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9, 2006

東主的朋友有喜

二零零六年快要結束了,照理應該寫一篇回顧。腦海裡太多東西了,可是仔細想想卻沒甚麼好回顧的,不打算寫了。

也不想寫甚麼二零零七年的長年大計劃,免得來年沒完成,留下一大堆人證物證做為呈堂證供。以往每年的計劃,都和錢有關。想以孔子為榜樣,周遊列國,在這個年代沒有一大筆盤纏,甭想上路。想這個、想那個,還是和錢有關。

有錢能使鬼推磨,簡單得連三歲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我們又何必假清高做窮君子呢?There are some things money can’t buy, for everything else, there is XXXcard。事實證明,『SOMETHING』永遠少過『EVERYTHING』。

今晚將會聽著傑倫的《一路向北》,北上吉隆坡出席友人明天的婚宴。因為在明天凌晨才到達,所以不能在今晚陪他逐戶去敲門,逼周圍的住戶向他恭賀新婚。我想祝福還是自願給的最好。嚴刑逼供,搞不好人家一轉身問候娘親就不好。不管如何,還是為他感到開心,在此獻上最深的祝福,終於可以把整櫥的零零三丟掉。

順祝大家在二零零七年裡,事事如意,願望成真。黑皮牛野!東主有喜,照例休假幾天。明年再見。

我也來

今天看到報章報導,以公佈性愛日記而出名的中國大陸著名部落格作者『芙蓉姊姊』,自稱是國寶級人物。將她所穿過的衣服,放在網上拍賣,要價高達100m人民幣。

搞笑的是,居然還有一個豬頭,因為喝了點酒,一時衝動就買下了一件叫價120人民幣的長袖衫。

在感慨世風日下之餘,也萌起了網拍一些自己衣物的念頭,賺一些外快嘛不錯。細心想想,最值錢的應該是我的『安德威爾』了。

說起這件安德威爾就巴閉嘍。穿上它簡直是冬暖夏涼,除了護鳥有功之外,也因長年累月,儲存了無數和綺夢愛的結晶。如星爺在九品芝麻官裡所說一樣,有空拿出來,『嗦一嗦,舒筋活胳;舔一舔,唔會兩頭擺。』

當然,重點是這安德威爾是大象牌的。顧名思義,裡頭裝的是大象。單憑這點,就可以讓人有所遐想,興奮不已。

我要求不高,價碼從一萬元美金起標,標價每次以一千美金往上跳。看看有沒有哪個喝醉的豬頭會買下,在此先謝過。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06

盲俠駕德士

話說前幾天帶了朋友去聖淘沙,在等候進入聖淘沙島巴士轉換站排了長長的人龍。人在長龍中特別無聊,就轉身和朋友聊天。雖和朋友聊著天,我依然眼觀四周,耳聽八方。這是為了看美女、聽八卦長期訓練自己得來的功力。

排在我前方的其中一個女生(我轉身,變成她在我背後),可能候車的時間太久,有點不耐煩。她告訴她朋友:『這就是為甚麼我堅持要選有車的做我男朋友。』

斷章取義,條女應該是個拜金女。心想,可以開此條件的女人,本身條件應該也不賴。頓時心花怒放,以為有美女看,趕緊轉回身。靠!不看則以,一看則媽聲四起。

為了積一些口德,在此我也懶得用一些形容詞來形容她。從她依然排隊等巴士而不是坐汽車進入聖淘沙,看官應該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來。截至那天,她應該還沒選到有車的男人,有車駕的男人應該也沒甚麼必要選她。瞎子是不可以開車的。

女人原來是可以用車子來尋找的。就像Carlsberg 廣告裡的鄭斌輝一樣,駕著開篷的大小眼,向街邊的幾個美女說:『Come and join me.』,那些美女們就上車了。有了靓車,3、4、5P根本不是甚麼問題。(有沒有人可以把那廣告放上網,讓我再連接過來?)

鮮花還插牛糞上,孔明亦娶黃月英。內在美的愛其實不太適合這個年代。儘管如此,愛情依然是盲目的。很可能駕法拉利的二世祖會看上那拜金女也說不定。再不然,為了堅持她的『有車男友』夢想,找個駕德士的應該也不錯。

Tuesday, December 26, 2006

神話

最近的日子常下雨,連綿不停的雨,害到大馬有些地方都成了水鄉澤國。空穴來風,事必有因。是地球溫室效應導致,還是季候風不守時?

大家都猜錯了,請看幾天前的新聞。

新聞網址1 / 新聞收藏1
新聞網址2 / 新聞收藏2

捉到一隻長得像華人所熟悉的龍,當然會引起恐慌。為此當地人還特地到神廟去拜訪神,希望神能給一些指點和看法。

據上了乩童身的神說,那龍仔其實是海龍王的其中一個子孫,不小心在淺灣戲水遭逮捕。為此龍王大怒,下起連綿豪雨,來懲罰闖禍的人。你問我,那乩童有那麼準嗎?沒錯,就是那麼準,連綿雨就是在龍仔遇害後的隔一兩天開始下的。

還有,根據乩童給的可靠內幕消息,明天(陽曆十二月廿七號)龍王還會再一次掀起連綿雨,要淹那裡就不得而知。請大家做好應有的準備,起碼也要帶把傘在身邊。

很奇怪,明明龍仔是在霹靂州班台被捉的,又關南馬的幾個州屬叉事,為甚麼害到他們無辜大水災呢?經典來啦,為防跌倒,請大家坐好。有去參與問神的老姨會很認真告訴你,『因為龍王不知道是誰捉走龍仔的,所以到處下雨!』

原來貴為神級的龍王也有所不知。

這是神話,還是無稽之言,由你自己去決定。

Sunday, December 24, 2006

聖誕快樂

雖說耶穌生日和我無關,但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的道理我還是懂的。盡地主之宜,還是帶了朋友到烏節路去觀禮。這個星期六雖然還未真正是聖誕節前夕,烏節路已經是人滿為患了。

要吃東西,先得站在人家的桌子旁做保鑣。等到有了位子,卻還得為椅子奔波。桌子椅子齊了,點了食物還得排隊還錢。當你還沒吃飽,就有新任保鑣在虎視眈眈你的位子了。

整個烏節路被擠得水洩不通。走在街上,漆黑黑的人頭亂鑽,沒能好好停下來看街頭表演,就被隨後的人推你往前走了。更可悲的是,無良的父母為了自己的快樂,讓娃娃車穿梭在缺氧的人群中。

