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07

期待2008

今天是二零零七年的最後一天,現在的你,很可能在忙著回覆不斷收到的祝福短訊,也許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二零零八已經走馬上任,而二零零七正式走入歷史。

有些人或許還在回顧二零零七的事件,有些人可能已經在為二零零八的目標開始做準備。

無可否認,二零零八年還真的是一個期待的年頭。有人期待北京奧運;有人希望大馬大選反盤等等。

而我比較簡單一些,就只期待那2008,二零零八……

Friday, December 28, 2007

明年會更好

最近沒甚麼上部落,也沒甚麼文章可以和大家分享。本來就不怎麼的人氣,更是掉到谷底。還好自己最近意氣風發,總把一些『氣』給要了回來。

一個年頭,就這麼咻的一聲走到了盡頭。回想今年內,為自己所定下的目標,基本上都達成了。人也許不可以太貪心,不能把目標訂得太高,不然年終回顧,總會大打折扣。

祝大家,在來臨的一年裡,可以事事順心,明年會更好。

Sunday, December 02, 2007

也是成語

江湖救急,常被相助兄弟們用的字眼就是:兩肋插刀,在所不辭。

多麼豪邁的口氣。可是有些行走江湖的兄弟們偏偏讀的書不多,字不太會唸,常常有意無意的唸成:『兩力(粒)插刀』。

在兩粒蛋插把刀,所付出的可真不少。

回顧九十年代的流行名詞──姑爺仔。這個職業,是許多男人夢寐以求的。只是沒有多少個肯承認和行動而已。

姑爺仔,也算是江湖人士。豪邁的兩肋插刀,並不適合用於他們身旁的女人。可是為了愛,女人們一樣可以用她們的雞白皮,兩片插蕉。

Monday, November 26, 2007

唯靠改名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功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

一個人能否成功、發達,照古人說法,基本上就是寄託在以上這幾句。也許大家都覺得這樣很迷信,根本沒有甚麼科學根據。偏偏有人怕沒錢,就為自己改名洪鑫──金有如洪水般湧來。

雖說迷信,可是我們的大馬教育局卻深深相信這句名言。大家都可以看得出,我們的教育系統明顯是出了一些問題。本地大學從排行榜,一落千丈。想解決問題就得從幼苗著手。

既然天生沒那種命,也沒那個運。大學地點也不見得建在風水地。我們又不能寄望領袖為我們修的功德,讀書更不是我們親愛友族的強項。

為了解決問題,根據古人說法,第六招就是改一改名。我們的政府考試名稱,一再改了又改,換湯不換藥。一陳不變的填鴨式教育,改了一百個名稱又怎樣?

Sunday, November 18, 2007

緊急電話

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突然急需他人幫忙,你會想到誰?通常我們都會馬上想起我們的至親好友。這個問題也許不會難倒太多人。

把問題引申:離鄉背井的你,有一天接到家鄉醫院打來的電話,通知你有家屬入院,需要你的簽字同意,以便動緊急手術。這種情況之下,你有想過你還能向誰求救?

這種事情,在幾個星期之前發生過。還記得那個星期一,我接到素未聯絡,內子那遠嫁香港的表姊來電。電話一端傳來她哽咽的聲音,首先介紹了自己,再要求我到醫院去探望她緊急入院的母親。

我趕到醫院,看到躺在加護病床上的阿姨,在藥力的控制下,並沒有清醒過來。我向護士瞭解了情況後,再向表姊報告。我沒資格代表她簽字,只能等待她傍晚飛抵再做決定。

短短的一個星期內,阿姨不敵死神的召喚,離開了人間。整件事是如此匆忙的結束,如今一切已經塵埃落定。

事後表姊告訴我,她在接到醫院的電話後,原本想打電話給居住在新加坡的舅舅們,可是她找遍了電話簿,卻沒有一個親屬電話。無奈之下只好打給我,一個她能在電話簿裡找到的新加坡聯絡號碼。而且,我在她電話簿裡的紀錄,還只是『表妹男友』,可見多久沒有更新了。

埋藏喪親之痛,表姊回去香港,而我們也一樣繼續為我們的生活而忙碌。往後能否繼續來往,一切都還言之過早,隨緣吧。

這不過是人生中一個普遍的生老病死故事。但我卻希望你能停下你所謂的繁忙腳步,看看自己手機裡的電話簿,能否在你急需時,找得到一個可以撥通的電話號碼。

Monday, November 12, 2007

善長仁翁

小的時候,總是聽大人說,長大後當醫生好。怎麼好法?最好的說明就是,當醫生可以賺很多錢。這麼一說,小孩子們就容易明白。

『醫生會在病人垂危時,及時伸出援手,把病人從死神手中搶救回來。』這麼單純的解說通常只能夠出現在小學課本裡。一般小孩的理解能力比較差,所以不能說得太深奧。

我們斷不能告訴小孩:『當醫生很賺錢,病人沒錢不必為他們開刀治病。有錢可以插隊,沒錢繼續排期。』別說小孩不懂,就連一些大人也未必能理解。

即使醫生本人有俠義行醫的意願,他也未必能如願。醫院儀器非他一人可以簽字動用。再看看我們醫學系畢業的朋友,多少個是肯自願委屈在政府醫院的?只要時機一到,個個都往私人醫院跑。

別一昧怪罪遷升偏差的問題,撫心自問,還不是那『利』字搞的鬼。這個社會體系、制度就是如此制定,沒說誰對和誰錯。只是一句六字箴言:凡事沒錢甭談。

當個醫生救世人,我絕對不相信這一套。我情願做個唯利是圖的有錢人,在我任意揮霍後所剩下的余錢,因為不想繳稅而拿來救濟有需要的人,當個被人歌誦的善長仁翁更為實際。

Saturday, November 03, 2007

風水地

收到一封電郵,覺得很不錯。趁這幾天從醫院來回的空檔,順便更新部落。
這個地方很適合給我們的政治人物做風水地。
--------------------------------------------------------------

Are the residents called Fuckers?

What are the mothers called?

What would you be learning at the Fucking High School?

Does the Fucking Hospital help you with anything else?

If your friend came from another town, he wouldn't be your Fucking friend?

What do you ask a pedestrian when you want to mail a letter, 'Excuse me, where's the Fucking Post Office?'

And, perhaps, it's just like in America... you can never find the Fucking Police when you need them!

NOW YOU CAN FORWARD THIS TO ALL YOUR FRIENDS WHO KNOW NOTHING ABOUT FUCKING!

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南柯一夢

每一天翻開報紙,總是覺得太多無謂的新聞圍繞著自己。一些本來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卻又不停的重演。可是很多人卻可以在拿到大選糖果後若無其事般的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有一天,在看了這些垃圾新聞後,突然有感而發:『我國為甚麼還需要英達瓦特?這麼多吃大便的政治人物,難道不能夠處理掉我們的排泄物嗎?』

在一旁的老爸,突如其來的把我緊緊抱著,深情的對我說:『孩子,你沒讓林伯失望。你的確是國家棟樑,國家的未來就得靠你了。』

我沒辜負老爸的期望,我最終當上了國家領導人,為了避開吃大便的問題,我繼續讓英達瓦特為我效勞。我無須做太多事情,就可以袋袋平安。錢我可以盡情的花,只要沒驚動大家,沒甚麼是買不到的。若有事情發生,大不了就找個替死鬼,反正天塌下來,我會當被蓋,然後在溫暖被窩裡,盡情的上我那風韻悠存的新婚妻子。

今天,我依然看著報紙,偶爾為自己的成就掩口偷笑。看到身邊的嚴父突然變成了慈母,但求證明自己沒有在作夢(你們一定以為我會賞自己耳光,錯了!),轉身二話不說反手呼了老婆一巴掌。

沒錯,這一切不是夢境。看著鏡子裡傷痕累累的自己,我只能感嘆好事沒發生在我身上而已。

Monday, October 08, 2007

啞劇解讀

每一次在電視上看到企鵝,都會不自覺的想起多年前在菲力浦島 (Phillip Island)看小企鵝回到岸上的那一幕。

記得那一天特別冷,也許從南極吹來的風會特別刺骨。我和內子包得像粽子一樣,坐在當局為觀眾設定的席位,等待游離海岸一百公里外去捕魚的企鵝回來。它們每天在日出前的一個小時內出發,然後在太陽下山後才會成群結隊歸來。

我們還算運氣好,在預期的時間內等到企鵝回來。若只是純粹看著成群的企鵝歸來,也許不會有甚麼特別的感觸。每一支隊伍的隊長,會在隊員上岸後看似在點算人數,再一起往洞穴走回去。

要知道企鵝們出海捕魚,和人類漁夫一樣有風險。我們就剛好看到其中一隻企鵝,因為受傷而被管理員帶走療傷。碰巧那一隊的企鵝隊長沒有發現受傷的企鵝已經被帶走,它進入洞穴後,不停的進出尋找那受傷的企鵝。

它不斷的向剛到岸的其他企鵝隊伍走去,試圖找尋那受傷企鵝的下落。看著它衝到海裡快速的找尋,一陣子後又回到岸上,重複的詢問剛上岸企鵝群。在場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它的焦慮。

我不知道它後來有沒有得知那企鵝的下落,只是我知道那個晚上絕對是折騰它的一個夜晚。也許這一幕只是我個人的啞劇解讀。有時候我會想,若有一天我迷失了,會不會有人像那企鵝一般,四處尋找我的下落,然後牽引我回航。

Saturday, October 06, 2007

超人自傳(六)

服裝篇(下)
在上一篇,我向大家交代了底褲外穿的原因,藉此希望能讓大家更了解我不為人知的一面。電視裡關於我的故事,你們是看得多了。在這裡,我所告訴你們的,都是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

緊身衣雖然能展示我壯碩、撩人的軀體,但是為了維持它,卻害我把不少錢往健身房砸。長期吃漢堡的我和一般吃米飯長大的人比較,確實較容易長肉,沒法子只好花錢鍛鍊腹肌、胸肌、手臂等等以繼續成為女人和基佬的性幻象對象。

