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5, 2007

懶葩彎

最近去看部落格的遊客來訪紀錄,發現有人是從http://google.pchome.com.tw/ 搜索『懶叫』而來到我的部落格。【過來看一看

萬萬沒想到,我居然排名第一,應該可以號稱懶叫人第一名了。緊追在我後頭的都是一些熟悉的懶叫部落友。暫時掌櫃、極品和阿祥緊追在我後頭,看來他們得多加努力了。

這個搜索結果排行並不能代表甚麼,只是讓幾個懶叫人,虛榮的開心一下,更何況我是Number One(懶葩彎)。

後記:目前排名已經被超越了,真的是所謂長江後懶推前懶。

Monday, April 23, 2007

有樣你睇

昨晚特別轉台去看新加坡環球小姐選美比賽,轉過去的時候剛好是精典的問答環節。

其中一位佳麗抽到的問題大概是這樣:『妳覺得新加坡最有可能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中奪取金牌的是那一個運動項目?』

這位佳麗長得並不怎樣,樣貌勉強過得去,就因為這樣,我特別期待她的答案。

她的答案,應該讓很多人跌破眼鏡。她居然諷刺的說,哪一個運動項目單位肯花錢買外來人才回來,就應該可以奪取金牌。雖然她在最後有說到帆船是新加坡最有希望奪冠的項目,但之前所說的已經讓她大打折扣。

當然她所說的不是全無道理,只是未免讓人懷疑她的智慧是否留在家裡沒帶出門,她根本不懂得要怎麼贏取評審的分數。況且她有點搞不清楚狀況,新加坡出錢買回來的,只不過是大陸二線的運動員,要拿金牌,還得問過這些運動員的老祖宗。

萬萬沒想到,這幾個佳麗,沒樣貌就算了,居然也沒甚麼頭腦。所以老人家都說了,『有(蠢)樣你睇』。

Sunday, April 22, 2007

世界在進步

以前的電腦,是個龐然大物。要用整個房間的面積,放下幾架機器,來處理一個簡單的算術問題。幾十年後的今天,電腦演變成今天的樣子。簡單來說,它縮水了,功能卻提升了。

還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吃麥當勞漢堡,不知道是自己的嘴巴小,還是漢堡很大。一個漢堡要吃很久,可以吃得很撐,很有滿足感。幾年前的肯德基,雞肉好大的一塊,兩塊雞肉的套餐,就已經很飽了。

現在,不懂是不是錯覺,發現自己的嘴巴變大,很快就可以處理掉一個Big Mac,三塊雞肉的肯德基套餐,只不過是小兒科。胃的容納量也提升了。明明以前發育時期可以吃更多,現在卻比發育時期更能吃,難道還會有第二度發育不成?

世界越來越進步,生意人越來越會做生意。物品越來越小,成本就越拉越低,錢當然越賺越多。很多東西,不管有沒有跟電子科技有關係,一樣隨著進步的方向,一起縮水,包括錢包裡的錢。

Thursday, April 19, 2007

另類研究

最近看到一個報告,說煙民有年輕化的現象,尤其女生煙民增加特別多。

也許我是比較老古董,看不慣女生抽煙。不是我性別歧視,只是覺得女生口裡刁著一根香菸很礙眼,不符合我的審美觀。

以我個人研究得到的結論,有抽煙習慣的女生是比較容易到手。當然你認為我這麼說是毫無根據,但是你可以自行去考察,試問有幾個女煙民還會是處女。

再往簡單一點的層次想想,連香菸都敢含在口裡的女生,還會怕你的懶叫嗎?

Friday, April 13, 2007

別整後代

曾經寫過一篇與名字有關的文章,今天這一篇,有點異曲同工。

昨天不小心看到內子公司的員工名單,在中國分公司的員工名單裡,看到了幾個相當有趣的名字,在這裡提一提,讓大家參考參考。

有人姓『冷』名『寒冰』,光聽名字就覺得冬天已經到來。其中也有人姓『牛』名『堯偉』。我在猜,若是他有兄弟姊妹的話,應該是『堯守』、『堯倍』、『堯儒』及『堯春』吧。

姓氏是一個家族的代表,沒甚麼機會脫離,除非你入贅外家。名字是跟隨一個人一輩子的東西,當然往後可以取個洋名遮羞,但是又何必讓孩子多此一舉呢?

