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9, 2007

兩極端

一個國家的素質,可以從簡單的兩個東西看得出來,一個是公廁,另外一個是公共交通系統。

今天這一篇,先給大家來客開胃菜,關於公廁裡的馬桶。

照片裡,是個先進的馬桶。大完便,可以按個鈕,讓它幫你清洗屁股,可以選擇直射或者是花灑式,水的衝力相當強。

這種馬桶,會有兩種極端用戶群,一群極度喜歡,另外一群會相當抗拒。喜歡肛交的屬于前者,後者就是有痔瘡的人。

Wednesday, July 18, 2007

低智商

整個事件,有如裹腳布一樣長和臭,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省略無謂的內容,簡略的發洩一下就好。

前幾天,在返家途中接到某人的電話,恰好地鐵快要進入隧道,因為信號不是很好,就告訴他遲一些再打給我。

沒想到過了幾天,有人告訴我,那個人投訴說我欺騙了他。說甚麼我謊稱在開會,明明就聽到背景聲音是在地鐵裡。

也許真的是電訊公司信號的問題,也許是那個人在顛倒是非,把一句簡單的話複雜化。我無從證實我沒說過我在開會這回事,坦白說,對我也懶的多加解釋。

聽了這些話,其實我很生氣。不是生氣被告狀,而是生氣講這句話的那個人,需要如此詆毀我的智商嗎?我會愚笨到說這種低能謊言嗎?有來電顯示服務,我根本就可以拒聽一些無聊來電,又何必去撒白癡謊言。

Wednesday, July 11, 2007

賠錢貨

最近出席了親戚女兒的婚宴,如果她所炫燿的女婿家庭背景是真的話,那麼這位親戚的女兒真的很本事,能夠幫她媽媽釣到如願的金龜。

曾經,在華人家庭出世的嬰兒,是個女孩的,她就得背負著『賠錢貨』這個名詞。傳統的觀念,嫁出去的女兒如同潑出去的水。養了十多年,嫁了出去就便宜了夫家。

坦白說,『女兒=賠錢貨』這個方程式,不管以前或現在,都有點不符合邏輯。先不說聘金和嫁妝,單是夫家接手養媳婦,長年累月下來,這筆賬就不是那麼簡單。

不必我說得那麼詳細,大家都知道以簡單的算法,女兒未必是賠錢貨,除非男方願意當小白臉,搞不好賠錢的反而是有小鳥的那個。更何況現今社會,怕老婆的男人多不勝數,賠錢的誰,大家都心裡有數。

Thursday, July 05, 2007

說狠話

新加坡《我報》,是本地第一份免費的中文報紙。剛開始的時候,我對它是充滿期待的。偶爾在地鐵站看到有人在派報人還沒來之前就在排隊等待,總覺得新加坡華文有救了。

曾經何時,只要我出門遲了一些,就拿不到報紙。可是最近,感覺越來越少人拿,或許是數量增加了我不知道。反觀另外一份免費的英文報TODAY,人龍可以轉了好幾圈。可謂生意興隆,門庭若市。

《我報》的讀者不多,也許是新加坡熱愛中文的人不多。但是我卻認為真正的原因是本身內容所導致。翻開《我報》,時事報導佔的篇幅是少之又少,勉強跟的上時事腳步的是那娛樂新聞。辦報的方向,跟一些小報根本沒甚麼分別。

雖然目標是鎖定初級華文程度的讀者群,但絕不應該讓內容和中文程度掛勾。小版報紙,不一定就是小報。若是以此區分,把話說得狠一點,那《我報》應該只可以和555簿子一樣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