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4, 2006

生意人

看到阿祥哥寫割包皮,讓我想起小時後看馬來仔割包皮的趣事。

記得小時後,每到學校假期,都會有幾個一起玩的馬來仔失蹤幾天,然後過幾天又會出現,但卻不能和我們一起狂玩,只能手提著沙龍『釣魚』,坐在一旁眼巴巴看著我們玩。

不用講,我們都知道那是Potong Lanciau。當然這只是小孩子對割包皮無知的俗稱。割是割,但不是整條,只是懶叫的包皮。以前割包皮在甘榜是相當熱鬧的。整村的馬來人都會當作是盛事。一大清早,把要割皮的小孩們帶去井邊沖涼。

清晨冰冷的井水,沖到鳥蛋都皺皮了,就會叫那小孩跨坐在之前準備好的香蕉樹干上。傳統割皮師熟練的手拉開鳥皮,刀下皮落。為了逞強,多數的馬來仔頂多只是『嗯~』一聲來掩飾自己的痛楚。

割皮師還會準備一隻公雞,和剛割好的鳥兒對望。據說,要是公雞會張冠敵視,這男孩長大後的床上功夫將會是一流的,肯定能三妻四妾。友人就因為這樣,曾在家裡後院小便時,企圖射向他媽養的公雞,想預知未來。他能不能三妻四妾我不知道,只知道他的鳥兒差點就給公雞啄掉,也許公雞錯把鳥兒當虫兒。

在遠處觀禮的我們總覺得為了一個小米蕉皮,犧牲了整棵香蕉樹,有點浪費。還有那公雞用處應該只是拿來處理掉那蕉皮的。人是好奇的動物。每次鬧著這些馬來仔,想看看他們的無皮鳥,卻每次都鬧得不歡而散。

幾年後,年齡比較大了,覺得是時候及有能力欺負他人了,就和友人在四處無人的田園邊,攔下一個在騎腳踏車的馬來仔。勒令他把褲子脫下,要看無皮鳥。沒想到他居然開口要Satu Ringgit。不想用武力解決,也拗不過他,討價還價後以五毛錢成交。

我們的心,隨著緩緩脫下的褲子,嗶噗嗶噗的跳。褲子脫下了,卻看到和我們沒兩樣的鳥兒,珍貴的皮兒還在。貨不對版,壓抑著被商業欺騙的心情,我口裡勉強吐出一句:『Apasal macam ni?』

看著他急忙穿上褲子,匆忙的騎上腳踏車,丟下了一句:『Belum cukup umur la…. hahaha』揚長而去。

和友人四眼相望,我們都在想,他媽的,誰說馬來人不會做生意。

8 comments:

jasmine said...

TESTING 12123

jasmine said...

halo!halo!
刚才不能留言啊..

哈哈哈哈...

BELUM CUKUP UMUR...

受骗了!!

你们以为割整棵香蕉树吗?

夏娃 said...

我暈~~
砍香蕉樹還的了哈哈

阿祥 said...

据说操刀手必须是哈芝,阿明阿成不行。

阿祥 said...

我目前把部落换成beta,办妥之后再将你加入我的链接栏里。

hoo'ray see true said...

jasmine,夏娃:
看來你們還蠻在乎香蕉樹的。

阿祥:
只要阿明阿成是哈芝,應該也可以。

hoo'ray see true said...

阿祥:
有幸能進入你的黑名單。謝啦!

阿祥 said...

你不是阿明阿成,应该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