人擠人就等於熱鬧嗎?從街頭走到街尾,拍拍燈飾就是在為耶穌慶生嗎?我實在不明白,為甚麼會有如此奇怪的慶祝方式。

儘管如此,新加坡依然是東南亞國家裡卻是數一數二的聖誕節朝聖地。每一年依然吸引了無數的遊客到此,再一次證明新加坡的吸金能力是相當強的。若你不是鬼,不怕人的陽氣太重,可以嘗試來感受一年一度的『盛況』。

祝:聖誕節快樂。

Wednesday, December 20, 2006

冬至

整個新加坡幾乎都在忙聖誕節的準備,從街頭到街尾,商場到雜貨店,裡裡外外,裝潢了算萬元以上的燈飾。連包著回教頭巾,在某霸級市場打工的馬來婆,都得多戴個紅帽子工作。記憶中,回教徒是不允許慶祝聖誕節的。或許她們也只是屈服於管理層的淫威而已。唉!為兩餐。

很多不信教的渾蛋朋友,也打算在這週末越過長堤湧到烏節路去『擠燒』,美其名慶祝,還不是為了博曚這人生一大樂事。

聖誕節燈飾,擋住了北半球白天最短的那一天。冬至大如年的說法,大家好像都忘了。老實說,耶穌生日,和我有關只是那假日而已。

以前在家裡,冬至前一晚,媽媽就準備了一大糰的粘米粉,分成紅、黃、綠和白四糰。我和姐姐就幫忙撮湯圓,還得分次序,先得撮完白色的才可以撮其他顏色的。因為姐姐喜歡吃紅色的,所以份量特多。到今天我還是不明白我那笨蛋姐姐,到底紅色有甚麼好吃的……綠色才好吃嘛!

儘管聖誕節賀詞不外乎Merry Christmas,卻是近兩千年來的官方賀詞。反觀幾千年來的冬至卻沒有甚麼官方賀詞可用。一時想不起該祝大家甚麼好,嗯……就祝大家,冬至裡不會冷死,吃湯圓不會噎死,冬至快樂!

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請相信我

有人問我:『你寫的東西是真的嗎?』為了讓他們信服,唯有誓神劈愿。

發誓這玩意兒,翻開史書查閱,應該有流傳了幾千年,偏偏這個奇怪的動作屢試不爽。到了現今科學發達的社會,我們依然沒把古人的文化忘掉,反之還發揚光大。

香港戲裡,生仔沒屎忽這種誓算是輕微的了,因為發誓的那個人可以選擇生女兒,那就甚麼事都沒了。還有那在法庭供證前,被告或證人若是有信教,就把手放在聖經上發誓。

曾經以為,要是那壞人說謊,聖經會發一兆瓦特的電來電死他。結果並不如此,壞人依然大搖大擺的走出法庭,點了雪茄抽上一口,冷笑一聲,對外頭的記者說:『我係清白的。』

布什發誓要打擊恐怖份子、伯拉發誓要鏟除貪污、豬農發誓沒用長肉劑、阿明發誓會永遠愛阿蓮、媳婦為了證明沒有偷家婆的錢,跪在神祖牌前發毒誓。誓發得越毒,越能讓人信服。每一天都有人在發誓,花樣百出,不管真相和結果到底如何,只為一個目的──請相信我。

很遺憾,發誓這麼神聖的動作,竟然淪落到這個地步。還是比較懷念小時候,不必太多花招,只要伸出食、中和無名三隻手指指向天,再不然,伸出舌頭,用食指做狀割舌,吐一口口水,大聲的說:『我對天發誓……』,就可以了。

Monday, December 18, 2006

綠色金箍圈

前一陣子,有個王八打了個電話給我,在電話裡慎重警告我,要我小心。還沒弄清楚情況,他就把電話蓋上了。沒過幾分鐘,他又再打電話過來,和之前一樣,相當有禮貌的問候我母親的陰部,提醒我要小心照顧珍貴的生命。

為了確定他沒有搭錯線,問他知不知道我是誰。沒想到我的資料完全正確。來電是private number,無從得知他是誰。要鳥我,起碼也讓我知道原因,他卻有如電影綁票匪般,每次通話不超過兩分鐘。雖然如此,兜兜轉轉、反反覆覆的打電話來騷擾,終究讓我套出一些原由來。

無端端,成了他的姦夫,搞過他的女人。這對我來說是無比的榮幸,沒想到苦練多年的靈魂出竅,終於修成一些成果。很可惜,只有小弟弟成功出竅,飛到他女人的溫暖川,進進出出。樂了小弟弟,卻苦了大哥。除了睡醒要洗床單之外,還要忍受這無謂的騷擾。

嘗試告訴他,我是如何的潔身自愛,絕沒到處胡搞,肯定是弄錯了。要求他找李昌鈺查明,還我清白。當然,自以為有金田一耕助頭腦的他是不可能接受我的獻意,一口咬定我就是姦夫。

事隔了幾個月,間中還會接到他的騷擾電話,因為距離上一次太久了,幾乎都忘了有當過姦夫這回事,還一度以為我沉冤得雪了。昨天開開心心的逛街,忽然又接到他問候母親的電話。沒想到他的女人繼續給人屌,卻依然找不到真兇。由衷可憐他的處境,戴著和老孫金箍圈品質一樣的綠帽。只能憑歌寄意,點一首杜德偉的《脫掉》讓他解悶。

話說回來,能有我詳細資料的人,應該就是認識我的人。不得不為我的女性朋友擔心,很難想像她們的身邊居然會有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男人,為了一個不切實際的線索來胡亂認姦夫。當然,最不能接受是,有人愛翻牆卻不找我!

