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1, 2006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小學的時候,總有很多機會代表學校出賽,也文也武。C型華小,學生沒幾個,要出位很簡單。更何況頂著我姐的光環,出位對我來說更是易如反掌。每年的年終頒獎典禮,要是沒我和囉唆的家教協會主席參與,應該很快就會結束,也不會害到在台下釣魚的同學被變態的女老師cubit。

要上中學時,走了個狗屎運。雖然UPSR沒報考國小的馬來文試卷,竟然還能誤打誤撞直昇中一,省下了在預備班虛度光陰一年。上了中一,給一些以功課成績為人生目標的同學視為假想敵,也因此成為了青春期女生們的性幻想對象。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這句話應該是對的。上了大學,上天居然收回賦予我的神功。面對功力突然減半,腦力勉強還能應付三國志V和Red Alert,終究還是免不了在成績上被他人殺個片甲不留,差點畢業時都沒得戴金牌。出了社會工作,更了解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沒了飛天遁地的功夫,只好腳踏實地的做人。慢慢的學會了一份耕耘,一份收穫。偶爾經過賣TOTO的地方,看到裡面的安娣hiao hiao的向我招手:『嚴濤峇,買張馬票啦~』

抵不過對人性原始的誘惑,還是會按奈不住進去光顧她,看看上天是否會有如我小時後一樣的眷顧我。

4 comments:

kinkyskiny said...

別去紅燈區就好了

阿祥 said...

看来你我他皆是同道中人!

hoo'ray see true said...

kinkyskiny:
不是不想去,只是內人盯得緊,比較難脫身。

阿祥:
看來我們得到中正機場斬雞頭、燒黃紙結拜去--現代桃園三結義。

eng nean said...

嘿嘿嘿!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