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1, 2009

似曾相識

曾經,新加坡的德士市場幾乎是被壟斷的。幾年前政府開恩,允許市場開放,讓這片蛋糕被其他有興趣的業者分享。接著的幾年,冒起了好幾家德士公司,從此德士司機也多了幾個選擇。

其中一家是全島歷史悠久、規模最大。可是有些德士司機,卻從這家公司轉去了新的德士公司,據說新公司給的條件比原來的公司更為吸引,司機在新公司的租金制度下可賺取更高的收入。也有一些司機,是因為工作表現差(魯莽駕駛或其他原因)而被公司解雇。而部份這些司機,之後加入了新的公司。

聽朋友們說起搭德士或與德士相關的不愉快經驗,很多時候就是和這些新公司的德士司機有關。以我個人經驗來講就好,就有幾次差點被這類德士司機載到閻王府上去。

新的公司開業,首先需要一批擁有同樣技術的員工來和同行競爭。德士公司也不例外。不管司機駕駛記錄好壞,只要有人能把德士開,才能讓公司繼續營業。沒有適當的品質篩選,很可能會導致公司形象受損,可是又有誰會真正在意這回事。

當然這麼說有點以偏概全,新德士公司的司機不見得都是擁有不良記錄或被淘汰的司機。也許會有一些雄心勃勃新進司機,盡心盡力想把新公司搞好,好在這日益蓬勃的公共交通事業創出傲人的成績。在小廟里,要當方丈,終比大廟來得容易。

忽然覺得我所說的這些,與馬來西亞部份政客們的現況,似曾相識。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禽獸不如

刻意的把標題這麼寫,實際是個讓人感動的內容。
說真的,有一些人還真的連禽獸都不如。

Monday, September 07, 2009

選狼還是獅子?

這篇是網上流傳的文章,覺得蠻有意思,把它轉帖分享。
----------------------------------------
美國最暢銷書--選狼還是獅子?不管是經營企業或人際關係,本篇文章都能發人深省。

上帝把兩群羊放在草原上,一群在南,一群在北。上帝還給羊群找了兩種天敵,一種是獅子,一種是狼。

上帝對羊群說:「如果你們要狼,就給一隻,任它隨意咬你們。 如果你們要獅子,就給兩頭,你們可以在兩頭獅子中任選一頭,還可以隨時更換。」

(這道題的問題就是:如果你也在羊群中,你是選狼還是選獅子?很容易做出選擇吧?好吧! 記住你的選擇,接著往下看。)

南邊羊想,獅子比狼兇猛得多,還是要狼吧! 於是,它們就要了一隻狼。
北邊羊想,獅子雖然比狼兇猛得多,但我們有選擇權,還是要獅子吧!於是,它們就要了兩頭獅子。

狼進了南邊羊群後,就開始吃羊。狼身體小,食量也小,一隻羊夠它吃幾天了。這樣羊群幾天才被追殺一次。

北邊羊挑選了一頭獅子,另一頭則留在上帝那裡。這頭獅子進入羊群後,也開始吃羊。獅子不但比狼兇猛,而且食量驚人,每天都要吃一隻羊。這樣羊群就天天都要被追殺,驚恐萬狀,羊群趕緊請上帝換一頭獅子。

不料,上帝保管的那頭獅子一直沒有吃東西,飢餓難耐,撲進羊群,比前面那頭獅子咬得更瘋狂。 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連草都快吃不成了。

南邊羊群慶幸自己選對了天敵,嘲笑北邊的羊群沒有眼光。北邊羊群非常後悔,向上帝大倒苦水,要求更換天敵,改要一隻狼。

上帝說:「天敵一旦確定,就不能更改,必須世代相隨,你們唯一的權利是在兩頭獅子中選擇。」

北邊羊群只好把兩頭獅子不斷更換。可兩頭獅子同樣凶殘,換哪一頭都比南邊羊群悲慘得多,它們索性不換了,讓一頭獅子吃得膘肥體壯,另一頭獅子則餓得精瘦。眼看那頭瘦獅子快要餓死了,羊群才請上帝換一頭。

這頭瘦獅子經過長時間的飢餓後,慢慢悟出了一個道理:自己雖然兇猛異常,一百隻羊都不是對手,可是自己的命運是操縱在羊群手裡的。羊群隨時可以把自己送回上帝那裡,讓自己飽受飢餓的煎熬,甚至有可能餓死。

想通這個道理後,瘦獅子就對羊群特別客氣,只吃死羊和病羊,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 吃了。羊群喜出望外,有幾隻小羊提議乾脆固定要瘦獅子,不要那頭肥獅子了。

一隻老公羊提醒說:「瘦獅子是怕我們送它回上帝那裡挨餓,才對我們這麼好。萬一肥獅子餓死了,我們沒有了選擇的餘地,瘦獅子很快就會恢復凶殘的本性。」

羊群覺得老羊說得有理,為了不讓另一頭獅子餓死,它們趕緊把它換回來。

原先肥壯的那頭獅子,已餓得剩下皮包骨頭了,並且也懂得了自己的命運是操縱在羊群手裡的道理。為了能活命,它竟百般討好起羊群來。而那頭被送交給上帝的獅子,則難過得流下了眼淚。

