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09

生日快樂

原諒我這個不孝子,爲了五斗米折腰,離鄉背井投靠二娘,賺取一些微薄薪金糊口。在二娘家裡,我並沒有被當成尊客,更沒有特別的優待。二娘告訴我,不工作掙錢就等著餓肚子,休想她會施捨我一粒米。雖然寄人籬下的生活並不好過,可是也沒有想像中困難。想要安居樂業、三餐溫飽都不成問題。

二娘的孩子們一直埋怨我搶了他們的工作,但是二娘卻常勸他們:『能者居之。』我聽了心裡五味雜陳,想起大哥一直說我不是您的親生孩子,卻奪取了祖先產業,鼻頭一陣酸,眼淚不聽話的流了下來。對不起,您生日的這天,我不該說這些來讓您生氣。

對了,二娘三個星期前也擺了幾圍酒慶生,看到他們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坐在一起,兄弟姐妹們之間的敏感話題都樂意拿出來討論。我知道二娘的孩子們也和我們一樣,面對著我們共同祖先留下的問題。可是,起碼、起碼他們努力的克服著,而我的兄弟姐妹們還在摸索我們應該走的路。

幾年前您的生日剛過,哥哥們就馬上鬧酒瘋,嚴重到撕破臉而分家了。我知道您很傷心,今年應該也毫無意外的重演類似問題。只是結局會是如何,沒有人知道。

今年您的生日,沒能留在您的身邊,只能在遠處,深深的獻上我的祝福:生日快樂。

p/s: 想不想吃烤牛頭呢?前幾天有人丟了個牛頭卻不去認領,您說是不是有些浪費呢?

Saturday, August 15, 2009

幻想破滅

這張照片,咋看之下好像沒問題。


看這些等待晾乾的『八爪魚』,可以聯想主人的男友,在激情的前戲,撫著它,貪婪的親吻......


可是想想『八爪魚』的海綿寶寶,吸收了樓上那巫婆法拉利的『日月精華』,那個激情畫面,突然破滅。

Friday, August 14, 2009

假徐志摩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來;
我抹一抹屁股,不帶走那坨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