說真的,當記者的薪水並不多,這麼的花法讓我很吃不消。我其實也不是很明白為甚麼會有記者朋友可以隨意花錢買長肉劑。建議他不要把精華都浪費在沖涼房裡,留著也許會改善體質。切記三碗飯一滴血,三碗血一滴精,希望不會是忠言逆耳。

雖說我的招牌是鑽石王老五,但我卻『仙』都不『仙』下的那一種。為甚麼說是鑽石王老五呢?看看我胸前的鑽石形狀,再加上一個S,那個S就是和我們去問神求千字的道理一樣,是5來的。

不只這樣,我還因為每次變身後,衣服放在電話亭裡,每回去找都沒一次是找得到的,不得已花一大筆錢再買過。曾經看過研究報導,大馬人民的誠實度不是很高,路不拾遺很難得,通常都是路拾不遺。要知道一套西裝可是不便宜,若是你曾經在電話亭裡撿過一套衣服,別猶豫馬上通知我,我會派人去跟你要。

聯絡方式很簡單,你只要在家門口掛起國旗,然後將你的紅色底褲掛在國旗上面作為記號。很快的,我的紅頭特派人員就會大班人馬蜂擁到達你家。反正他們閑著也是閑著,只會殺殺豬、殺殺狗過日子,真正的大賊不見得他們會去抓,也許他們都期待我能代勞吧。

-----------------------------------------------------

現在的世界已經變了,到處都在上演無間道。警察局裡,你可以看到很多個劉健明,個個爭著:『我是壞人』、『我也是壞人』這幾句爛對白。然後你又會看到很多壞人假扮警察:『我是差人』、『我也是差人』的跟你要錢。

整個國家亂七八糟,罪案一單接著一單發生,簡直是比囉唆的台灣連續劇還要多集。你們也許都在怪我,為何令伯這個超人還不挺身而出。原因很簡單,超人本來就是虛構的,超人的出現只是為了滿足在現實生活不如意的人而產生的商業產品。

即使是真的有超人,也改變不了多少。大家都那麼自私,個個都想著問題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可以把社會新聞當故事書讀。

想改變,就不要期待奇蹟,請行動。
(不再續了)

Monday, October 01, 2007

超人自傳(五)

服裝篇(中)

續上篇,底褲外穿這件事是逼不得已的。還記得第一次出差時,我絕對是把底褲穿在裡面的。

那一次,是我在聽到一位女孩不停的喊救命,決定挺身而出。我以光速飛到女孩身邊,那女孩哭著對我說,她的五分錢掉進了水溝裡。當我還在猶豫時,女孩拉著我的披風:『帥哥哥,可以幫我撿起來嗎?』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反正也只是舉手之勞,蹲了下去準備把不值錢的馬幣五分撿起。就在這時候,『嘶』一聲,褲子居然裂開了。而裂開的地方,竟然是我最堅硬的地方。當然我不能單純的以為那女孩還不懂人事,從她破涕為笑看著裂口裡的紅底褲,就知道她純真的思想已經被污染了。

呼咻一聲,我離她遠去,只為保留我清白之身。回到家裡,看著那裂開的褲子,即使是縫了線,依然還會看得出痕跡,有礙美觀。況且褲子太緊,每當勃起總是特別辛苦,反到裂開了之後,弟弟覺得舒服得多了。

將錯就錯,索性把底褲穿在外面,一來可以把裂口遮住,二來可以鬆開二十四小時緊繃著的弟弟,三來可以逢賭必贏,四來可以突出超人特徵。一石幾鳥,何樂而不為。

今天你們終於知道,凡事並不是從片面所看到就可以作結論的。做人千萬不可以膚淺,也不要把自己的想法當作事實。更何況這世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甚麼時候真,甚麼時候假,根本沒有人能知道。

(再續)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超人自傳(四)

服裝篇(上)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超人就靠那緊身底褲外露裝。雖然我是萬人迷,但是把底褲穿在外面的這件事,就被大家無時無刻的拿來取笑。其實我還算好了,起碼只是把地球人所習慣穿在內的底褲外穿,總好過蝙蝠俠那個傻瓜,把整個底褲套在頭上。

我並不是真的那麼笨到把底褲往外穿。在這裡,我即將要告訴大家真相,而你們這麼多年來的誤解,只是證明了你們凡事都只是看表面,做人又怎麼可以那麼膚淺?

不是我喜歡穿緊身衣,要知道我這件超人裝,是我死鬼老竇老母留下的,對我來說是很有紀念價值的,況且我是飽讀詩書的人,絕對不可以因為我個人的不喜歡,就可以隨便扔掉。這樣是會被雷公劈的。

話說當年父母為我裁剪這套衣服時,我還在喝奶(別忘了我也是哺乳動物,對有奶的東西也是相當有興趣的)。父母根本沒有想到我會長得那麼粗大,啊paiseh,是壯大。他們所縫製的這件衣服,尺碼小了一號。要怪就只能怪他們兩人的人中太短,沒能看到我長大,以便能縫製合我身的衣服。

長大後,第一次穿上這件衣服,真的是緊得要命。那個感覺就好像A奶姑娘在死命擠出G奶一樣。無可否認視覺上確實是有很好的效果,但是我們內心卻希望有人能趕快來為我們鬆綁解脫。

緊身衣,不是人人能穿。太胖的穿起來像在綁肉粽,而且是有三層肉油往外滴的那一種。太瘦的就像真空包裝的無錫排骨一樣,味道也許很好,但是一聯想到中國黑心食品就覺得有點噁心。還好這世界上有一種叫做長肉劑的東西,想知道效果可以留意這傢伙

(再續)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超人自傳(三)

我的童年是相當愉快的。在還沒有發覺自己有超人的能力之前,生活倒是有點枯燥乏味。每天就只是玩芭比娃娃,幫她們脫衣服,穿衣服。反而在發現自己有超人能力後,簡直是日日精采、夜夜笙歌。

晚上悶的時候,可以飛上天看星星,再不然也可以用穿牆眼看妖精打架。別看一臉正經的班主任,夜深人靜時,為人師表一化身就成了非洲饑渴母老虎。我承認這麼做有點缺德,但是從中卻讓我深深體會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個道理。

雖說我擁有超人能力,但養父母總是千交代、萬吩咐絕對不能炫燿給其他小朋友看。他們還時時刻刻提醒我:『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就因為他們的苦口婆心,使我覺得責任太重大,太有壓力了,還不如當個平凡人。話雖然這麼說,但是我卻看到很多沒有本事的人也可以抗起很大的責任。比方說不會治國卻能夠當領袖這回事,唉!今天還是別說政治了,免得有讀者說我的自傳太政治化了。

小時難免會調皮,因為我能飛天遁地,所以並不知道甚麼天高地厚。偶爾被其他膚色小孩們攔路:『雞那巴比』,我就會回敬:『布豆霸航』或者是『瀑機馬航』這幾句普便的遊戲密語。有了這幾句,那些小朋友們就會擺陣,而我就開始我的通關任務。

打架我從來都沒有怕過,反正拳頭打在我身上,根本沒甚麼感覺。為了應酬無聊的小朋友們,偶爾我會假裝疼痛,然後在趁他們沒留意時,補上至命的一拳。打架總得有輸有贏,有時候讓讓他們,這樣才會有架打嘛。

雖然我們時常打架,但是感情也還不錯。只是後來長大因為深造問題,再加上出了社會工作,開始讓金錢和政治人物左右了思想,之間的感情就好像在用避孕套一樣,有了一層隔膜,沒像以往般那麼水乳交融。

來個題外話,有人應該想藉我的名氣來谷自己名氣,把某人的頭像剪貼在我健碩的身體上。但是念在那頭像的主人剛剛動過手術,暫且不和他計較那麼多。雖然我不打算告他侵用版權,反而是我引用他那張照片,還得額外小心。要知道那人告人的技術,高我很多級,一不小心告我屌你屁股,那還得了?

(再續)

Monday, September 10, 2007

超人自傳(二)

雖然我是養子,但是養父母卻待我如他們的大便一樣,視如己出。他們還為了我的身分,守口如瓶大半輩子。秘密留在心裡沒說出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大家看看市場上那麼多的八卦雜誌就知道,揭人瘡疤,是多麼痛快的一件事。

養父母對我的愛,絕對是毫無疑問、毫無保留的。即使被叫進羈留所,脫光衣服拉耳朵,我相信他們也絕不會透露我的身分半點口風。因為他們知道,若是我的身分被揭發,我絕對會被驅逐,他們是捨不得我的。

大家知道我們的政治人物,動不動就開口把自己的公民趕走。連自己的公民如此不珍惜,更何況是我這個宇宙孤兒。你們還好,被人趕走的話,起碼是被明確的趕回中國。要不是中國人口太多,相信Balik China(回中國)這個驅逐令很可能會被實現。

可是換做是我,我該怎麼辦?我可以去那裡呢?只怪當年老爸把那飛船撞懷了,根本不能起飛。即時你們熱心相助,可是憑你們的科技,別說幫我修好飛船,就連製造一輛國產車都有問題,安全品質更甭說了。

雖然我非法入境的問題困擾著我的養父母,我倒是相當樂觀。這裡的非法外勞那麼多,再加上勞工部和移民廳的辦事效率,他們take起心肝要抓都沒那麼快輪到我,更何況我已經擁有一張難分真偽的身分證。別問我是怎麼弄到那身分證,反正有錢能使鬼推磨,要問儘管去問沙巴人,他們懂的比反對黨爆的料還要多。

(再續)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超人自傳(一)

很多偉大或者是傳奇人物都會有自傳,考慮了自己也是這類人之一,照例應該寫個自傳,讓大家更了解我。

我是個孤兒,自小給外國人扶養長大。父母在一次的交通意外中喪命,那一次的意外,據說是和流星雨有關。老實說,我卻一直都懷疑父親大人他考取駕照的過程是否合法,反正在這個國度裡,用錢買駕照根本就是司空見慣的事兒。

大家都以為我是美國人,其實我是大馬人來的。看看我變身後的裝扮,有紅、黃和藍這三種顏色組成,靈感絕對是從我們的輝煌條紋那裡得來的。雖然間接的,我把國旗穿在身上,卻沒有甚麼政治人物敢拿我怎樣。再說,美國國旗,哪裡有黃色嘍?講到這裡,順祝我親愛的馬來西亞,50歲生日快樂。

大家都知道我有個英文名字,沒辦法啦,因為長期旅居國外,養父母也是洋父母,只好像大馬一些崇洋媚外的人一樣,為自己取一個才氣十足的洋名。至於這個英文名字是後期才取的,而且是幾經翻轉後的成品。記得小時後,人人都叫我『Ki Ho Lang Kan』,因為北馬福建髒話一般速度會比其他的方言來得較快一些,變成了『Kelang Kan』。你們也知道啦,洋人會把『Kan』讀成『ken』,所以久而久之就成Clark Kent。

大家不用質疑,為甚麼一下子北馬,一下子洋人國家。因為我是超人,空間是限制不了我的。如果你們覺得荒謬,不高興,你們可以離開。難道我所說的還會荒唐過有人所說的『I have been fair, I want to be fair, I’ll always be fair』?

