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8, 2007

令伯忍

也許我是kampung仔,所以習慣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能有太多的聲音,只要睡房外有太多的動靜,就會難以入眠。

記得老家隔壁的死狗,因為天生的陰陽眼,偶爾看到一些好兄弟,整夜亂吠亂叫。很可能是聯想到好兄弟,必須等到它吠完,我才能入睡。有時候不懂哪裡來的思春野貓,在屋頂大喵特喵,相約開屌。這叫聲,根本不能讓我有勃起的勁兒,卻只有讓我睡不著的份。

雖然如此,夜間旋律般的蟲叫聲、雨點打在鋅板的聲音,倒是我舒服的入眠曲。

小時後養成的習慣,到現在還是很難把它改掉。如今生活在城市中,雖然沒有了貓貓狗狗的叫春呼鬼聲,取而代之是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機械嘈雜聲。

不要緊,頂多忍多一個半年。

Thursday, June 21, 2007

寫意午夜

以前唸大學的時候,總是在三更半夜做功課。最常陪伴我的就是那午夜的電台。

還記得當年MyFM剛剛啟播,半夜的廣播沒有商業廣告打擾,也沒有DJ刺耳的聲音,就只有歌曲和音樂。

聽電台,不像聽CD那樣,由得我去選擇歌曲。偶爾播出動聽且有畫面的歌曲,就會讓我的頭腦特別清醒。熱騰騰的咖啡,冒出輕輕的縷煙,飄散在略有寒意的小房間裡,這一切一切都相當寫意的。

只是出來社會打工之後,每天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並不允許這麼寫意的夜貓生活。也許我應該在這來臨的週末,再次嘗試過這樣的寫意午夜。

Saturday, June 16, 2007

兒童不宜

一根懶叫直翹翹
送給寶貝做管簫
蕉兒對著口
口兒對正蕉
蕉頭射出白白的洨
好寶貝一滴一滴吞下了

好寶貝一滴一滴吞下了~

Tuesday, June 12, 2007

要謝謝我

想問各位女性朋友,妳們談過戀愛嗎?再深入一點,妳們還保留著處子之身嗎?

也許有人會不好意思回答這種問題,因為妳是一個保守派的女人,說甚麼都要堅持把第一滴血留到洞房花燭夜。我告訴妳們,這些思想已經不適合這個年代。

我並不是在鼓勵婚前性行為,但是當妳們翻開報紙,看到無窮無盡的類似相關報導,是不是時候考慮不再堅守妳們的矜持?與其便宜了那些等著天收的惡人們,不如考慮妳們身邊的男人。

男人們,要是你條妞多年來,一直讓你隔山打老虎,偏偏今晚忽然讓你打真軍,你可以查看她的網上遊覽紀錄,也許她有在看我的部落格。得嘗所願的你,別忘了我這個讓你破處的恩人。

Sunday, June 03, 2007

開不了口

有時候,肚子總會累積著一大堆空氣,能無憂無慮的大肆把它放出來,絕對是一大樂事。可是偏偏有時候,時間和地點並不允許這麼做。

就有一次,在開會的時候,忽然嗅到一股實在難以分解的味道。那個味道臭到有點想讓我罵三字經。念在場開會的幾個可疑嫌犯,職位都高過我,所以才硬生生把那三字經和臭屁吞下肚子。

看得出在場的幾個人,大家都很努力的憋氣。但是肺活量比不上屁味來得強,大家只好分工合作,一起把屁吸進去,趕快解決這一場浩劫。

以我高智商的推理,放屁的王八蛋,應該是職位最高的那個。原因很簡單,因為直到會議結束後,都沒有人敢開口責問,整個會議的過程,是誰提供陸續有來的毒氣。

Friday, June 01, 2007

分別

今晚是在東京的最後一夜,原本打算去附近的便利店逛,買一些東西回去孝敬鄉親父老。

但是離開辦公室時已經是九點了,再吃個晚餐,已經是十點半。回到酒店都快十一點了,想到出門,都已經很累了,所以應該沒甚麼好東西帶回去。

出差和旅行,最大的差別就是在這裡。雖然如此,機場將會是我最後衝刺的一站,還是有希望滿載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