各位女生們,要是你們把我當成性幻想對象,我不介意,但是千萬別在高潮時喊出我的名字,讓你的男人誤會。要麼就直接告訴我,我會成全妳,不用妳去幻想。

平白無故當上綠帽供應商,太無辜了。包大人,請您為小民伸冤啊~

p/s:要是有一天我無故失蹤,應該就是被這個狂人當姦夫處理掉的。

Sunday, December 17, 2006

數量詞

周末一到,肛門又不聽使喚了,在廁所蹲了滿頭大汗,也只是勉強拉出幾粒。平時工作天,準時十點半報到廁所。糞便有如大卡車般,上了沒有塞車的高速公路,大條大條的拉,通暢無阻,十分開心。

記得小時後,老師曾告訴我們,圓的東西用『粒』,長又軟的東西叫『條』,當它變得又長又硬的時候,就要用『支』。米田共在不同的情況,也一樣是有不同的數量詞運用法。

要是大便的形狀大概三寸長,那就叫『一條』。
三天不大便,出來時硬硬的,那就叫『一粒』。
三十分鐘就去一次廁所,那應該是『一灘』的。
大便軟軟的,然後你又有本事把它拉得像麥當勞聖代一樣的話,那叫『一坨』。

要是三個星期都沒大便,我看你還是去看『醫生』好。

Friday, December 15, 2006

一群強姦犯

三美兄趕在過年前和我們拜個早年,紅包錢恰好是你平時費用的20%到60%。聽好,不是他給你,是你給他。當然也不是直接入他口袋,他也只不過是個代言人。

大家都很想知道,到底是那一個仆街冚家剷去和大道公司簽的合約,合約內容到底又是甚麼?居然會有人笨到去簽『損己利人』的合約。這裡的『己』是指老百姓,『人』應該就是那些背後的高官貴人了。

在《官方機密法令》的把關下,很可惜沒辦法看到那驚天地、泣鬼神的合約內容。政府其實應該考慮公開合約內容,讓我們這些老百姓學學如何草擬一模一樣的合約來做生意,有了包賺的生意合約,絕對可以刺激大馬的經濟。

生活和收費站還是一樣得過,願不願意,錢照樣得付。為了彌補心靈和荷包的創傷,除了摸一摸收費站小姐的手之外,也只能用我們的賤嘴強姦相關人士的媽媽,過過口癮。

Thursday, December 14, 2006

生意人

看到阿祥哥寫割包皮,讓我想起小時後看馬來仔割包皮的趣事。

記得小時後,每到學校假期,都會有幾個一起玩的馬來仔失蹤幾天,然後過幾天又會出現,但卻不能和我們一起狂玩,只能手提著沙龍『釣魚』,坐在一旁眼巴巴看著我們玩。

不用講,我們都知道那是Potong Lanciau。當然這只是小孩子對割包皮無知的俗稱。割是割,但不是整條,只是懶叫的包皮。以前割包皮在甘榜是相當熱鬧的。整村的馬來人都會當作是盛事。一大清早,把要割皮的小孩們帶去井邊沖涼。

清晨冰冷的井水,沖到鳥蛋都皺皮了,就會叫那小孩跨坐在之前準備好的香蕉樹干上。傳統割皮師熟練的手拉開鳥皮,刀下皮落。為了逞強,多數的馬來仔頂多只是『嗯~』一聲來掩飾自己的痛楚。

割皮師還會準備一隻公雞,和剛割好的鳥兒對望。據說,要是公雞會張冠敵視,這男孩長大後的床上功夫將會是一流的,肯定能三妻四妾。友人就因為這樣,曾在家裡後院小便時,企圖射向他媽養的公雞,想預知未來。他能不能三妻四妾我不知道,只知道他的鳥兒差點就給公雞啄掉,也許公雞錯把鳥兒當虫兒。

在遠處觀禮的我們總覺得為了一個小米蕉皮,犧牲了整棵香蕉樹,有點浪費。還有那公雞用處應該只是拿來處理掉那蕉皮的。人是好奇的動物。每次鬧著這些馬來仔,想看看他們的無皮鳥,卻每次都鬧得不歡而散。

幾年後,年齡比較大了,覺得是時候及有能力欺負他人了,就和友人在四處無人的田園邊,攔下一個在騎腳踏車的馬來仔。勒令他把褲子脫下,要看無皮鳥。沒想到他居然開口要Satu Ringgit。不想用武力解決,也拗不過他,討價還價後以五毛錢成交。

我們的心,隨著緩緩脫下的褲子,嗶噗嗶噗的跳。褲子脫下了,卻看到和我們沒兩樣的鳥兒,珍貴的皮兒還在。貨不對版,壓抑著被商業欺騙的心情,我口裡勉強吐出一句:『Apasal macam ni?』

看著他急忙穿上褲子,匆忙的騎上腳踏車,丟下了一句:『Belum cukup umur la…. hahaha』揚長而去。

和友人四眼相望,我們都在想,他媽的,誰說馬來人不會做生意。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06

李白、黃安,傻傻分不清楚

曾在大馬中學有報考華文的人應該還記得,每年必須背上六十個名句精華。六年的中學生涯(包括一年的預備班)共有三百六十句。背書,本來就是一門苦差事,更何況還得記得名句的出處。

試題不外是老師給你上一句,你填上下一段,不然就是給你整句,然後問你出處。要是你沒把它背下,量你怎麼寫,都寫不出甚麼來。

『星星之火,___________ 』應該蠻簡單的。偏偏有個豬頭朋友,填上了一個創意十足的答案。『星星之火,月亮之光』,如此答案,在現今急需創意的年代,應該要給滿分的。

還記得我在初中時,剛好《新鴛鴦蝴蝶夢》這首歌紅透了整個亞洲。當考試有問到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的作者時,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回答 『黃安』。

Tuesday, December 12, 2006

突然記仇

有一次和學妹MSN,聊起以前小學的事情。她父母親都在我們的小學執教,過後他們兄妹也隨著她母親轉校到另外一間小學。

她向我投訴,說她母親一直以來都會用我的名字來『大』他們兄妹,要他們以我為典範。這句話的真實度有多高,不得而知。

當我還沉醉在回憶我的風光史中,突然間閃電一劈,想起我並沒有拿過模範生獎,邱師母的資料肯定有錯。道行極高的我,對浮世虛名極度的厭惡。因此我據實告訴學妹,我並沒拿過模範生這個獎,師母高估了。

感覺到學妹的失落,因為我讓他們兄妹倆平白無故崇拜了一個有實無名的偶像這麼久。這也不能怪我,我也是受害者。這一切得歸咎于當時的那個副校長。

持著自己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運用他的淫威把模範生獎給了他教導的五年級生。一直以來,模範生獎都是頒給即將畢業的六年級生。因為他的提議,把模範生這個獎頒給了五年級生,希望在隔年昇上六年級時,可以繼續在校內成為其他學生的榜樣。