北邊羊群在經歷了重重磨難後,終於過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

南邊羊的處境卻越來越悲慘了,那隻狼因為沒有競爭對手,羊群又無法更換它,它就胡作非為,每天都要咬死幾十隻羊,這隻狼早已不吃羊肉了,它只喝羊的血,還不准羊叫,那隻叫就立刻咬死那隻。南邊的羊群只能在心中哀歎:「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要兩頭獅子。」
---------------------------------------------------

這篇文章被譽為最適合在政權交替宣傳稿內出現的內容。這就是所謂的小故事大道理。而你,已經做好了選擇嗎?

Monday, August 31, 2009

生日快樂

原諒我這個不孝子,爲了五斗米折腰,離鄉背井投靠二娘,賺取一些微薄薪金糊口。在二娘家裡,我並沒有被當成尊客,更沒有特別的優待。二娘告訴我,不工作掙錢就等著餓肚子,休想她會施捨我一粒米。雖然寄人籬下的生活並不好過,可是也沒有想像中困難。想要安居樂業、三餐溫飽都不成問題。

二娘的孩子們一直埋怨我搶了他們的工作,但是二娘卻常勸他們:『能者居之。』我聽了心裡五味雜陳,想起大哥一直說我不是您的親生孩子,卻奪取了祖先產業,鼻頭一陣酸,眼淚不聽話的流了下來。對不起,您生日的這天,我不該說這些來讓您生氣。

對了,二娘三個星期前也擺了幾圍酒慶生,看到他們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坐在一起,兄弟姐妹們之間的敏感話題都樂意拿出來討論。我知道二娘的孩子們也和我們一樣,面對著我們共同祖先留下的問題。可是,起碼、起碼他們努力的克服著,而我的兄弟姐妹們還在摸索我們應該走的路。

幾年前您的生日剛過,哥哥們就馬上鬧酒瘋,嚴重到撕破臉而分家了。我知道您很傷心,今年應該也毫無意外的重演類似問題。只是結局會是如何,沒有人知道。

今年您的生日,沒能留在您的身邊,只能在遠處,深深的獻上我的祝福:生日快樂。

p/s: 想不想吃烤牛頭呢?前幾天有人丟了個牛頭卻不去認領,您說是不是有些浪費呢?

Saturday, August 15, 2009

幻想破滅

這張照片,咋看之下好像沒問題。


看這些等待晾乾的『八爪魚』,可以聯想主人的男友,在激情的前戲,撫著它,貪婪的親吻......


可是想想『八爪魚』的海綿寶寶,吸收了樓上那巫婆法拉利的『日月精華』,那個激情畫面,突然破滅。

Friday, August 14, 2009

假徐志摩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來;
我抹一抹屁股,不帶走那坨臭塞。

Wednesday, July 22, 2009

考古學家(一)

中國與希臘相隔萬里,古中國和古希臘文明,各走各的路,之間應該沒有互相影響。而且中國古代文獻也鮮少談及西方世界的情況。可是我曾經在網上看過一篇報導,是有關於在中國甘肅一帶發現有存在古羅馬後裔的人群內容大致如下:

『在古羅馬的曆史記載中,羅馬三執政之一的克拉蘇曾帥數十萬羅馬軍團攻打西徐亞,被擊潰。克拉蘇本人也死在亂軍之中。除逃回羅馬的士兵和後來被釋放的戰俘外,還有六千多人下落不明。同時,據中國曆史文獻記載,在匈奴部隊中曾出現一只使用烏龜陣的部隊,後來這些人被漢朝的軍隊俘獲,並被安置在今天的甘肅某地。而使用烏龜陣的部隊在那時代只有羅馬人,因此可以肯定那些被漢朝俘獲的部隊就是羅馬人。

另外,還有一件大事是不能忽視的,那就是亞曆山大的東征。亞曆山大在占領了埃及後就開始向東進發,先後打敗了波斯和印度,並通過征服戰爭促進了西方世界與東方的交往。而亞曆山大東征的時期是與秦始皇統一中國的時期是重合的。』

我絕對相信這兩個古文化,確實曾經交流過。我們不能信口開河,要舉出證據讓人信服。以下的石人頭像,是上個月我在土耳其境內的一間博物館(Selcuk Musuem)裏發現的。這個石人頭像,絕對和我們漢人所熟悉的人物長得十分相似。或者這麼說吧,認識台灣藝人的朋友,都應該認識他九孔