很可能是我誤會和聽錯了,那個人講的也許是『I have been to fun fair, I want to be in the fun fair, I’ll always be enjoyed in the fun fair』。反正每次有大人物說錯話都是我們的錯誤報導(別忘了我的正業是攝記)。說到Fun Fair,應該很少有小孩子是不喜歡的。也許普羅大眾都像小孩子一樣,天真無邪,容易被哄受騙。

言歸正傳,大家都很好奇,為甚麼我會被叫做『超人』。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的能力超越了所有窩囊人類,理所當然是『超』人!如果我只不過超越了豬,那你們大可叫我超豬。若是我只能超越令堂,那當然要被叫作『超你老母』,如此類推。

不幸中的大幸,我不止超越了令堂,也超越了所有人類.因此免了每次飛過,都會被人指著:『It's a bird? It's a plane? No, it's「超你老母」.』這個尷尬的局面。

(再續)

Sunday, September 02, 2007

來個預告

回看自己,直至這一篇共寫了99篇的部落文章。說到多,並不是真的那麼多。我也不希望隨便Cut and Paste來欺騙每天定時進來我部落格的朋友們。

打從我開始寫部落格,一直堅守自己對自己許下的承諾,起碼每一個星期會有一篇文章更新。但是偶爾事與愿違,曾經有幾次隔了好久才更新部落文章,導致流失了一些部落友......

內子問我,寫部落格真的那麼過癮嗎?其實真正過癮是能讓其他人過癮。這樣我才能當癮中之王啊!

從第100篇開始,即將有不一樣的東西,敬請留意。

Thursday, August 30, 2007

I Love You

Miskipun nenek moyang aku datang dari Tanah Besar China, tetapi jiwaku tetap Anak Jati Malaysia. Aku tidak tahu menyanyikan lagu kebangsaan China, bendera merah berbintang lima tidak bermakna kepada aku.

Tanahairku tetap Malaysia, Jalur Gemilang tetap bendera kebangsaanku terbangga. Ini hakikat sebenar, tiada sesiapa boleh menafikannya. Zaman aku tidak lagi sama. Aku tidak lagi hendak kembali ke Tanah Besar China. Situ bukan tanah airku, situ begitu asing kepada aku. Sebahasa tidak sebunyi, sewarna tidak sehati.

Hubungan antara orang Cina dengan orang China hanya tinggal budaya dan sejarah lampau sahaja. Sejarah baru orang Cina Malaysia bermula apabila tongkang-tongkang mula berlabuh di perlabuhan Melaka.

Dulu aku tak faham, kenapa ada orang merasa lebih mesra dengan pendatang baru yang menyeberangi selat Melaka dibandingkan dengan pendatang yang menyeberangi Laut China Selatan berdekad tahun dahulu.

Tidakkah kita mengharungi segala yang berlaku di bumi tercinta ini sejak 50 tahun dahulu? Tidakkah kita berkongsi sebutan bahasa yang sebunyi? Kenapa? Kenapa ada pula orang lebih sudi berkongsi kejayaan dengan pendatang yang hanya datang kebelakangan ini? Takkanlah kamu lebih suka melaungkan “Malaysia Bisa” berbanding dengan “Malaysia Boleh”?

Aku sangat faham, di mana bumi dipijak, si sana langit dijunjung. Aku tak pernah mengharapkan orang China datang menyelamatkan aku kalau ada orang cuba memandikan kerisnya dengan darahku. Bagi orang China, “Inikan hal keluarga orang lain.”

Jangan hambat aku lagi. Walaupun ada sebangsaku yang berhijrah, bukannya bencikan negara, tetapi cemus dengan airmuka ahli politik yang kurang ajar. Bumi ini telah dicemari politik, taktik kotor politik membina jurang yang dalam. Kedalaman ini cukup untuk menembusi bumi tercintai ini, kepada dua bahagian, bumi dan non-bumi....

Aku harap kita semua dapat membezakan antara “Negara” dan “Kerajaan”. Aku cintakan Negara, tetapi jangan paksa aku mencintai kerajaan yang tak guna. Kerajaan tidak seerti dengan Negara.

Selamat menyambut Hari Kemerdekaan ke-50, Malaysiaku tercinta!

Monday, August 20, 2007

荒謬

曾經迷魂黨縱橫大馬,很多安娣都中了招。這些中招過程幾乎千篇一律,在短短幾分鐘的交談之間,忽然一陣氣味傳來,就會懵懵懂懂,將自己畢生儲蓄拱手交給認識不到幾分鐘的人。

我曾經懷疑這些受害者的定力,也絕對懷疑是他們自己的無知與貪婪才會使之上當受騙。但是自從我認識了迷幻黨的始祖--Jean Baptiste Grenouillea之後,我再也不敢小看迷魂藥的威力了。

要知道真正有威力的迷魂藥,不只能讓你破財,還能讓你寬衣解帶,在大庭廣眾下集體性交。坦白說,要是我在場,不必甚麼迷魂藥,我自動會加入盛況。

這部荒謬的片子,好或爛,見仁見智。但是若真有此一事,造藥功夫失傳,還真是太可惜了。

Tuesday, August 14, 2007

感恩的豬

有人因為把國歌用在創作裡,背負了侮辱國家的罪名。不單如此,有關當局也斷定他侮辱了回教,更破壞了種族和諧,必須道歉。

『被侮辱者』的抨擊聲音,有如萬箭齊發,一併射向他。每個人有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事件。他的創作,有沒有侮辱成份,見仁見智。

或許他沒有小心處理『敏感』成份的創作.但是所引發的後續爭論,卻可以讓我們看清楚大馬華人的處境。我們與當年的印尼華僑,根本沒甚麼兩樣。

這個事件,足以讓他人對我們喊打喊殺,排華意識永遠潛伏在部份馬來族群的內心。對他們而言,我們只是不懂得感恩的豬,人人得而誅之。

Sunday, July 29, 2007

兩極端

一個國家的素質,可以從簡單的兩個東西看得出來,一個是公廁,另外一個是公共交通系統。

今天這一篇,先給大家來客開胃菜,關於公廁裡的馬桶。

照片裡,是個先進的馬桶。大完便,可以按個鈕,讓它幫你清洗屁股,可以選擇直射或者是花灑式,水的衝力相當強。

這種馬桶,會有兩種極端用戶群,一群極度喜歡,另外一群會相當抗拒。喜歡肛交的屬于前者,後者就是有痔瘡的人。

Wednesday, July 18, 2007

低智商

整個事件,有如裹腳布一樣長和臭,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省略無謂的內容,簡略的發洩一下就好。

前幾天,在返家途中接到某人的電話,恰好地鐵快要進入隧道,因為信號不是很好,就告訴他遲一些再打給我。

沒想到過了幾天,有人告訴我,那個人投訴說我欺騙了他。說甚麼我謊稱在開會,明明就聽到背景聲音是在地鐵裡。

也許真的是電訊公司信號的問題,也許是那個人在顛倒是非,把一句簡單的話複雜化。我無從證實我沒說過我在開會這回事,坦白說,對我也懶的多加解釋。

聽了這些話,其實我很生氣。不是生氣被告狀,而是生氣講這句話的那個人,需要如此詆毀我的智商嗎?我會愚笨到說這種低能謊言嗎?有來電顯示服務,我根本就可以拒聽一些無聊來電,又何必去撒白癡謊言。

Wednesday, July 11, 2007

賠錢貨

最近出席了親戚女兒的婚宴,如果她所炫燿的女婿家庭背景是真的話,那麼這位親戚的女兒真的很本事,能夠幫她媽媽釣到如願的金龜。

曾經,在華人家庭出世的嬰兒,是個女孩的,她就得背負著『賠錢貨』這個名詞。傳統的觀念,嫁出去的女兒如同潑出去的水。養了十多年,嫁了出去就便宜了夫家。

坦白說,『女兒=賠錢貨』這個方程式,不管以前或現在,都有點不符合邏輯。先不說聘金和嫁妝,單是夫家接手養媳婦,長年累月下來,這筆賬就不是那麼簡單。

不必我說得那麼詳細,大家都知道以簡單的算法,女兒未必是賠錢貨,除非男方願意當小白臉,搞不好賠錢的反而是有小鳥的那個。更何況現今社會,怕老婆的男人多不勝數,賠錢的誰,大家都心裡有數。

Thursday, July 05, 2007

說狠話

新加坡《我報》,是本地第一份免費的中文報紙。剛開始的時候,我對它是充滿期待的。偶爾在地鐵站看到有人在派報人還沒來之前就在排隊等待,總覺得新加坡華文有救了。

曾經何時,只要我出門遲了一些,就拿不到報紙。可是最近,感覺越來越少人拿,或許是數量增加了我不知道。反觀另外一份免費的英文報TODAY,人龍可以轉了好幾圈。可謂生意興隆,門庭若市。