革命是需要犧牲的,就這樣我的囊中物拱手讓人。幹!沒想到我一生的遺憾居然是讓一個有私心的人造成的。忽然間,我記起了那副校長的名字,潘再發。

Monday, December 11, 2006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小學的時候,總有很多機會代表學校出賽,也文也武。C型華小,學生沒幾個,要出位很簡單。更何況頂著我姐的光環,出位對我來說更是易如反掌。每年的年終頒獎典禮,要是沒我和囉唆的家教協會主席參與,應該很快就會結束,也不會害到在台下釣魚的同學被變態的女老師cubit。

要上中學時,走了個狗屎運。雖然UPSR沒報考國小的馬來文試卷,竟然還能誤打誤撞直昇中一,省下了在預備班虛度光陰一年。上了中一,給一些以功課成績為人生目標的同學視為假想敵,也因此成為了青春期女生們的性幻想對象。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這句話應該是對的。上了大學,上天居然收回賦予我的神功。面對功力突然減半,腦力勉強還能應付三國志V和Red Alert,終究還是免不了在成績上被他人殺個片甲不留,差點畢業時都沒得戴金牌。出了社會工作,更了解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沒了飛天遁地的功夫,只好腳踏實地的做人。慢慢的學會了一份耕耘,一份收穫。偶爾經過賣TOTO的地方,看到裡面的安娣hiao hiao的向我招手:『嚴濤峇,買張馬票啦~』

抵不過對人性原始的誘惑,還是會按奈不住進去光顧她,看看上天是否會有如我小時後一樣的眷顧我。

Friday, December 08, 2006

葡萄發酵時

最近看到TV Mobile的廣告,撩人的比基尼小姐身材非常養眼,屁股左右搖擺的走向鏡頭,美中不足,這妞是個大小奶。明顯的右奶大過左奶,罩杯差別應該有差一級以上。
因為右奶比較大,所以躺在太陽椅上的她,好鏡頭必須是從右側角度拍攝,幸虧廣告導演也是個同道中人,不讓就沒甚麼看頭了。當然,有人會說『呸!大小奶都可以做廣告明星。』等等之類的話。

有些女人因為天生小奶,就會盡說些小奶有利,大奶無益的言論。甚麼奶小穿衣服比較好看,胸大無腦等等。在現今波霸當道的社會裡,說甚麼也是沒用的。以下是給你們的一封公開信。

致葡萄小姐:
如果真的不在乎小奶,就不要都只是買海綿厚度不止一寸的胸罩啦!雖然『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很奇怪,但也不要吃不到葡萄,而說葡萄是酸的。

懷疑你只是葡萄乾的人上


p/s:照片版權歸新傳媒所有,我只是借來用用;大小奶則歸那小姐所有。

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放下

話說有一天,一個老和尚帶著一個小和尚出門化緣。經過一條小河,沒橋也沒船,河水位高至膝蓋,他們決定涉水渡河。

剛好有個打扮得花枝招展、前凸後翹的妓女也打算渡河,妓女開口要求老和尚背她渡河。老和尚答應了。妓女雙手環抱在老和尚胸前,堅挺的雙峰壓在他的背,老和尚則雙手往後托起妓女渾圓豐滿的屁股,一步步的走過緩緩水流的小河。

過了河,老和尚把妓女放下,妓女謝過老和尚,給了一些銀子,就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兩位和尚也繼續上路了。

一路上,小和尚不斷嘀嘀咕咕。為了趕路,老和尚也懶得理他。到了一棵大樹,兩人決定休息後再趕路。這時候,小和尚就責問老和尚:『為何背那個妓女渡河,男女授受不親,這不就犯了色戒嗎?』

老和尚聽了大笑:『背她渡河,本著一顆助人之心。你所謂的肌膚之親,我卻心無雜念。』

『過了河,我就把她放下了,你卻還一直背著她。』 小和尚聽後,深感慚愧,終於釋懷。

囉哩囉唆的轉訴這個故事,感覺有點語重心長,因此把故事稍作更改,加了一點點成人小說素材,不至於悶死。

人生,有多少事情是渡了河還放不下的,即使能在大樹下釋懷,卻又不知道離河邊多久後才能到達那大樹下。一個小時、一個月、一年,還是一輩子?

試著放下,過去的就讓它過去,難道你還要整天想著舊情人打飛機、挖雞掰不成?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人如其名

很多時候被他人否定自己的提議是不愉快的,那你有沒有試過有人附和你的提議但是你一樣不開心呢?這種情況就是,當你的提議有老闆點頭時,附議你的人就會很適時候的說:『Exactly, that’s what I was thinking too.』

這就算了,可怕的是他還會接多一句,『On top of that, we can……』,哈!完蛋了,你的建議只變成了雛型,他的建議才是完美的。功勞就這樣給他領了。這種人感覺上是個馬後炮,偏偏他開的炮永遠比你打水槍射向牆壁時更準。

以上的人種相當聰明,永遠都會站最有利的地方。絕對是棵牆頭草,風吹向那邊,就往那邊靠。

因為這些人和草的行為相當接近,所以他們都有一個統稱──草枝擺。

Tuesday, December 05, 2006

沒有英文書的華文書展

上個星期六,去了新加坡博覽中心,為的就是那首屆海外華文書市。展覽廳把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香港及中國大陸分為各別的四個區。

然而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的那一區,卻以文具和電腦用品居多。更無奈的是,展出的書籍竟然是英文書籍。這顯出我們本地是如此缺乏華文作家。老實說,即使有作家,也難找到本地的出版社願意為其書出版。

曾經聽朋友說,新加坡的華文書書籍銷量一直都是在依靠島內的外來華人支持著。此言有點誇張,但也不失真實。在展覽廳裡,認真在逛書展的明顯是外地人居多。

操京腔說『咱們』的、夾帶大馬口音問『幾多錢』的人比比皆是。當然新加坡人也有,但都是中年以上的。雖有年輕人,但至少有兩次我聽見『How come there is no English book here?』。都說是華文書市了,還問……