從以上的照片看來,我相信古羅馬人,確實曾經千里迢迢的遷徙至東方,和東方人有過相當親密的交流。

Friday, May 01, 2009

何為貧困

  貧困的定義很模糊,是因為沒錢,還是因為不會賺足夠的錢來消費,而被定義為貧困?貧困的一群,當然需要被富裕的一群援助的,這是現今社會的特有定律。


  這篇新聞,其實是個舊聞,只是本人工作太忙,所以沒來得及做即時評論。說來也奇怪,好像也沒看到有人為此事多做討論。或許馬來西亞還有太多更值得關注的課題需要探討,這小事兒一樁,何必費神呢。『現今社會』,擁有電視機、冰箱、電單車或汽車,當然不算奢侈品。但是擁有42寸LCD或擁有光合作用功能的冰箱,那就另當別論。

  Astro最基本的配套Astro Family,每月付費RM37.95。在這個配套中,有六個是免付費頻道,其餘的頻道,很難讓我聯想到有讓之成為必需品的作用。好吧,就因為要把Astro變成必需品,就簽下Learning配套,當然這是有包括附送的運動配套,不然怎麼『Makan bola, tidur bola』呢?

  能花費RM54.95的每月額外開銷,還算是弱勢群體?當然是,因為部長這麼說啊!

  圓窮孩子一個讀書夢,一年只需要RM400,也就等於每月RM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我就是故意寫那麼長),還便宜過Astro基本配套。

  什麽是必需品,什麽是奢侈品,看官自己去下判斷吧。

Thursday, April 16, 2009

這一年來

  好幾次想把過去一年來的心情寫出來。無奈只能斷斷續續下筆,而今也只能勉強拼拼湊湊,把一切整理出來。

  在我寫閉關這篇文章時,剛好是股市往下走的那段日子。很多人以為我是在股市中嚴重燒到了手。我沒有刻意去否認,只因為我不想把自己的真正心情說出。閉關的這段期間,偶爾還是會到處去他人的部落格逛逛,看看有沒有可以引自己發笑的文章,最強要數這老兄了;也很感謝曾經到此留言關心我的朋友們,雖然為數并不多。

  二零零八二零零八,20.08.2008,字面上看來,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那一天,很多人應該會在電視機前觀看奧運,對我而言卻是很有可能在產房外,忐忑不安的等待小生命來臨的日子。

  從看到他的心跳起,每一天我們都在期待他的成長,期待來臨的2008。或許我沒那個福份吧,兩個星期後的複診,醫生告訴我們看不到胎兒的心跳,在這種情況下,內子必須做人工流産: “我知道,這是一個很難接受的事實。不如這樣,今晚你們回去好好的休息,隔天我們再檢驗多一次。希望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我知道隔天的結果應該還是一樣,但是我依然期待有所謂的奇迹出現。那一夜很漫長,也很難熬。

  第二天早上回到診所,奇跡并沒有出現。醫生理解我們的心情,寫了一封介紹信,讓我們在決定進行人工流產前,到儀器較完善的婦產科醫院做更詳細的檢查。離開診所后,內子的眼淚從蔡厝港一直流到湯生路,隔著一個座位的我,也一直強忍著在眼眶打轉的眼淚……坐在我們之間的小妹妹,感覺得到她從眼神透露出的好奇心。

  檢驗的結果并沒有因為較先進儀器而不一樣。在回程的143號巴士上,感覺路途很遙遠。

  回到家裡,和醫生通了電話,確定了隔天的手術。心情終於崩潰,眼淚決堤而出。心真的、真的很痛,那種痛并不是純粹的一個形容詞而已,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感覺。我忘了那一夜我是怎么渡過的,只是一直希望這是一場夢,但愿睡醒就沒事。

  隔天很早就起身了,為的是搭早班的地鐵到醫院去,內子說不想浪費清晨昂貴的德士錢。那個早晨特別寒冷,地鐵站離醫院有一段路,我牽著內子的手,慢慢步行到醫院,迎面吹來的寒風,特別刺骨。到了醫院,為內子辦好入院手續。我不被允許留在病房內,去了醫院對面的咖啡店坐。等待的三、四個小時裏,咖啡喝了好幾杯。

  更多的咖啡因并不能平復忐忑不安的心,從醫學角度,反而會加速心跳。等到手術應該結束的時間,去了病房外偷窺,看到內子已經從手術房推出來,只是麻醉藥力還沒過。護士告訴我多一會兒內子就會醒過來,她會讓內子吃點東西,恢復體力後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時,內子腳步還不是很穩,也許是麻醉藥力并還沒完全減退。搭了德士回家,我讓內子好好的睡一覺,而自己卻去了幫小舅子粉刷房子。也許你們會覺得我很好笑,怎麼還會有心情去幫人粉刷房子……

  曾經為此事想了很多,從科學角度也好,迷信觀點也罷,我知道時間并不會倒回頭去,讓我在犯錯前的那刻重來一次,讓一切美好結束。

  事隔一年多,我依然記得那天的心情。而今,心不是不再痛了,只不過是已經習慣了痛的感覺。人生的不如意,十之八九。不管怎樣,生活還是要繼續,對吧?
  
  她(或他),還不算真正來過這世界,但是我依然會懷念那兩個星期里為我帶來的雙重心跳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