《我報》的讀者不多,也許是新加坡熱愛中文的人不多。但是我卻認為真正的原因是本身內容所導致。翻開《我報》,時事報導佔的篇幅是少之又少,勉強跟的上時事腳步的是那娛樂新聞。辦報的方向,跟一些小報根本沒甚麼分別。

雖然目標是鎖定初級華文程度的讀者群,但絕不應該讓內容和中文程度掛勾。小版報紙,不一定就是小報。若是以此區分,把話說得狠一點,那《我報》應該只可以和555簿子一樣小。

Thursday, June 28, 2007

令伯忍

也許我是kampung仔,所以習慣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能有太多的聲音,只要睡房外有太多的動靜,就會難以入眠。

記得老家隔壁的死狗,因為天生的陰陽眼,偶爾看到一些好兄弟,整夜亂吠亂叫。很可能是聯想到好兄弟,必須等到它吠完,我才能入睡。有時候不懂哪裡來的思春野貓,在屋頂大喵特喵,相約開屌。這叫聲,根本不能讓我有勃起的勁兒,卻只有讓我睡不著的份。

雖然如此,夜間旋律般的蟲叫聲、雨點打在鋅板的聲音,倒是我舒服的入眠曲。

小時後養成的習慣,到現在還是很難把它改掉。如今生活在城市中,雖然沒有了貓貓狗狗的叫春呼鬼聲,取而代之是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機械嘈雜聲。

不要緊,頂多忍多一個半年。

Thursday, June 21, 2007

寫意午夜

以前唸大學的時候,總是在三更半夜做功課。最常陪伴我的就是那午夜的電台。

還記得當年MyFM剛剛啟播,半夜的廣播沒有商業廣告打擾,也沒有DJ刺耳的聲音,就只有歌曲和音樂。

聽電台,不像聽CD那樣,由得我去選擇歌曲。偶爾播出動聽且有畫面的歌曲,就會讓我的頭腦特別清醒。熱騰騰的咖啡,冒出輕輕的縷煙,飄散在略有寒意的小房間裡,這一切一切都相當寫意的。

只是出來社會打工之後,每天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並不允許這麼寫意的夜貓生活。也許我應該在這來臨的週末,再次嘗試過這樣的寫意午夜。

Saturday, June 16, 2007

兒童不宜

一根懶叫直翹翹
送給寶貝做管簫
蕉兒對著口
口兒對正蕉
蕉頭射出白白的洨
好寶貝一滴一滴吞下了

好寶貝一滴一滴吞下了~

Tuesday, June 12, 2007

要謝謝我

想問各位女性朋友,妳們談過戀愛嗎?再深入一點,妳們還保留著處子之身嗎?

也許有人會不好意思回答這種問題,因為妳是一個保守派的女人,說甚麼都要堅持把第一滴血留到洞房花燭夜。我告訴妳們,這些思想已經不適合這個年代。

我並不是在鼓勵婚前性行為,但是當妳們翻開報紙,看到無窮無盡的類似相關報導,是不是時候考慮不再堅守妳們的矜持?與其便宜了那些等著天收的惡人們,不如考慮妳們身邊的男人。

男人們,要是你條妞多年來,一直讓你隔山打老虎,偏偏今晚忽然讓你打真軍,你可以查看她的網上遊覽紀錄,也許她有在看我的部落格。得嘗所願的你,別忘了我這個讓你破處的恩人。

Sunday, June 03, 2007

開不了口

有時候,肚子總會累積著一大堆空氣,能無憂無慮的大肆把它放出來,絕對是一大樂事。可是偏偏有時候,時間和地點並不允許這麼做。

就有一次,在開會的時候,忽然嗅到一股實在難以分解的味道。那個味道臭到有點想讓我罵三字經。念在場開會的幾個可疑嫌犯,職位都高過我,所以才硬生生把那三字經和臭屁吞下肚子。

看得出在場的幾個人,大家都很努力的憋氣。但是肺活量比不上屁味來得強,大家只好分工合作,一起把屁吸進去,趕快解決這一場浩劫。

以我高智商的推理,放屁的王八蛋,應該是職位最高的那個。原因很簡單,因為直到會議結束後,都沒有人敢開口責問,整個會議的過程,是誰提供陸續有來的毒氣。

Friday, June 01, 2007

分別

今晚是在東京的最後一夜,原本打算去附近的便利店逛,買一些東西回去孝敬鄉親父老。

但是離開辦公室時已經是九點了,再吃個晚餐,已經是十點半。回到酒店都快十一點了,想到出門,都已經很累了,所以應該沒甚麼好東西帶回去。

出差和旅行,最大的差別就是在這裡。雖然如此,機場將會是我最後衝刺的一站,還是有希望滿載而歸。

Friday, May 18, 2007

隔世手機

最近看到新傳媒优頻道即將播映港劇《隔世追兇》的預告片,很有感觸。也許是預告片的剪接很出色,也許是那首《無神論》配得很成功。但是真正觸動我心的是郭靖安所講的那句話──『爸,已經很久沒聽到您的聲音了。』

爸爸去世也快十八年了。十八年前的今天,他渡過他人生最辛苦的兩個星期。看到他鼻子插著管子,把體內骯髒的液體排出,手上一樣插著保命的輸血管子。沒能開口說話的他,眼眶濕潤的看著我們,這一幕是那麼的深刻。

那兩個星期裡,更痛苦的應該是媽媽。每天從玻璃市往亞羅士打醫院奔波的她,期待爸爸會一天天的好起來,可是事與願違。勉強在衛塞節那天,爸爸迴光返照,開口要求媽媽帶他回家。

媽媽想到當天是衛塞節,叫不到架霸王車,就告訴爸爸隔天就帶他回家。晚上十二點一過,媽媽只聽到『嗯』的一聲,爸爸就這樣走了。媽媽也遵守自己的承諾,帶了爸爸回家。可是,根據華人習俗,爸爸根本沒進入家門……

戲裡,郭靖安還有一支水壺般的大哥大,可以隔世聽和他爸爸通話,而我卻只可以用記憶,收錄著爸爸的聲音,牢記他對我嚴厲的教誨。

Sunday, May 13, 2007

歷史重演

有銀行指定合作夥伴必須擁有至少五十巴仙的土著股權,因此引起了軒然大波。但是卻有政治人物認為這是不錯的做法,這一來可以幫助一些土著行業,提高競爭力。

也有人指責,華基公司聘請員工時,列出中文是必備條件同樣是不公平。可是,那個時候,你們土著也一樣大呼小叫呀!尚禮往來,這次也只不過是學你們而已。

該不該幫忙土著,不在今天的探討範圍。

要對付囂張的銀行並沒有多難,只是看我們華人有多大的決心而已。想像大家不再因為提款機的方便而選擇把錢存進其它華基銀行,單是這一點,就可以讓它嘗試當年土著銀行的下場。

今天碰巧是五一三,一個國家的黑色記憶。事隔四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的領導人依然允許讓歷史重演的條件存在。

Tuesday, May 08, 2007

好事來的

有這種事情發生,實在是太好了。【看看

想像要是能讓馬華當上國陣老大,我們應該可以風花雪月的過日子。

重點是,有沒有他的影片上傳在網路上?有的話,請告訴我,讓我幫這個政治敗類宣傳宣傳。

Friday, May 04, 2007

好好休息

最近比較忙,根本沒甚麼時間來寫部落。這整個星期,真的是累得幾乎一上床就入睡。別說部落格長草,就連蔭毛長到陰莖勃起時會扯痛下體,都沒時間去理它。

前兩天收到朋友轉寄來的電郵,說新加坡某電腦公司有位女生因工作而累死。她去世的那一天剛好是勞動節,所以電郵裡的內容有點小提大作,說大公司居然讓員工累死之類的話。

因為這位女生有上網寫部落格的習慣,所以部落格裡紀錄了她的生活及工作上的點點滴滴,部落格的內容是直至她去世前幾天都有在更新。

看了她的部落格的人都會為她感到不值,同樣我也覺得這事情不應該發生。上網寫部落也許是個減壓的方法,但是在疲憊的狀態下,上網遊覽寫部落絕對更費神費力。不如睡個好覺,好好休息,也許能避免這場悲劇。

我比較怕死,所以累的時候,都不會有甚麼文章來慰勞大家。

Wednesday, April 25, 2007

懶葩彎

最近去看部落格的遊客來訪紀錄,發現有人是從http://google.pchome.com.tw/ 搜索『懶叫』而來到我的部落格。【過來看一看

萬萬沒想到,我居然排名第一,應該可以號稱懶叫人第一名了。緊追在我後頭的都是一些熟悉的懶叫部落友。暫時掌櫃、極品和阿祥緊追在我後頭,看來他們得多加努力了。

這個搜索結果排行並不能代表甚麼,只是讓幾個懶叫人,虛榮的開心一下,更何況我是Number One(懶葩彎)。

後記:目前排名已經被超越了,真的是所謂長江後懶推前懶。

Monday, April 23, 2007

有樣你睇

昨晚特別轉台去看新加坡環球小姐選美比賽,轉過去的時候剛好是精典的問答環節。

其中一位佳麗抽到的問題大概是這樣:『妳覺得新加坡最有可能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中奪取金牌的是那一個運動項目?』

這位佳麗長得並不怎樣,樣貌勉強過得去,就因為這樣,我特別期待她的答案。

她的答案,應該讓很多人跌破眼鏡。她居然諷刺的說,哪一個運動項目單位肯花錢買外來人才回來,就應該可以奪取金牌。雖然她在最後有說到帆船是新加坡最有希望奪冠的項目,但之前所說的已經讓她大打折扣。

當然她所說的不是全無道理,只是未免讓人懷疑她的智慧是否留在家裡沒帶出門,她根本不懂得要怎麼贏取評審的分數。況且她有點搞不清楚狀況,新加坡出錢買回來的,只不過是大陸二線的運動員,要拿金牌,還得問過這些運動員的老祖宗。

萬萬沒想到,這幾個佳麗,沒樣貌就算了,居然也沒甚麼頭腦。所以老人家都說了,『有(蠢)樣你睇』。

Sunday, April 22, 2007

世界在進步

以前的電腦,是個龐然大物。要用整個房間的面積,放下幾架機器,來處理一個簡單的算術問題。幾十年後的今天,電腦演變成今天的樣子。簡單來說,它縮水了,功能卻提升了。

還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吃麥當勞漢堡,不知道是自己的嘴巴小,還是漢堡很大。一個漢堡要吃很久,可以吃得很撐,很有滿足感。幾年前的肯德基,雞肉好大的一塊,兩塊雞肉的套餐,就已經很飽了。

現在,不懂是不是錯覺,發現自己的嘴巴變大,很快就可以處理掉一個Big Mac,三塊雞肉的肯德基套餐,只不過是小兒科。胃的容納量也提升了。明明以前發育時期可以吃更多,現在卻比發育時期更能吃,難道還會有第二度發育不成?