推廣華語口號也得硬加個Cool字就告訴我們,新加坡還需為此多加努力,尤其對象是年輕的一代。

(本文寫于今年三月間)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我的土著後代

昨晚聽到新聞報導,原來讓我們一直覺得在東南亞裡落後的國家之一,思想居然並不是那麼落後。隨著印尼的新國籍法律,凡持有印尼國籍的華裔或其他人,不論其祖籍哪里,只要是在印尼生下孩子都屬於印尼公民,今後將不再有土著與非土著的區分。

『不再有土著與非土著的區分』,是我們大馬華裔多麼期待的一件事情。還記得當年我們為了印尼華裔同胞的殘暴遭遇感到痛心,如今我們卻只能為自己的處境感到無奈。這麼多年來,幾乎政府每一個政策都是和土著掛勾。某些執政的華裔黨團,卻偏偏無能的認同如此政策,還無時無刻的高談感恩論。

無可否認,印尼的新國籍法律還有待時間去證明一切。就憑『不再有土著與非土著的區分』這句話是出自印尼政府的口中,絕對可以讓當地的華人熱淚滿框了。當年印尼華僑的遭遇及往後身為真正公民所得到的待遇當然不可以成正比。但是在某種程度上,印尼國家即將給予每個公民的身分及認同感,肯定會做的比我們大馬現有的政策好。突然間我有預感將會有人告訴我要是我不滿意,可以離開,去印尼當那裡的公民。

我在想,若是有大馬公民要離開這片擁有土著與非土著區分的國家,決心不再成為『二等公民』,目前的首選通常是新加坡。不過在以後的日子裡,大家有多一個選擇啦。很可能我的後代會選擇成為印尼公民,成為可以和土著平起平坐的公民。

(本文是在今年七月間聽到新聞時所寫下的)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洋名=揚名?

有個朋友名叫詩發,華文名字很好聽。根據英文字母的拼音卻變成了『屎忽』。另外一個女的名叫美蘭。『美蘭、美蘭,我愛你』,很好聽的一首歌。照理取之為名字應該也不錯。事非所願,英文拼音Bee Lan,福建話嗅懶叫也是這個發音。

不只身體髮膚,名字很多時候也是受自父母。長大後只好為自己再取一個洋名,來掩飾自己的爛名。這就叫做『有必要取洋名』的好理由。偏偏有些人,好好的中文名字,不管用甚麼語言發音都沒問題,還是為自己取了一個洋名。說甚麼容易讓其他友族記得住,這應該和「紅毛大隻」的理論有關。

以本地的爛名排行榜,阿蓮、阿明絕對是名列前矛的。很多人就真的因為名叫阿蓮、阿明而取洋名。偏不知洋名也是有爛的。滿街的賣狗、桌椅、屁的,看了都顯。

最近看到有人把自己的洋名取成Maxilian。原諒我的膚淺,Maxi應該是Maximum的短寫。Maximum是名詞,也是形容詞。意思是最大限度,相等于福建話的『死伯』。

所以Maxilian等於『死伯蓮』,是不是這個意思?應該是這個意思。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少見多怪

日前,新加坡政府修改了法律,只要雙方同意和達到合法年齡,口交和肛交不必偷偷摸摸,深怕給警察捉了。很多人都會問,為甚麼以前不可以,現在就可以呢?理由是現在幹這檔事已經變得很普遍了。不信,你可以去問手機自拍女星Tammy姊,她肯定會告訴你,『everybody is doing it what…』

對這一次的法律修改,應該會有男同志抗議,為甚麼口交和肛交可以,同性戀卻依然不被允許。我不是立法委員,恕我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雖然把肛交和男同志掛勾有點不公平,但是對我這凡夫俗子來說,男同志普遍要爽的方法就是口交和肛交,難道還有特別的享受法?別告訴我心靈上的交流才是至高無上的享受。

約定成俗,凡事都一樣,普遍了就合法了。可能不久的一天,基友們可以正大光明的註冊結婚也說不定。如孫中山先生所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對了,講到同性戀這個話題,有個資訊得告訴大家,基佬不一定牽手,牽手不一定是基,以後看到外勞手牽手一起走,不要皺著眉頭說:『夭壽~』,那是他們的習慣和文化,別少見多怪。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懶叫不能硬

上一回和大家說過禿頭掩飾法,今天就如大家所願,說說懶叫不能硬的故事。

禿頭是明顯的,除非適當的運用我所建議的掩飾法,不然很容易就會被人家發現。陽萎有一點是好過禿頭的,起碼沒有人能一眼就能發現你陽萎。褲襠內的懶叫能不能硬,只有和你親密過的人才知道。

男人可以被人家叫Botak,卻不能有個性無能的外號。原因很簡單,因為性無能牽涉到的問題太廣了。他的女人可能因為沒法得到滿足而去勾佬,他的雞婆兄弟或者隔壁老王知道了這個秘密後,趁他不在時幫他代勞,麻煩就大了。

在藍色小藥丸風靡全球之時,馬來西亞國寶(不是在說光良)──tongkat ali也同樣擁有自己一群忠實擁護者。玲玲種種壯陽藥充斥著市場,證明了一個不舉的事實。

不知道甚麼時候『唐山仔男性無能』這個招牌在大學城掛了上去的,只知道有看過幾個老叔蛇頭鼠眼的左望右探後,跑著上去。看到貼在路燈柱『養男寶丹』的廣告,已經升級到『養男寶丹2』了,依然秉持著「持久不傷腎」這個品牌信念。

雖然懶叫長的很像蕉,偏偏很多(每個)男人都希望自己的那根是條玉蜀黍,餵飽女人後還是一根硬梆梆的。

Friday, November 24, 2006

禿頭掩飾法

男人有兩件事情是特別關注的,禿頭和陽萎。一個關乎人頭,一個緊繫龜頭。大小兩頭,都得兼顧。

今天先說禿頭。首先我得感謝我的祖宗十八代,因為他們都沒有满洲八旗子弟的基因。和我同年齡的傢伙,人生都還沒有過三十,頭額已經越長越高了。TVB若是找這群人拍清朝戲,應該都不用剃頭了,直接加個鼠辮就可以喊Action了。

禿頭分好幾個類型。有『鬼剃頭』、『地中海』、『M型禿』、『前額禿(倒轉U)』、『頭頂禿』和『全禿』。

鬼剃頭是東一塊西一塊的禿,有點像老鼠咬過的那一種。這種禿頭的掩飾法,可以考慮電一個爆炸頭,用被炸開的頭髮遮住那一些坑坑洞洞。不然也可以選擇在家裡養幾隻天竺鼠,然後告訴朋友們你的頭真的被鼠輩咬過。有看過你家天竺鼠表演轉圈的人都應該會相信的。

