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7, 2006

盲俠駕德士

話說前幾天帶了朋友去聖淘沙,在等候進入聖淘沙島巴士轉換站排了長長的人龍。人在長龍中特別無聊,就轉身和朋友聊天。雖和朋友聊著天,我依然眼觀四周,耳聽八方。這是為了看美女、聽八卦長期訓練自己得來的功力。

排在我前方的其中一個女生(我轉身,變成她在我背後),可能候車的時間太久,有點不耐煩。她告訴她朋友:『這就是為甚麼我堅持要選有車的做我男朋友。』

斷章取義,條女應該是個拜金女。心想,可以開此條件的女人,本身條件應該也不賴。頓時心花怒放,以為有美女看,趕緊轉回身。靠!不看則以,一看則媽聲四起。

為了積一些口德,在此我也懶得用一些形容詞來形容她。從她依然排隊等巴士而不是坐汽車進入聖淘沙,看官應該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來。截至那天,她應該還沒選到有車的男人,有車駕的男人應該也沒甚麼必要選她。瞎子是不可以開車的。

女人原來是可以用車子來尋找的。就像Carlsberg 廣告裡的鄭斌輝一樣,駕著開篷的大小眼,向街邊的幾個美女說:『Come and join me.』,那些美女們就上車了。有了靓車,3、4、5P根本不是甚麼問題。(有沒有人可以把那廣告放上網,讓我再連接過來?)

鮮花還插牛糞上,孔明亦娶黃月英。內在美的愛其實不太適合這個年代。儘管如此,愛情依然是盲目的。很可能駕法拉利的二世祖會看上那拜金女也說不定。再不然,為了堅持她的『有車男友』夢想,找個駕德士的應該也不錯。

12 comments:

阿祥 said...

女人都认为自己是鲜花;男人从来也不觉得自己是牛粪。

hoo'ray see true said...

阿祥:
沒錯,我們男人就要有這樣的格調。

胡狼 said...

我觉得我是野兽

song_4ever said...

描述得很好。完全讲中我们这些好男人的心声!

jasmine said...

还不错嘛..
还会留口德..
不错,
欣赏你!

木目心 said...

我也听说过,牛粪想被鲜花插。

堕落掌橱 said...

不过我这堆牛粪想插鲜花

阿祥 said...

你去当肥料还可以。

hoo'ray see true said...

胡狼:
美女最近好嗎?

song_4ever:
可惜好男人只可以等著做牛糞。唉~

jasmine:
欣賞我是牛糞,還是孔明?

木目心:
妳是鮮花嗎?

堕落掌橱:
那你應該是"一支"牛糞。

阿祥:
別再傷掌橱脆弱的心靈了,他最近好像心情不好。

阿恺 said...

上次有两个同事(一个是结了婚的穷鬼佬,另一个是孟加拉讲师)就开玩笑说要跟我的上司借她的BMW 去泡女孩子。呵呵呵。结果当然是没借啦!

可是我常常看到那些跑车的driver, 都是可以当我老爸的uncle 叻。

其实我的老板也跟我说女人不用买车,因为要追她的男人一定会自愿当她的司机的。如果他不肯,那就甩了他算了。(老板是男人,Ok?)

原来女人其实是被男人宠坏的。。。

不愿意透露 said...

不用bmw也可以,只要有车就可以。。。哈哈。。。
不过。。。没有车是不是很不方便去那些地方?(我没有说什么,不要乱乱想!)

hoo'ray see true said...

阿恺:
所以很多女人不介意有"老"公的,老到都已經嗅到棺材香了,很快就可以成為富寡婦了。

女人不被寵壞,男人沒得爽快。

不愿意透露:
沒車就做不成車床族,少了戶外活動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