世界越來越進步,生意人越來越會做生意。物品越來越小,成本就越拉越低,錢當然越賺越多。很多東西,不管有沒有跟電子科技有關係,一樣隨著進步的方向,一起縮水,包括錢包裡的錢。

Thursday, April 19, 2007

另類研究

最近看到一個報告,說煙民有年輕化的現象,尤其女生煙民增加特別多。

也許我是比較老古董,看不慣女生抽煙。不是我性別歧視,只是覺得女生口裡刁著一根香菸很礙眼,不符合我的審美觀。

以我個人研究得到的結論,有抽煙習慣的女生是比較容易到手。當然你認為我這麼說是毫無根據,但是你可以自行去考察,試問有幾個女煙民還會是處女。

再往簡單一點的層次想想,連香菸都敢含在口裡的女生,還會怕你的懶叫嗎?

Friday, April 13, 2007

別整後代

曾經寫過一篇與名字有關的文章,今天這一篇,有點異曲同工。

昨天不小心看到內子公司的員工名單,在中國分公司的員工名單裡,看到了幾個相當有趣的名字,在這裡提一提,讓大家參考參考。

有人姓『冷』名『寒冰』,光聽名字就覺得冬天已經到來。其中也有人姓『牛』名『堯偉』。我在猜,若是他有兄弟姊妹的話,應該是『堯守』、『堯倍』、『堯儒』及『堯春』吧。

姓氏是一個家族的代表,沒甚麼機會脫離,除非你入贅外家。名字是跟隨一個人一輩子的東西,當然往後可以取個洋名遮羞,但是又何必讓孩子多此一舉呢?

既然有這麼特別的姓氏,那些即將成為人父的人,也別因為自己的創意,拿孩子的名字來開玩笑。

Wednesday, April 11, 2007

身分認同

有一位小學同學,他有個中文名字,有對華人雙親,過著華人過的生活,可是外型卻是比印度人還要印度人(先聲明,我並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黑黑的皮膚、卷卷的頭髮,可是他並沒有因為長期食用咖哩香料而有我們不習慣的味道(再一次聲明,我並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

其實大家都知道,他是被領養的,而他也不在乎這個事實。對他而言,他和我們其他小孩一樣。坦白說,我們也從來沒有因為這個而排擠他。在我們小孩的眼中,他只是皮膚比較黑的華人。

他雖然是被領養的,卻有一張寫著種族=華人(Keturunan/Bangsa=Cina)的報生紙,連身分證填寫表格裡,都註明是華人。這一切應該歸咎他養父母無心開的玩笑吧。

還記得有一次,馬來老師取笑他特殊的種族身分,說他不是華人,不應該有華文名字,而應該取個印度名字。那老師還時不時叫他Mutu。他深知以卵擊石的道理,只好在那老師的車子畫上幾條沒有藝術成分的線,來對那老師提出無聲控訴。

他自己對我們說過,他認為自己就是個華人。雖然聽起來有點好笑,但是對於那種身分認同感的勇氣,讓我們都對他另眼相看。

他和我們生活了短短的日子裡,我們就已經認同了他的身分。偏偏獨立了半個世紀的祖國,卻一直都把我們膚色不一樣的看成外人,唉~

Sunday, April 08, 2007

神聖的選舉

有時候腦袋空白,不知道應該寫甚麼來娛樂大家。但是只要翻開報紙,總是會有一些事情讓我拿來胡寫一番。

首先發布一則有關神明顯靈的新聞。最近鬧轟轟的馬接補選,國陣候選人賴明忠的父親在日戰時代幾乎被斬首,所幸最後被當地回教宗教師所救!

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是於北根出席一場宗教師感恩講座會上,『揭發』這段神蹟事件。賴氏父親當時連同約50名華裔被日軍捆綁雙手後,正面臨被日軍斬首的危機,所幸被一名叫再蘭尼的宗教師所救。

『再蘭尼當時不願見到那50人被斬首而不斷誦經,不知是否受到感應,那些日軍最後都因肚子痛,而使到他們全都逃過被斬首的危機。』

包括賴氏父親在內的50名華裔後來為了報恩,更發動籌建馬接回教堂。不懂有沒有人因為頭沒有被砍,為了報恩,不計較的把懶叫皮也切掉。

每一次都要等選舉的到來,我們才會有機會看到大馬國民團結、相親相愛的事件。所以說,選舉是多麼的神聖。

Friday, April 06, 2007

珠峰


藍天旗雲飄
隨風任逍遙
離別絨布寺
回眸珠峰笑

(題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西藏)

Thursday, April 05, 2007

好人亂做

今天放工後搭捷運回家,捷運裡沒甚麼人,看到有位子就坐了下去。雖然有位子坐,但是品行良好的我,每到一站就會睜開眼睛看看是否有讓位的需要。

過了好幾站,都沒有遇到需要博愛的人。坐著坐著,居然睡意來侵。迷糊中睜開眼睛,看到一個孕婦就站在我前面。腦袋還沒完全清醒,但是行善的意識已經把我拉了起來。

在我還沒來得及站直,那位印裔『大肚』婆已經搖手搖頭對我說:『No need, no need, you sit, you sit.』

清醒後的我,偷偷瞄了那『大肚』婆,發現原來她並不是甚麼孕婦,只是存了很多天的大便而已。

我在想,那『大肚』婆會對我讓位的舉動,深表感激,還是會罵我渾蛋呢?

Wednesday, April 04, 2007

最珍貴

有時候深思,大人為甚麼那麼迷戀小孩天真的笑容。
原來,真誠的笑容,失去後才覺得珍貴。



Monday, April 02, 2007

左右不分

上次去了台灣,發現台灣人有個很好的習慣。他們在捷運站電扶梯的時候,不想走的話,會自然而然的往右邊靠,讓左邊的人越過。

要是你一個不小心站在電扶梯左邊,你也會被逼快步走。其實這是多麼好的一個習慣。不趕時間的人,就站在右邊,慢慢等電扶梯走,讓那一些趕時間的人追捷運。

反觀新加坡,你會看到左右不分的人,霸住整個電扶梯,在那兒聊天。每一次都要開口趕人才可以通路。

新加坡人不是甚麼都聽政府的話嗎?為甚麼偏偏『Please stand on your left』這句話卻沒辦法聽進去呢?是不是沒有罰款所以大家都不怕,還是真的不會往左邊靠的人,都是不聽話的外勞和外來人才?

Wednesday, March 28, 2007

寬容心

昨天無聊打開電視機,為每一個頻道做了一遍的快速掃描。

忽然有一個頻道的畫面,吸引了我。一個全世界最多回教徒的國家電視台,竟然播放著佛教講座的節目。一位和尚穿著袈裟,背後有一尊大佛像,口裡說著印尼語講佛理。

我揉了眼睛好幾次,確定自己沒有看錯,看到右上角的電視頻道確確實實是TVRI。

那一刻,我真的傻了眼。印象中,在大馬的環境,是不被允許的。馬來文版本的聖經幾乎相等於禁書,用馬來文來傳回教以外的宗教,可以被看成是宣戰的敏感舉動。

老實說,現在的我很少看RTM,不知道是否大馬官方已經有著同樣的寬容心。若是有,麻煩告訴我,以便我安排濟公乩童上去為大家解說仙丹的用處,謝謝。

Tuesday, March 27, 2007

考驗

大約一年前借了五百元給一位剛過來新加坡工作的老朋友,這個老朋友是我從小玩到大的老同鄉。

其實我已經忘了這一回事,不是因為我有錢到不在乎那五百元的程度,而是真的忘了他會向我借錢的事實。要不是和朋友談起來臨的清明節有沒有回鄉的事,提起了他,也不會記起借錢的事。

他,曾經風光一時。想當年他在吉隆坡撈偏門的時候,身為死黨的我也嘗了不少的甜頭。那時候的他,穿金戴銀、身光頸靓。漂亮女友和手機,一個換了又一個。

借了錢給他的初期,我都不敢主動打電話約他出來喝茶聊天,深怕他以為我是在追債。後來好幾次想打電話給他,想知道他的近況、關心他,卻怕他誤會了我的意思。

也許他因為目前經濟狀況不好,沒錢還債而不敢主動找我。我不主動找他是怕他以為我是在討債。久而久之,大家雖然是在同一個小島上,卻沒有互相聯絡了。

借錢,本來就一個考驗。考驗開口借錢的人,也考驗把錢借出去的人。前者必須有勇氣,更必須放下尊嚴。後者則必須承擔應有的風險,也得具有勇於討債的精神。整個借錢的環節,擺明就在考驗兩人的情誼。