有地中海的朋友,只要你長的高,從不讓朋友站在你後面,然後和朋友有聚會的時候,永遠是最後一個坐下的人,被發現機率應該很低。為了掩飾得更成功,可以告訴朋友,說你最近改信猶太教,不大不小的猶太帽恰到好處,包你萬無一失。

M型禿和前額禿(倒轉U)差不多一樣。根據英文字母的排法,M過後才到U。你也別急著要有倒轉U禿而跳過M型禿這個步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有M型禿的人,可以梳個中間分線頭,很巧妙的把M字的兩個尖頂蓋掉。

偏偏好景不常,慢慢的M字裡的V部分也開始往上爬了。沒關係,這時候你可以梳左右分線頭了。從左至右或是從右至左,依你個人的喜好或是配搭你當天的服飾而定。這個梳法在學術界享有相當高的榮譽,稱之為『瞞天過海頭』。

很快的,僅存的頭髮所剩無幾了。這時候再怎麼遮都應該於事無補了,索性把禿頭的地方擦亮的,敢敢當個光頭人。反正禿頭並不是甚麼壞事,十個光頭九個富,就賭一賭自己是不是『衰小』的那一個。

還有,根據名人野原新之助所流傳的記載,有位遇船難的大叔漂流到一個荒島。而之後他能夠獲救,只因經過的船隻從遠處被荒島上耀眼的閃光吸引。重複的戴帽脫帽,遠比生火造狼煙更有效!

Wednesday, November 22, 2006

創作集(二) : 幸福日曆

幸福日曆

昨夜連續劇大結局
男女主角沒在一起
妳不信這世上那麼孤寂
大罵編劇太絕情 懊惱 生氣

清晨突然的無情雨
園裡的花瓣落滿地
妳不喜歡這種悽美結局
為了凋落的花瓣 落淚 哭泣

我笑妳太像林黛玉
對眼淚如此不珍惜
妳罵我太冷漠無情無意
嚷著絕交以後不多談一句

妳就是那麼孩子氣 輕輕的
把妳抱在懷裡 溫暖妳急促的呼吸
很想告訴妳 我珍惜妳每一顆淚滴
幸福的日曆 是每天有妳的日子裡

(是我寫的,別懷疑.... 要用它做你的歌詞,請付我版權費)

創作集(一) : 街燈

街燈

毫無目的在路上奔馳
不知是否該往北而去
要是向南又會到那裡
在車上還想著妳那句

我們倆並不適合對方
彼此沒有共同的方向
分手的理由如此荒唐
除了接受我還能怎樣

模糊的街燈開始轉亮
紛紛細雨無人的街上
是為我指引前往方向
還是在為我的愛弔喪

以為這是月老牽的線
一個萬世前結下的緣
並不像梁祝般的經典
曾擁有卻不會有永遠

無邊際的地平線日出
橙黃街燈它開始模糊
結束了寒夜默默付出
耐心的等待下次入暮

(是我寫的,別懷疑.... 要用它做你的歌詞,請付我版權費)

Sunday, November 19, 2006

無法修飾的一隻手

最近我把部落格轉到這裡,順便向一些朋友提醒我新的部落格網址。也因此有一些從來沒真正看過我文章的人向我質疑,問我部落格內的文章是從何處抄來。

聽到這樣的話,心裡感到無比納悶,但同時也有點沾沾自喜。因為寫得好才會惹來這樣的言論嘛。可是,若是這質疑的話從你身邊,最熟悉你的人口中說出,那就顯得特別奇怪了。

可能一直以來,大家只是注意我在床上的英姿,忘了我還有另一方面的才華。沒關係,現在證明了我的手不只可以摸出一大灘的淫水,也能寫出一些墨水來。

Sunday, November 12, 2006

No pork no lard = Halal?

Whenever I see the hawker stall put a sign telling the customer “No Pork No Lard”, I really wanted to laugh and point my finger right to the hawker’s face, ask him/her: “You think Muslims will buy your food by just telling them ‘No Pork No Lard’?”

Our society is a multi-racial society, and we suppose to understand the culture and religious of our friends around us. By the way, how many of us do really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Halal? I am not a Muslim, but I do know “No Pork No Lard” does not mean Halal.

For those hawkers who really want to expand their business to the Muslims’ market, why not just approach the correct body and obtain the proper certification for this? Make the first move to respect others before expect people to respect you.

Of course you may tell me, "Not against the law what......"

Saturday, November 11, 2006

NO MORE “Please forward this if you have heart”

I am getting more and more junk emails. There are two types of junk mail, junk from stranger (which I may able to filter it) and junk from my own friends (which I can’t put them in junk list).

I have to salute to those spam-mailers. They are really good in getting email addresses even of my own email account that I hardly use. But I really cannot tolerate with my own stupid friends. They have IT knowledge, graduate from colleague or university with first class result. They are so called high-educated people by the society.

However, seems like they return their knowledge back to their lecturers since they left the school. They also lost their ability to think.

A lot of emails that they forwarded to me are with subjects like “please forward this if you have heart”, “Please forward this to at least 10 people…” and etc. The emails’ content like “Please forward this as many as possible, each email forward, XXX Company will pay 3cents”, “Please forward this email to help the unfortunate if you have heart.” and blah…blah…blah…

Worse still, the emails don’t even mention the company’s name. Who the hell is going to pay for the email (if) I forward the email?

Did my stupid friends ever think why does the XXX Company set such a condition to help a needy? Why can’t they just pay the amount to help the unfortunates? Are the companies so heartless to wait until the email flies around the world without a certain cutoff date and time? When are they going to pay? How many emails count, base on what date? All these doubts or rather facts will be able to tell you how fishy this thing is…

After writing this, I wanted to write to AOL or Microsoft, asking them to pay me just 1 cent per each email forward out with my write-up. This will create awareness to everybody on spam/junk mail issue. Ultimately, this can reduce their headache on controlling spam/junk mail which right now are flooding in the internet world and cost them so much. (Guess what they going to tell me…)

So, please don’t forward such email again if you still have small piece of BRAIN! (Perhaps, you can forward mine if you have one)

Friday, November 10, 2006

Bahasa Jiwa Bangsa

Sudah lama aku tidak menggunakan Bahasa Melayu. Hanya ketika aku membeli nasi lemak, atau berborak kosong dengan rakan melayu sahaja. Utusan Melayu dan Berita Harian sudahpun menjadi kenanganku. Itulah sajianku saban hari, dengan tujuan mengukuhkan asas Bahasa Kebangsaan waktu menghadapi peperiksaan SPM.