既然有這麼特別的姓氏,那些即將成為人父的人,也別因為自己的創意,拿孩子的名字來開玩笑。

Wednesday, April 11, 2007

身分認同

有一位小學同學,他有個中文名字,有對華人雙親,過著華人過的生活,可是外型卻是比印度人還要印度人(先聲明,我並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黑黑的皮膚、卷卷的頭髮,可是他並沒有因為長期食用咖哩香料而有我們不習慣的味道(再一次聲明,我並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

其實大家都知道,他是被領養的,而他也不在乎這個事實。對他而言,他和我們其他小孩一樣。坦白說,我們也從來沒有因為這個而排擠他。在我們小孩的眼中,他只是皮膚比較黑的華人。

他雖然是被領養的,卻有一張寫著種族=華人(Keturunan/Bangsa=Cina)的報生紙,連身分證填寫表格裡,都註明是華人。這一切應該歸咎他養父母無心開的玩笑吧。

還記得有一次,馬來老師取笑他特殊的種族身分,說他不是華人,不應該有華文名字,而應該取個印度名字。那老師還時不時叫他Mutu。他深知以卵擊石的道理,只好在那老師的車子畫上幾條沒有藝術成分的線,來對那老師提出無聲控訴。

他自己對我們說過,他認為自己就是個華人。雖然聽起來有點好笑,但是對於那種身分認同感的勇氣,讓我們都對他另眼相看。

他和我們生活了短短的日子裡,我們就已經認同了他的身分。偏偏獨立了半個世紀的祖國,卻一直都把我們膚色不一樣的看成外人,唉~

Sunday, April 08, 2007

神聖的選舉

有時候腦袋空白,不知道應該寫甚麼來娛樂大家。但是只要翻開報紙,總是會有一些事情讓我拿來胡寫一番。

首先發布一則有關神明顯靈的新聞。最近鬧轟轟的馬接補選,國陣候選人賴明忠的父親在日戰時代幾乎被斬首,所幸最後被當地回教宗教師所救!

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是於北根出席一場宗教師感恩講座會上,『揭發』這段神蹟事件。賴氏父親當時連同約50名華裔被日軍捆綁雙手後,正面臨被日軍斬首的危機,所幸被一名叫再蘭尼的宗教師所救。

『再蘭尼當時不願見到那50人被斬首而不斷誦經,不知是否受到感應,那些日軍最後都因肚子痛,而使到他們全都逃過被斬首的危機。』

包括賴氏父親在內的50名華裔後來為了報恩,更發動籌建馬接回教堂。不懂有沒有人因為頭沒有被砍,為了報恩,不計較的把懶叫皮也切掉。

每一次都要等選舉的到來,我們才會有機會看到大馬國民團結、相親相愛的事件。所以說,選舉是多麼的神聖。

Friday, April 06, 2007

珠峰


藍天旗雲飄
隨風任逍遙
離別絨布寺
回眸珠峰笑

(題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西藏)

Thursday, April 05, 2007

好人亂做

今天放工後搭捷運回家,捷運裡沒甚麼人,看到有位子就坐了下去。雖然有位子坐,但是品行良好的我,每到一站就會睜開眼睛看看是否有讓位的需要。

過了好幾站,都沒有遇到需要博愛的人。坐著坐著,居然睡意來侵。迷糊中睜開眼睛,看到一個孕婦就站在我前面。腦袋還沒完全清醒,但是行善的意識已經把我拉了起來。

在我還沒來得及站直,那位印裔『大肚』婆已經搖手搖頭對我說:『No need, no need, you sit, you sit.』

清醒後的我,偷偷瞄了那『大肚』婆,發現原來她並不是甚麼孕婦,只是存了很多天的大便而已。

我在想,那『大肚』婆會對我讓位的舉動,深表感激,還是會罵我渾蛋呢?

Wednesday, April 04, 2007

最珍貴

有時候深思,大人為甚麼那麼迷戀小孩天真的笑容。
原來,真誠的笑容,失去後才覺得珍貴。



Monday, April 02, 2007

左右不分

上次去了台灣,發現台灣人有個很好的習慣。他們在捷運站電扶梯的時候,不想走的話,會自然而然的往右邊靠,讓左邊的人越過。

要是你一個不小心站在電扶梯左邊,你也會被逼快步走。其實這是多麼好的一個習慣。不趕時間的人,就站在右邊,慢慢等電扶梯走,讓那一些趕時間的人追捷運。

反觀新加坡,你會看到左右不分的人,霸住整個電扶梯,在那兒聊天。每一次都要開口趕人才可以通路。

新加坡人不是甚麼都聽政府的話嗎?為甚麼偏偏『Please stand on your left』這句話卻沒辦法聽進去呢?是不是沒有罰款所以大家都不怕,還是真的不會往左邊靠的人,都是不聽話的外勞和外來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