梅艷芳曾經說了一句經典的話,當時年少的我沒聽得懂,現在我終於體會到這句話的涵義了。

『每開一張支票出去,就少了一個朋友。』

Monday, March 26, 2007

是時候了

上個星期,去了台灣。昨天回程時,乘搭台北到桃園國際機場的客運。

因為我們是從總站開始乘搭,所以行李一早就放在巴士下的行李箱。沿途上,巴士載了不少人,底下的行李箱繼續被堆滿。

到了機場第一航廈,我和內子就下車拿行李。因為我們的行李被別人的行李擋住了,我就移開一些行李。注意,我只是『移開』,開路給我的行李。

同車的一對香港情侶下車發現他們的行李被別的行李壓著了,男的就用廣東話開口大罵,說甚麼他的東西被壓碎啦等等。司機馬上澄清不是他把其它行李往上放的。那男的居然用半咸不淡的華語,向司機說:『我懂,不是你放的。我不是在講你。』

我轉過頭,看到他在瞪我。知道我被誤會了。他的行李,是在另一邊,除非我把其它行李往他的行李方向拋,不然根本不可能是被我移的時候壓上去的。

原本想對他說:『你有行李,我有行李,大家都有行李,整個巴士的乘客都有行李。憑甚麼說係我把行李放上去的呢?係唔係好好打先?』

念在我心情愉快,懶得和他解釋,也懶得模仿巴士大叔免費表演給他看,任由他去指桑罵槐。

我沒甚麼想說,就只是覺得香港人,都回歸十年了,是時候把普通話講好。

Saturday, March 17, 2007

休假啟事

昨晚寫了一篇《成語新注》慰勞大家,希望笑納。
小弟從今日起休假一週,讓心情放假去。

成語新注

中學時一個好朋友,名字中有個『源』字。他老爸在小鎮上開手錶店,可算是小康之家。

在初中三那一年,他媽媽在以為自己快要停經時,居然還可以老蚌生珠,幫他生了個妹妹。尤其是他老爸,特別開心,證明了自己依然能抬頭做人。可是這個不孝子卻沒有為他老爸感到高興,反而埋怨他老爸老媽,讓他成為笑柄。

今天不說他『不孝』的事蹟,只是想分享一些成語新注。

他為人很好,就是有點奇哥。某場合裡看到有漂亮女生,人就會自然而然的靠過去。因為名字裡有個『源』字,讓他每次破冰自我介紹,認識美女,拿聯絡資料都比較容易。

每一次向美女自我介紹,他都會說:『飲水思源,意思是讓妳每次喝水都會想起我。』

招數雖然爛,卻屢試不爽。聽多了,總會覺得膩,而且膩得有點不想喝水,免得真的會想起他。有一次,當他舊技重耍時,按奈不住幫他解釋:『國家缺少乾淨水源。在喝水時,只要想起「源」,大家就不想喝了,因為實在是太噁心了。那麼一來,就可以省下很多水。』

從那一次起,有我在的場合,他就不再那麼講了。中學轉校後,已經很多年沒和他聯絡,但今天卻還真的因為喝水時,突然想起這個老朋友,差點嗆死。

Thursday, March 15, 2007

徴人啟事

最近整個區域都在面對調整性股災,沒聽說有人因為股票炒焦而跳樓自殺,也沒有報導突然一大群人破產。政府方面也對經濟發展預測給予良好評語和持著樂觀的態度。那麼說,目前我們應該是處於『人人有工作、大家有飯吃』的太平盛世。

也許我們都忘了,曾經有多少大專畢業生,拿著文憑卻找不到工作。而其中有大部分是擁有崇高地位的土著大專畢業生。不知道他們怎麼了,是否繼續等待政府製造的良好工作機會,還是已經成功混入本來不打算接納他們的私人企業。

還在待業中的人,尤其是女生,可以參考這則新聞。不管這則新聞是否憑空捏造,還是真人真事,絕對會讓妳受益良多。(記者訪問她後,有沒有性起光顧她,讓我相當感興趣)

新聞連接(1)/新聞連接(2)

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這社會也習慣了笑貧不笑娼。更何況我們的官方數據顯示,網路上80%的部落客都是失業的女人。若是這八成的部落友剛好擁有大專文憑,可以考慮考慮。

Wednesday, March 14, 2007

攔路狗

有一天放工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個商場。一位年齡大約三十出頭的小姐,突然伸手想把我攔住,嘗試向我推薦她的產品。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我沒有理會,用我堅硬的胸膛,非禮她的玉手,突破重圍。

也許不甘玉手被非禮,她緊追著我,要求我給她兩分鐘。因為我不是早洩的人,需要的時間很長,再加上那天心情不佳,所以沒有答應她的請求,快步離去。

在快要回到家的那個天橋上,又有三個年輕人擋住我的去路。雖然他們察覺我就在後面,卻沒有讓路的意思。他們繼續聊天,三人並排的走著。我也懶得越過他們,打擾他們的話題,搞不好他們是在討論待會兒要玩3P的地點。
活在擁擠的城市,每一天出門就得面對人群。有些人就是不懂他們的舉動會帶給他人的不便,根本不會為別人著想。可惜我能力單薄,不能改變新生代的作風,只能感嘆攔路狗太多了。

Monday, March 12, 2007

錢不懂用

新加坡千萬多多獎金,讓兩個幸運兒平分,每人各分得新幣$5,256,818,相當可觀的一個數目。

試想一個人,平平凡凡的打工,必須要有多高的年收入,然後存多久才可能有這筆數目的存款呢?我想除了把新幣的存款換成印尼盾之外,否則都『幾難一下』。夢裡,人人都想要發財,從天而降,可以不勞而獲。偏偏這只是個夢,從來不曾實現。

若是夢真的可以實現,你會做甚麼?像香港戲裡所講,把自己的腳打斷,然後可以不愁吃、不愁住、不愁穿嗎?當然這只是個比喻,突然發財的人不用笨到去這麼做。

如果你發財了(或者是搜括了不少他人的血汗錢),錢多到沒有地方花,卻不知道該怎麼做,可以參考以下的例子。
(資料源自09.03.07新加坡《我報》)
以上例子,供無能的政府和領袖參考。

Friday, March 09, 2007

待業中的祝英台

很多時候,我們會被他人懷疑。懷疑我們的身份、懷疑我們的論點。即使是活生生站在他們面前,事情明明白白的發生了,也一樣會被懷疑。

現實生活中,有些人講話相當大炮,沒有的事情可以被說成真的一樣。不存在的東西,也可以繪聲繪影的講出來。虛擬的網路,就存在著這些問題。

旅遊部長東姑安南就此發表了偉大的言論。他抨擊了網站上所有的部落客,說他們是騙子,以種種方法欺騙別人,其中有80%的部落客是失業女人。他也抨擊部落客散播謠言,破壞國民團結,許多部落客是在冤枉及欺騙其他人。他更指責部落客都不喜歡看到大馬人團結。

引述他的話:『我們的國家有今日的地位也是因為大家互相妥協及容忍,否則就會發生內戰,馬來人就會殺華人、華人又殺回馬來人、印度人就會殺所有人。』(喔!原來印度人才是最後贏家。若是發生內戰,三美應該有機會成為首相或最高元首。)

虛擬的身份在虛擬的世界,可是所講的不一定是假話,只是當權者願不願意聽而已。不聽就算了,何必自己也加入騙人的行列呢?部長的數據是真的嗎?有根據嗎?大家心照啦!

看過我部落格的人,以為我是男的,其實如部長所提供的數據,搞不好我只不過是個待業中的祝英台。

Thursday, March 08, 2007

三八38

女人本來就能撐起半邊天。遠古時候,很多部落更是母系社會。一個女人可以同時擁有多個男人,女人更是權力的擁有者,那時候的男人應該和打種的公豬沒兩樣。

不懂甚麼時候,地位卑微的男人反擊了,一躍而起,父系社會取代了母系社會。女人無奈屈服於男人的權威下,成全了三妻四妾這樁美事,造就了後宮佳麗三千人的男權歷史。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一個據說是為了全天下女人而定的節日。東歐一些國家,列此日為公假。在這裡,沒有公共假期的節日,是不能引起大家共鳴的。即使是公假,頂多也是以睡眠慶祝。

三八婦女節,被一些女人當成平反的日子,大肆討論男女平等問題。廿一世紀了,男女平等了嗎?這不是我應該回答的問題,即使給我的後後後代子孫,也應該回答不了。

雖說這社會充滿大男人主義,但是小男人卻也不少,願意給身邊母老虎拉著耳朵走的更多。

甚麼該公平,甚麼不公平,該由誰定義?不公平的待遇,對於男女都不應該。

Tuesday, March 06, 2007

有辜傷亡

今天印尼蘇門達臘地震,相隔四百多公里外的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也感受到那兩次的震動。

這裡輕輕的晃了幾下,就引起不少的恐慌。四百公里外的大震動,可想而知,是多麼的可怕。這一次,不知道會有多少傷亡人數,多少人將無家可歸。

希望不會像上次海嘯一樣,有人又趁機傳教,大說『信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白痴處罰論。

無能的上天,只能通過這種方式讓愚民相信祂的能量。你可以罵我是個無知的無神論者,但是在這之前,請列出所謂的『有辜』傷亡名單。

Friday, March 02, 2007

紅毛大支

以前剛到新加坡,英語並不是很靈光,用英語對話會一塊一塊,卡在喉嚨。在餐店點食物,服務生用英文介紹餐牌,有時候根本沒聽懂,就隨便點頭ok。食物一到,才發現不是自己要的東西。你問我,為甚麼不要求服務生重複?媽的,怕瘀的嘛。

要是你『har』的話,服務生絕對會給你白眼看。然後用漏風的華語跟你解釋,再給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你看,管你是同色同種。這種事情當然讓你賭懶,看到他們給予紅毛的服務態度有別,更讓你覺得氣煞。

無奈自己典型漢人樣,不像混血兒,更不像紅毛人,不能騙到那些穿著性感、思想開放的崇洋媚外妞兒上床。

曾經聽過一個新加坡男性朋友說,獅城女生多數覺得嫁給洋人才算上等,所以他們在姻緣方面是相當有壓力的。沒法子,只好幹起人口販賣的勾當,入口外籍新娘。首選竟然是大馬女生,公然和我們爭妞,苦了我們大馬男人。

沒想到殖民思想沒有隨著國家獨立後淡去,紅毛大支的觀念依然存在。前陣子,身材嬌小的友人下嫁魁梧洋人,應該是留在番邦不回來了。看到那洋人禿著頭和友人拍的婚紗照,是讓一群唐山佬應該感到欣慰的地方。

除此之外,同村裡的三姑六婆最關心的事:她老公那麼大支,受得了嗎?錯誤的觀念,讓那群無知的安娣弄濕了無辜的底褲。紅毛未必大支,即使是大支,應該也能插得進去,要你管!