Dua hari lepas, dengan tidak sengaja, aku tertonton berita RTM1. Terperanjat aku melihat bahasa yang aku kenali selama ini begitu banyak ubah wajahnya. Sudah begitu banyak perkataan telah diInggeriskan. Aku hairan, kenapa perkataan yang selama ini kita guna diketepikan begitu sahaja? Adakah benar kedudukan Bahasa Melayu akan menjadi lebih baik di peringkat antarabangsa jika banyak perkataan Inggeris digunakan?

"Cadangan" tidak lagi dapat menyampaikan makna "idea", "Komersial" lebih bermakna berbanding "Perniagaan". "Jantina" begitu pariah berbanding "Gender", sebab ada dialog mengenai Undang-undang Gender tetapi tiada sesiapapun pedulikan Undang-undang Jantina.(haha...)

Aku faham keadaan ini berlaku sebab adanya perkataan-perkataan Ingerris yang tidak dapat mencari perkataan seertinya dalam Bahasa Melayu. Tetapi bagi perkataan yang sedia ada dan kerap digunakan juga diabaikan sekarang. Walaupun Dewan Bahasa dan Pustaka mempunyai seribu alasan begi mengindahkan keadaan ini. Mungkin perkataan-perkataan ini boleh diajar dalam Bahasa klasik suatu hari nanti.

"Bahasa Jiwa Bangsa", ini slogan yang aku belajar ketika di sekolah. Slogan ini juga menjadi laungan pemimpin-pemimpin kita ketika membantah Bahasa Inggeris sebagai bahasa pengantaraan di sekolah untuk subjek Sains dan Matematik.

Bermati-mati mereka mempertahankan Bahasa Melayu kononnya budak-budak kampung tidak dapat merujuk kepada emak bapa sekiranya ada soalan dalam subjek berkenaan. Kononnya emak bapa di kampung tidak memahami Bahasa Inggeris, tetapi mampu memahami Bahasa Melayu baru yang begitu asing kepada mereka.

Bahasa Jiwa Bangsa, sekarang ia hanya menjadi slogan papan iklan yang makin pudar warnanya, terpacak di tepi jalanraya dicemari oleh kentut buangan kereta kebangsaan kita sendiri......

(Aku yang tulis, seorang Warganegara Malaysia keturunan Cina yang KONONNYA tidak layak untuk mengutuk Bahasa Melayu milik orang Melayu)

何氏名言

1. 落敗者最失敗的是,他不認輸。
2. 常在失敗後講『我已經盡力了』的人,能力絕對有限。
3. 在沒有把握可以一拳擊到敵人時,千萬別出手。
4. 瑣碎事都做不好,更甭談做大事。
5. 要幫助人,必須在自己能力範圍內。
6. 機會是給做好準備的人。
7. 準時是比原定的時間提早五分鐘。
8.太過謙虛,就變的虛偽。
9.打蚊子不需要太用力,只需拍得準。
10.限期前的解釋叫作『理由』,事後再解釋,就是無能的『藉口』

(會陸續增加)

蛤蟆随街跳

前阵子,有个外国股票经纪公司的人员-布来恩,越洋通过电话(cold call),告诉我可以买德国某药业上市公司的股票。而且以低于市价来购买。换句话说,这买法是有点"包赚"的。当然他们的解释是什么从大股分拆去小股,才会有如此便宜的价钱。(越描越黑~)

那股票经纪公司的地址是在东京,也有分公司在吉隆坡。但是打电话给我的人却身在伦敦的海外办公室(Offshore Office)。电话另一端有着嘈杂的声音。布来恩解释说那是交易区(trading floor)的声音。

布来恩说Mr.Michael Dell也是从他公司认购了药业公司的5000股(shares)。从中赚了不少。他提议我认购150股(共三千多欧元)但对我来说太贵了。我告诉布来恩我并没有能力购买那股票,而且也没有兴趣。然而他却不厌其烦的劝我不妨考虑100股。(他妈的~)

间中,他告诉我那药业公司近期所公布的新产品将使股票在短期内飙升。涨幅会在20%左右。所以这时是最好的时机入场......及如此之类的"包赚"言论。

为了结束通话,我告诉他我会考虑,若有兴趣会再联络他。而他也坚持要把相关资料传真给我,在敷衍他后我就把电话挂断了。没想到,隔天布来恩又打电话来说所这次绝对机不可失。同一个股票从原本的出价又下降了几毛(虽然市价一直在往上攀)。

为了让我信服,他把电话交给查尔斯,布来恩的上司。查尔斯也用尽法子邀我认购股票。同样的,我还是告诉他"我并没有能力购买那股票,而且也没有兴趣。"没想到查尔斯居然对我说,既然100股不行,就50股吧。不说还好,一听他这么说,火都滚了。

碰巧有闲情,我就决定和他玩到底,决定把这骗局揭发。我问他如果我想买那50股,有何程序。他说他将会电邮我一些表格,不过他还得帮我查是否那股票还允许被认购(是真的还是在演戏?)。然后把电话转交给法兰克(所谓的注册负责人),由他来为我拿些个人资料(只是简单的名字及联络资料)。之后,法兰克就把电话交回给查尔斯。

这时候,查尔斯告诉我,只要把相关手续办妥就可以认购那50股了。不过,在这之前,股票分配部门(Allocation Department)将会和我确认一些资料,如分配到的股份及售价等等。十五分钟之后,有位自称从吉隆坡股票分配部门的安东尼来电。

在电话中,安东尼确认一些资料后就把一些相关手续告诉我。当说到过帐的程序时,我一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我必须把钱过帐入这股票经纪公司在台湾的某个银行户口。但最奇怪的是,那银行户口的名字却是另外一间公司。在我多次问关于为何收款者是另外的公司名字而非股票经纪公司的名字,那安东尼显得不耐烦了。他说那是正常的做法。那个户口是所谓的信托户口。只允许过帐人及股票经纪公司动用之内的款项。(可能吗?)

