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8, 2007

心情分享

結婚晚宴上的影片,姊姊是在當天晚上第一次看到。當影片播到我們小時候的合照時,我看到姊姊眼眶裡泛著淚光,她偷偷的把眼淚擦去。

這一幕,有點讓我瀕臨崩潰,我拼命忍住眼淚,儘量轉移自己的視線。隨便和內子聊一些東西,其實那哽咽的聲音,根本說不出甚麼來。

宴會結束後,回家的那一段路,車子上只有我和內子兩人。說著姊姊看影片的那一幕,終於忍不住,眼淚隨著情緒絕堤。一邊駕著車子,一邊流下馬尿。可惜路途不是很遠,還沒哭過癮,就到家門口了。

擦乾眼淚,把自己偽裝得最堅強,不讓家人擔心。我的感觸,大家可能無法體會。寫著這篇,有好幾次淚水不聽話,差點又掉了下來。

小小心情分享,不必複雜的承合轉折來做Ending。

Tuesday, February 27, 2007

終身學習

過年前的一個週末,我到新山某間霸級商場逛,看到我們的所謂代表華人的執政黨,在幹一些應該屬于福利團體在幹的事情。念在他們的人多,只敢和內子輕聲嘀咕他們的無能,免得聲音太大會遭人圍毆。

不明白為甚麼他們有自己的任務不去做,而去幹一些奇奇怪怪的活動。政黨淪落為福利團體,是可喜可賀嗎?因為我看到大家都眉開眼笑,以為他們都在慶祝,所以才這麼問。

如果不懂怎麼當執政黨,可以換其他黨做做看,然後你們再終身學習,好嗎?

Tuesday, February 20, 2007

新年快樂

新年期間,沒甚麼機會上網。用Dial-up,有點不耐煩。唉...

祝大家,新年快樂,諸事如意。

新年後再見。

Tuesday, February 13, 2007

早到的洞房花燭夜

情人節到了,婦女、家庭與社會發展部政務次長擔心年輕人過於放縱,會鬧出人命。她的擔心是有道理的,年輕人不小心搞出小生命,再拋棄垃圾桶邊或廁所裡,這就成了社會問題,成了她的問題。

情人節,成了很多處女的開苞日。世風日下,社會道德淪陷,看來沒人能阻止得了這些未成年人想開屌的慾望。只希望他們能懂得避孕,享受魚水之歡之餘,也能讓對方留下深刻印象。

凡事都有第一次,預祝明天開苞的年輕人,能好好享受提早到來的洞房花燭夜。除了學習到達高潮的姿勢,順便學學幾招避孕的方法,Happy Fucking Day。

Monday, February 12, 2007

貓人過年

農曆新年已經進入倒數階段,很多人都在為辦年貨而忙。每一年,雖說沒買甚麼回家,卻都是大包小包的買回家。

媽媽每一年都交代,不要亂買東西回家。媽媽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很多過年食品是不能吃。新年一過,沒人在家享用,那一些過年食品就擺在家裡等過期再丟掉,相當浪費。

我認識的一個人,因為過年得花一大筆錢而深鎖眉頭,大呼年關難過。可是大家都知道他經濟狀況其實並不怎麼困難。對於自己的吃喝玩樂,他卻相當捨得。

每個月不見得他給家裡多少錢,過年額外給父母,只給多那麼一次就呱呱叫。辦年貨、送禮的都不會看到他買太貴的,而且便宜得寒酸,並非甚麼物輕情意重。錢從他自己的錢包出,花在別人身上,就會覺得痛。

對外人寒酸就算了,何況那是自己的親人。

要貓就乾脆別送。

Thursday, February 08, 2007

小巫見大巫

農曆新年氣氛,隨著年齡的增長開始變淡。不懂是心境成長,還是農曆新年的魅力真的在減退,農曆新年和小時候的感覺變得不一樣了。

因為警方的努力取締,少了一排排又長又紅的開年鞭炮,瀰漫在空氣中被焚燒硫磺的味道也不再那麼濃郁,過不了甚麼癮。

很懷念小時候玩過的雙响沖天砲、大地雷公等等。除了聲音嚇人之外,功能也是相當多的,比方說『伐木』這大工程。在香蕉樹的中央挖個洞,足以把大地雷公塞進去,綁緊再引爆。不過在此之前,請確定你可以跑得快,起碼要快過那馬來園主。

沖天砲、月旅行可以拿來當導彈用。小孩們自個兒分成兩派,互相開戰。再不然,拿個蜜蜂砲,嚇嚇其他人也不錯。

如今看到小孩子們在玩雞蛋砲,爆破聲比屁聲還小,居然一些小孩還會被嚇得大哭。對我們這些經過專業訓練的長輩而言,雞蛋砲,哼!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Tuesday, February 06, 2007

我才不會忘記你呢

很多商家絞盡腦汁,用盡辦法來讓顧客們記住自己的品牌。好像牙膏統稱colgate。快熟面就叫maggie,尿片大家都說pampers。這就是商家們要的結果,能讓自己的品牌成為產品的代名詞是最成功的。

所以有心要創業的朋友,在為產品或公司取名時,得留意名字的兆頭好與否,半途再改名往往得花上更多的時間和金錢才能取得品牌認同。

當然,若是取一個有創意的名字,應該很容易就讓顧客們記住。加上運用名人為活招牌,簡直是錦上添花,如虎添翼。

以我個人經驗來說就好,一個中國大陸街邊的廣告,就讓我至今念念不忘。

Sunday, February 04, 2007

味道

有時候走在街上,經過人群,飄來一陣香氣,可能讓你想起某一些事情或是某個人。曾經辛曉琪的一首《味道》,轟動整個華人樂壇。裡面就詳訴了味道奇特的功能。

味道成了一種記憶方式,烙在腦海不能抹去。它擁有特別的保密功能,很多時候你根本都已經忘了一些人或一些事。遇到相同味道氣息的元素,記憶就可以從中解碼。

這一篇是我那一天去逛街後,有感而發。購物商場內的廁所裡,飄來很濃的Petai屎味,雖然濃的讓每個尿尿的人都得掩鼻,卻也讓我想起已經很久沒吃到媽媽炒的臭豆,懷念媽媽所做的所有菜餚。

Petai屎味濃得讓我有點衝動,很想踢開廁所門和裡面的那位大哥擁抱。可能農曆新年快到了,思鄉情緒特別高亢,有點語無倫次。身為游子的你,找到讓你思鄉的味道了嗎?

Thursday, February 01, 2007

不要迷信養兒防老

今天在等地鐵的時候,聽到一對母子的對話。身為母親的在嘮叨她的兒子,關於轉校的東西,校方不批准,好像是她的兒子行為上有所偏差。十多歲的兒子忽然很大聲的『喝』他媽媽,罵他媽媽不要那麼囉唆。

整個地鐵站的人群都望向那對母子,看得出那媽媽有點尷尬,輕聲對她兒子說:『好,好,回去再說。』

慈母多敗兒,唉!換做是我,老早就以千手觀音獨門絕招取那小子賤命。

現代的父母親越來越難當了,把孩子養大,還得擔心能否養活他自己。『養兒防老』這道理不再成立了,一個不小心,搞不好變成『老了還養兒』。

曾經有個阿伯跟我說,生個孩子有多難?難的是怎麼教育他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