那受傷企鵝的下落。看著它衝到海裡快速的找尋,一陣子後又回到岸上,重複的詢問剛上岸企鵝群。在場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它的焦慮。

我不知道它後來有沒有得知那企鵝的下落,只是我知道那個晚上絕對是折騰它的一個夜晚。也許這一幕只是我個人的啞劇解讀。有時候我會想,若有一天我迷失了,會不會有人像那企鵝一般,四處尋找我的下落,然後牽引我回航。

Saturday, October 06, 2007

超人自傳(六)

服裝篇(下)
在上一篇,我向大家交代了底褲外穿的原因,藉此希望能讓大家更了解我不為人知的一面。電視裡關於我的故事,你們是看得多了。在這裡,我所告訴你們的,都是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

緊身衣雖然能展示我壯碩、撩人的軀體,但是為了維持它,卻害我把不少錢往健身房砸。長期吃漢堡的我和一般吃米飯長大的人比較,確實較容易長肉,沒法子只好花錢鍛鍊腹肌、胸肌、手臂等等以繼續成為女人和基佬的性幻象對象。

說真的,當記者的薪水並不多,這麼的花法讓我很吃不消。我其實也不是很明白為甚麼會有記者朋友可以隨意花錢買長肉劑。建議他不要把精華都浪費在沖涼房裡,留著也許會改善體質。切記三碗飯一滴血,三碗血一滴精,希望不會是忠言逆耳。

雖說我的招牌是鑽石王老五,但我卻『仙』都不『仙』下的那一種。為甚麼說是鑽石王老五呢?看看我胸前的鑽石形狀,再加上一個S,那個S就是和我們去問神求千字的道理一樣,是5來的。

不只這樣,我還因為每次變身後,衣服放在電話亭裡,每回去找都沒一次是找得到的,不得已花一大筆錢再買過。曾經看過研究報導,大馬人民的誠實度不是很高,路不拾遺很難得,通常都是路拾不遺。要知道一套西裝可是不便宜,若是你曾經在電話亭裡撿過一套衣服,別猶豫馬上通知我,我會派人去跟你要。

聯絡方式很簡單,你只要在家門口掛起國旗,然後將你的紅色底褲掛在國旗上面作為記號。很快的,我的紅頭特派人員就會大班人馬蜂擁到達你家。反正他們閑著也是閑著,只會殺殺豬、殺殺狗過日子,真正的大賊不見得他們會去抓,也許他們都期待我能代勞吧。

-----------------------------------------------------

現在的世界已經變了,到處都在上演無間道。警察局裡,你可以看到很多個劉健明,個個爭著:『我是壞人』、『我也是壞人』這幾句爛對白。然後你又會看到很多壞人假扮警察:『我是差人』、『我也是差人』的跟你要錢。

整個國家亂七八糟,罪案一單接著一單發生,簡直是比囉唆的台灣連續劇還要多集。你們也許都在怪我,為何令伯這個超人還不挺身而出。原因很簡單,超人本來就是虛構的,超人的出現只是為了滿足在現實生活不如意的人而產生的商業產品。

即使是真的有超人,也改變不了多少。大家都那麼自私,個個都想著問題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可以把社會新聞當故事書讀。

想改變,就不要期待奇蹟,請行動。
(不再續了)

Monday, October 01, 2007

超人自傳(五)

服裝篇(中)

續上篇,底褲外穿這件事是逼不得已的。還記得第一次出差時,我絕對是把底褲穿在裡面的。

那一次,是我在聽到一位女孩不停的喊救命,決定挺身而出。我以光速飛到女孩身邊,那女孩哭著對我說,她的五分錢掉進了水溝裡。當我還在猶豫時,女孩拉著我的披風:『帥哥哥,可以幫我撿起來嗎?』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反正也只是舉手之勞,蹲了下去準備把不值錢的馬幣五分撿起。就在這時候,『嘶』一聲,褲子居然裂開了。而裂開的地方,竟然是我最堅硬的地方。當然我不能單純的以為那女孩還不懂人事,從她破涕為笑看著裂口裡的紅底褲,就知道她純真的思想已經被污染了。

呼咻一聲,我離她遠去,只為保留我清白之身。回到家裡,看著那裂開的褲子,即使是縫了線,依然還會看得出痕跡,有礙美觀。況且褲子太緊,每當勃起總是特別辛苦,反到裂開了之後,弟弟覺得舒服得多了。

將錯就錯,索性把底褲穿在外面,一來可以把裂口遮住,二來可以鬆開二十四小時緊繃著的弟弟,三來可以逢賭必贏,四來可以突出超人特徵。一石幾鳥,何樂而不為。

今天你們終於知道,凡事並不是從片面所看到就可以作結論的。做人千萬不可以膚淺,也不要把自己的想法當作事實。更何況這世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甚麼時候真,甚麼時候假,根本沒有人能知道。

(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