我告诉他,对于这样子的过帐方式,我有点不放心。为了套出更多资料,我告诉他我将会在较后用银行的网上服务过帐。就好死不死,偏偏我所用的银行网上转帐服务竟然没有那收款银行的选项。

为了多加求证,我还特地打电话到收款户口的台湾某银行,以确认收款的公司是否属于股票经纪公司或者是正如安东尼所谓的信托户口。只可惜我只能从台湾某银行的服务员口中得知那户口是否活跃,但并不能得知该公司的服务领域,因为那是属于商业机密。那银行服务员还叮咛我得先联络该公司后才决定过帐。然而无论我如何搜索,都无法找到收款公司的资料。

之后三点十五分左右,安东尼又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已经转帐了。当我说我并不能执行网上转帐及我想多了解关于收款公司的资料时,他语气开始变硬了。他叫我不要拖延过帐,因为股市已经开市了,说什么他们已经为我购入50股了。(可是根据德国时间才八点多,股市都未开盘啦。况且到目前为止,他们连我的身份证号码、国籍等资料都还没拿齐)他还劝我既然网上不能过帐,就得亲自到银行去。

我告诉他这时候我得工作,可能过后才可以去银行。英语对话中我用了"I'll try to go to the bank later",没想到他居然用高分贝的语气和我说:"DON'T TRY,just go."说什么我的银行应该为我服务之类的话。听了都一肚子气。这时我就告诉他,若是今天我无法过帐,我就会取消我的交易了。

挂掉电话没两分钟,查尔斯就马上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有过帐的问题。电话中我听到有人在他身旁轻声说话,有点像交头接耳的那一种。而且身在吉隆坡的安东尼居然可以在短短的两分钟内把我所面对的困难告诉身在伦敦的查尔斯,未免也太神奇了吧。查尔斯以命令式的叫我亲自到银行去过帐,而且还说一小时后再打电话给我。

抱着不了了之的心态,继续我应该做的工作。没想到身在吉隆坡的安东尼又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何还没有把过帐的银行收据传真给他。我说我不能抽身去银行,也没有兴趣继续交易了。我这一说,当然是换来了一场辱骂及诅咒。

无可否认听了利润回报难免有些心动。但"防人之心"告诉我还是小心为妙。不管那和我擦肩而过的是真的赚钱机会(抑或是破财的机会?)我也无所谓。对于外国股票交易,我并不是很了解。可能我真的错怪了他们,也让他们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但是对存在疑点重重的交易,我永远都会多加小心。

不是我财,不入我袋;本是我财,为何入你袋?请问对股票有研究的各位,真的有这么大的蛤蟆随街跳吗?我想我还是好好的脚踏实地工作比较实际。

Thursday, November 09, 2006

舞台上的招財貓

前一陣子新聞報導,新加坡刑事偵查局屬下的知識產權組,在接到新加坡唱片音像工業協會的舉報,共有七名男女因為非法下載音樂,正在『協助』警方進行調查。無可否認,這些知識產權的盜竊行為確實是不對。這事情卻也引發我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待另一個相關連的問題。

大家要是有留意到最近的電視廣告,應該有看到有位歌壇天后出了一張新歌加精選專輯。可是新歌就只有那麼一首,其餘的都是舊歌。若是我是這歌手的歌迷,照理由我應該會有之前的所有專輯了。為了區區一首新歌,我又得花一筆錢了。只是一首歌而已,我還不如乾脆下載算了。當然,這不只是一個歌手這麼做而已,連在亞洲歌壇都沒甚麼人氣的小歌手也是這麼的做。大家可以知道,目前在這市場上充斥著多少的這些『黑心』唱片專輯了吧!

花了一個新東西所該價值的錢,卻有一半以上是舊貨。那種心情,你應該懂吧。當然,有些瘋狂的歌迷絕對不在乎這些,因為他們是毫無保留的擁護他們心愛的歌手嘛。不只是這個,還有一些甚麼慶功再版、特別版、限量版等等。買了再買,你買得完嗎?對於那些歌手,尤其是偶像歌手說什麼熱愛音樂,就沒看到他或她對樂壇有甚麼貢獻,詞曲創作並沒看到其名字,偏偏精選專輯卻出得特別多。

這些專門出精選專輯來A錢的歌手們,希望在往後的日子,對你們的專業負一些道德上的責任,別為了出專輯而出專輯,更別為了賺錢而出專輯。當然你們會很委屈的向我們哭訴說這是經紀公司所簽下的合約所導致的。那麼身為搖錢樹的你們就別再虛偽的在舞台上對我們揮手高喊愛我們,因為你們的這個動作和泡沫奶茶攤位上的招財貓根本沒甚麼兩樣。

Wednesday, July 12, 2006

清明花

今天走在上班路上, 剛好經過一棵樹下, 感覺突然有東西掉在頭上。 心里還擔心萬一是鳥糞的話那還得了, 用手往頭上一撥, 有幾朵無名的黃花掉落在地上。

我抬起頭往上看, 看到了熟悉的花。 一直以來我也不懂這花到底叫甚麼, 以前小學校園裡, 就長了好幾棵這樹, 只知道每年的清明節就會看到它開花了。 我們一直稱它為清明花, 也不曾去查證它真正的名字。

那些落地的花兒, 把籃球場染得黃黃的一片。 頑皮的同學們總會往地上抓一把落地花互相丟來丟去, 嬉戲搗蛋。 每當風一吹來, 黃花翩翩掉落, 有如秋天來臨的感覺。 但是學校裡的校工可都要皺眉頭了。

每年去掃太祖父母和父親的墓時, 都會經過一條小路, 這一路上都是落地的黃花。 所以我對這黃花有種特別的感情。 這時耳邊響起父親生前的話:『清明大過年, 新年你可以不回來, 但是清明節你一定要回來掃墓!』

從辦公室窗口看出去, 那清明花已凋落得七七八八, 清明節已經過了快兩個星期了。 今年沒能回去祭祖的我, 錯過了黃花盛開的季節, 也錯過了身為兒子及孫子該盡的責任和孝心。

此刻烏雲密佈的天空, 我想在傍晚的風雨過後, 我又得等到明年才會再看到我的清明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