Wednesday, February 28, 2007

心情分享

結婚晚宴上的影片,姊姊是在當天晚上第一次看到。當影片播到我們小時候的合照時,我看到姊姊眼眶裡泛著淚光,她偷偷的把眼淚擦去。

這一幕,有點讓我瀕臨崩潰,我拼命忍住眼淚,儘量轉移自己的視線。隨便和內子聊一些東西,其實那哽咽的聲音,根本說不出甚麼來。

宴會結束後,回家的那一段路,車子上只有我和內子兩人。說著姊姊看影片的那一幕,終於忍不住,眼淚隨著情緒絕堤。一邊駕著車子,一邊流下馬尿。可惜路途不是很遠,還沒哭過癮,就到家門口了。

擦乾眼淚,把自己偽裝得最堅強,不讓家人擔心。我的感觸,大家可能無法體會。寫著這篇,有好幾次淚水不聽話,差點又掉了下來。

小小心情分享,不必複雜的承合轉折來做Ending。

Tuesday, February 27, 2007

終身學習

過年前的一個週末,我到新山某間霸級商場逛,看到我們的所謂代表華人的執政黨,在幹一些應該屬于福利團體在幹的事情。念在他們的人多,只敢和內子輕聲嘀咕他們的無能,免得聲音太大會遭人圍毆。

不明白為甚麼他們有自己的任務不去做,而去幹一些奇奇怪怪的活動。政黨淪落為福利團體,是可喜可賀嗎?因為我看到大家都眉開眼笑,以為他們都在慶祝,所以才這麼問。

如果不懂怎麼當執政黨,可以換其他黨做做看,然後你們再終身學習,好嗎?

Tuesday, February 20, 2007

新年快樂

新年期間,沒甚麼機會上網。用Dial-up,有點不耐煩。唉...

祝大家,新年快樂,諸事如意。

新年後再見。

Tuesday, February 13, 2007

早到的洞房花燭夜

情人節到了,婦女、家庭與社會發展部政務次長擔心年輕人過於放縱,會鬧出人命。她的擔心是有道理的,年輕人不小心搞出小生命,再拋棄垃圾桶邊或廁所裡,這就成了社會問題,成了她的問題。

情人節,成了很多處女的開苞日。世風日下,社會道德淪陷,看來沒人能阻止得了這些未成年人想開屌的慾望。只希望他們能懂得避孕,享受魚水之歡之餘,也能讓對方留下深刻印象。

凡事都有第一次,預祝明天開苞的年輕人,能好好享受提早到來的洞房花燭夜。除了學習到達高潮的姿勢,順便學學幾招避孕的方法,Happy Fucking Day。

Monday, February 12, 2007

貓人過年

農曆新年已經進入倒數階段,很多人都在為辦年貨而忙。每一年,雖說沒買甚麼回家,卻都是大包小包的買回家。

媽媽每一年都交代,不要亂買東西回家。媽媽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很多過年食品是不能吃。新年一過,沒人在家享用,那一些過年食品就擺在家裡等過期再丟掉,相當浪費。

我認識的一個人,因為過年得花一大筆錢而深鎖眉頭,大呼年關難過。可是大家都知道他經濟狀況其實並不怎麼困難。對於自己的吃喝玩樂,他卻相當捨得。

每個月不見得他給家裡多少錢,過年額外給父母,只給多那麼一次就呱呱叫。辦年貨、送禮的都不會看到他買太貴的,而且便宜得寒酸,並非甚麼物輕情意重。錢從他自己的錢包出,花在別人身上,就會覺得痛。

對外人寒酸就算了,何況那是自己的親人。

要貓就乾脆別送。

Thursday, February 08, 2007

小巫見大巫

農曆新年氣氛,隨著年齡的增長開始變淡。不懂是心境成長,還是農曆新年的魅力真的在減退,農曆新年和小時候的感覺變得不一樣了。

因為警方的努力取締,少了一排排又長又紅的開年鞭炮,瀰漫在空氣中被焚燒硫磺的味道也不再那麼濃郁,過不了甚麼癮。

很懷念小時候玩過的雙响沖天砲、大地雷公等等。除了聲音嚇人之外,功能也是相當多的,比方說『伐木』這大工程。在香蕉樹的中央挖個洞,足以把大地雷公塞進去,綁緊再引爆。不過在此之前,請確定你可以跑得快,起碼要快過那馬來園主。

沖天砲、月旅行可以拿來當導彈用。小孩們自個兒分成兩派,互相開戰。再不然,拿個蜜蜂砲,嚇嚇其他人也不錯。

如今看到小孩子們在玩雞蛋砲,爆破聲比屁聲還小,居然一些小孩還會被嚇得大哭。對我們這些經過專業訓練的長輩而言,雞蛋砲,哼!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Tuesday, February 06, 2007

我才不會忘記你呢

很多商家絞盡腦汁,用盡辦法來讓顧客們記住自己的品牌。好像牙膏統稱colgate。快熟面就叫maggie,尿片大家都說pampers。這就是商家們要的結果,能讓自己的品牌成為產品的代名詞是最成功的。

所以有心要創業的朋友,在為產品或公司取名時,得留意名字的兆頭好與否,半途再改名往往得花上更多的時間和金錢才能取得品牌認同。

當然,若是取一個有創意的名字,應該很容易就讓顧客們記住。加上運用名人為活招牌,簡直是錦上添花,如虎添翼。

以我個人經驗來說就好,一個中國大陸街邊的廣告,就讓我至今念念不忘。

Sunday, February 04, 2007

味道

有時候走在街上,經過人群,飄來一陣香氣,可能讓你想起某一些事情或是某個人。曾經辛曉琪的一首《味道》,轟動整個華人樂壇。裡面就詳訴了味道奇特的功能。

味道成了一種記憶方式,烙在腦海不能抹去。它擁有特別的保密功能,很多時候你根本都已經忘了一些人或一些事。遇到相同味道氣息的元素,記憶就可以從中解碼。

這一篇是我那一天去逛街後,有感而發。購物商場內的廁所裡,飄來很濃的Petai屎味,雖然濃的讓每個尿尿的人都得掩鼻,卻也讓我想起已經很久沒吃到媽媽炒的臭豆,懷念媽媽所做的所有菜餚。

Petai屎味濃得讓我有點衝動,很想踢開廁所門和裡面的那位大哥擁抱。可能農曆新年快到了,思鄉情緒特別高亢,有點語無倫次。身為游子的你,找到讓你思鄉的味道了嗎?

Thursday, February 01, 2007

不要迷信養兒防老

今天在等地鐵的時候,聽到一對母子的對話。身為母親的在嘮叨她的兒子,關於轉校的東西,校方不批准,好像是她的兒子行為上有所偏差。十多歲的兒子忽然很大聲的『喝』他媽媽,罵他媽媽不要那麼囉唆。

整個地鐵站的人群都望向那對母子,看得出那媽媽有點尷尬,輕聲對她兒子說:『好,好,回去再說。』

慈母多敗兒,唉!換做是我,老早就以千手觀音獨門絕招取那小子賤命。

現代的父母親越來越難當了,把孩子養大,還得擔心能否養活他自己。『養兒防老』這道理不再成立了,一個不小心,搞不好變成『老了還養兒』。

曾經有個阿伯跟我說,生個孩子有多難?難的是怎麼教育他成人。

Monday, January 29, 2007

自私的祂

記得幾年前的某一天,我的前上司一大清早,走進辦公室,忽然停在我的辦公桌前,憂傷的告訴我:『梅艷芳去世了,你知道嗎?』

那一天,我看到他無心工作,整個人恍恍惚惚,為了讓他開心些,整整一個月,我的playlist都是梅姑的歌。四十多歲的男人,梅艷芳從他的年代紅透半邊天,一直跨越到我的年代。喜歡的人不幸早逝,當然覺得惋惜。

昨天一樣的感覺重臨。打開電視機的那一刻,聽到台灣藝人許瑋倫車禍,急救無效,不治身亡。台灣電視新聞,不斷的重複這個消息,馬上做仔細的分析報導,更看到無聊的記者,一直向公佈消息的醫生,重複問同樣的問題。

我不看偶像劇,所以很少看到許瑋倫的演出。但依然記得甜美的她在綜藝節目上的才藝演出,相當出色。

曾經有宗教人士告訴我,上天會把祂喜歡的人召回身邊,讓她得到永樂,我只覺得祂這麼做很自私。若真的有這回事,我倒真心希望瑋倫是屬於這個例子。

Friday, January 26, 2007

同道中人

曾經看過一部Bollywood電影,Nayak (The Real Hero)。除了電影裡面的載歌載舞好看之外,劇情更讓我忘不了。

電影內容是講述一位記者,在現場直播的電視訪談節目裡,接受了總理的挑戰,當一天的代總理。他在任職一天內,剷除了國內貪污腐敗的官員,讓平民百姓拍手叫好。因此,事後讓他跌入政治陷阱,家人一個一個被壞人殺害。

電影裡經典的一幕,殺害男主角家人的殺手,竟然是從大馬聘請過去的,洽頭地點是在高樓天台,背景為雙峰塔,所以說大馬真的是人才濟濟。不懂這部電影有沒有被老翻,有機會買張翻版DVD來重溫應該也不錯。

最近大馬版Nayak也在上映,主角是工程部長三美兄和民主行動黨秘書長冠英兄二人。電影內容稍加更改,少了載歌載舞,多了幾分無賴和兒戲。

冠英兄開口要三美兄讓出工程部長一職,好讓他可以買下賠錢大道的擁有權。三美兄當然沒那麼笨,乘涼樹陰下,誰會讓出好位子?這就是劇情改編後有所不同之處。

這個新聞事件,讓我得到一個珍貴的訊息。原來冠英兄和我一樣,喜歡看印度片。

Wednesday, January 24, 2007

入夜之後

以前媽媽常罵我,不許我出那麼多夜街。每次出門,都會不斷的叮嚀,要我早點回家。一來擔心我的安全,二來深怕我交到損友而變壞。

其實那時候的『出夜街』不外是到附近海邊的咖啡檔喝茶,和朋友們聊天。晚上的海風特別暖,一杯熱茶,一包花生或瓜子,就可以東南西北聊到三更半夜。

近來治安真的不是那麼好,管你是小鄉村還是大城市。通街的掠奪案、沒完沒了的強姦案。以前強姦算重案,現在雞姦、輪姦才上得了頭版。所以說,媽媽的憂慮是有理由的。

雖然案件不一定要等到夜晚才發生的,但是儘量少出夜街應該是對的。

據說這是KK Hotel泳池附近的燈柱。天一開始黑,它就變身了。

Tuesday, January 23, 2007

探險之旅

昨天獅城的《今日報》用了一版的空間,讓一些讀者把他們北上馬來西亞時所碰到的遭遇公佈於世。這些遭遇,僅僅是發生在柔佛一帶,還沒包括其他州屬。報章的一版,只是事件的冰山一角。

新加坡人,連小孩子都知道,要去馬來西亞就等於去探險。當然,肯來馬來西亞探險的理由很多,如探親、旅遊、回家(別以為駕著新加坡車就是新加坡人,很多時候都是大馬人)。有些新加坡人卻覺得為了美食和便宜貨,拿生命來開玩笑,有點不值得,因此有些人真的長那麼大都沒去過新山。

曾經李老先生說過新山是個罪惡之城,讓媒體大肆報導,也讓我們的領袖、議員猛烈抨擊。抨擊的原因應該是他們覺得李老先生,老糊塗亂說話,新山根本就是天使之城。

如今媒體又舊事重提,看看過幾天,我們的領袖會說些甚麼鳥話。

Sunday, January 21, 2007

不讓惡性循環繼續

有幸成為獨生子好嗎?獨生子天生是孤獨的,要看他後天的造化才能化解。若是好命出生在有錢人之家,做二世祖就已經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若是衰衰生在窮人家,家計負擔全都落在一個人的肩膀上,那就會慾哭無淚。

那麼有兄弟姊妹好嗎?人多好辦事,要是大家能和睦相處,互相幫忙,不會為了家裡的產業鉤心鬥角,不會把年邁的父母親當球踢來踢去,那也是好事一件。

有兄弟姊妹,那排行重要嗎?當然重要。是男的,就要排行第一,要做長子嫡孫。這麼一來在分祖業時就可以分多一份。這是根據西周所傳下來的宗法制度,挺實用的。

身為幼子其實也不錯,通常受苦的都會是哥哥和姐姐們。家裡貧苦的話,就由哥哥和姐姐出外打工賺錢,等到日子好過了,幼子才開始懂事,已經不需要怎麼幫補家裡,相當好命。

卡在中間的話,那就要看你和父母合不合眼緣。要是你的性別不是他們所要的,你的命會比較悲哀一點。雖然身為父母的會口裡一直說公平對待每個孩子,卵葩都會大小粒,何況是做父母的,難免都會偏心。

有些人會埋怨自己只是父母享受魚水之歡後的副產品,根本得不到甚麼家庭溫暖,更談不上受寵二字。不管如何,身為孩子就應該盡自己應有的孝心。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也希望以後自己的孩子孝順自己。

Saturday, January 20, 2007

讓你爽

有幸一篇拙文刊登在星洲日報的溝通平台,自個兒心裡開心,主要是因為滿足了自己的虛榮感,文章可以上報,順便可以和別人隔空對罵(這才是主要目的)。

友人看到了問我,有沒有稿酬,要我請吃飯。打電話回家,姐姐第一句也是問有沒有稿酬,坦白說真的沒有。星洲收購了南洋以後,應該沒甚麼錢了。所以我想上溝通平台的稿,並不會有甚麼稿費。

若是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不然我告訴你,因為那篇驚天地、泣鬼神的文章,張曉卿把所收購的南洋股份,全數轉入我的名下。我這麼說,你開心嗎?

Friday, January 19, 2007

不幸中的大幸

有些人天生腦袋沒能裝甚麼記憶,似乎只有幾坨大便。每次拉屎,糞便都得大費周章從腦袋那裡,下滑到肛門,才能排泄。

這種人很奇怪,跟他說十句話,只有三句他會記得,偶爾記住三句算很多了。交代他做事情,必須不斷重複、重複又重複,深怕他給忘了。反而他還會嫌你囉唆,結果他還是把事情給忘了。忘了把事情辦好,還會理直氣壯,為自己找不像藉口的藉口。

晚上睡覺,大門忘了上鎖;洗臉後,水龍頭忘了關;出門,忘了把電器給關電;開了門,鑰匙繼續留在門鎖上;行動電話用了,忘了放在哪裡;付了錢,錢包卻給遺失了。

無謂的浪費確實不應該,反而最擔心的是居家與個人安全問題。這種人卻深信自己是辦大事的人,這些小節是不拘的。屁!小事都辦不好,更甭談做大事。

還好懶叫是黏在身體上,不然這種人上公共廁所或在外頭尋花問柳後,很可能會忘了把它帶回家。

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媽媽害的

隔壁家的小孩偶爾不聽話,大吵大鬧,他婆婆總是會恐嚇他,說隔壁的哥哥、姐姐等下會拿臭雞蛋塞他嘴巴。不知道是臭雞蛋可怕,還是哥哥姐姐真的很恐怖,這一招對那頑皮的小孩,多多少少是有用的。

也難怪小孩子會對我充滿敵意,拿機關槍向我掃射。雖然掃射時,臉上是露出天真可愛的笑容,搞不好只是笑裡藏刀。他婆婆運用恐怖組織的洗腦方式,向他的孫子灌輸不良意識,那小孩回敬我真正的臭雞蛋是遲早的事。

這恐嚇法,相信很多媽媽都用過。她們最愛恐嚇小孩,要是不聽話擅自出去,等下就給番仔或阿Neh-neh捉走。或是小孩哭鬧不停時,就說把他賣給keling botoi,再不然就叫mata來捉。

因為長期被催眠,讓小孩子對膚色深一點的人,一直都保持著一段距離。長大後赫然發現自己的媽媽有嚴重的種族歧視。雖然對此將有所改觀,卻依然造成很多人長大後不能相信警隊裡全都是好人。

Monday, January 15, 2007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意思說修行一百年得來的緣分,才能和另一個人同坐一艘船;有兩千年的修行,就能騙兩個女(或男)人上床。

一個地鐵車廂在擁擠高峰時段能高達一百人,一列地鐵共有六個車廂,能和這麼多人擠在一塊,可想而知,我前世的修行有多高了。

有些人的修行卻比我更高。他們能在擁擠的列車裡談情說愛。情到濃時,其他人就會忽然不見了,場景一下子變成Bollywood片場,男女主角追逐在廣闊的草原,圍繞著樹幹玩『A-cha』,忘我的擁吻愛撫。

有些人會現出妖身,長出樹根深入底下,或者往扶手桿攀延,牢牢的盤住好位子,一動都不動。有人也會突然靈魂出竅,留下軀體,無視老弱婦孺的存在,一到站卻又會自動元神歸竅。

有一些人應該是狐狸精的化身,能在狹窄的空間裡,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有一些更是鬼門關上鎖後,回不了家的七月好兄弟,餓得可憐在車廂裡吃起東西來。不堪寂寞的鼬鼠也來湊熱鬧,靜悄悄的散發五毒散。

聊齋的縮影,盡顯在地鐵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千年道僧也被萬年妖怪打敗。

Saturday, January 13, 2007

恐怖份子

有一天出門,給隔壁家小孩拿機關槍掃射。為了讓他開心,假裝胸口中彈,『啊~啊~』兩聲隨便應酬他。每次出門看到隔壁鄰居,都會打聲招呼,但是卻不知道他們姓誰名麼。

都市生活,大家都只是活在自己的家裡。不像以前在小地方的生活,每天無聊就往他人家裡串門子,聊八卦。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是這樣子發生的。當然,鄰居們的守望相助,常常是令我們村裡長大的小孩最難忘的。

曾幾何時,我們忽略了和周圍人的聯繫,只是活在自己的小圈子裡。很多人寧願跟陌生人擠在地鐵裡磨蹭,也不拿下隨身聽和鄰居多交談。我也想向鄰居宣傳『遠親不如近鄰』的道理,但是他們好像有點不買這個帳。

看來唯有買一支機關槍,和隔壁小孩互相掃射,由此聯絡感情,部署一下我們共同的恐怖行動。

Friday, January 12, 2007

天外飛仙與諾亞方舟

不久前新加坡的天空出現了奇異光球,懷疑是外星人到訪。根據衛斯理迷的推斷,這絕對是外星人的傑作。

這次行蹤曝光,純屬不小心。為了繼續監視地球而不被發現,最好的掩飾法就是躲在雲層後。有上過科學課的人都知道雲變雨的過程。很可能這就是這幾天一直都在下雨的原因。

雨不停的下,水位又開始升高了。苦了南馬的平民百姓,攀上屋頂等候救援時,切記要把錢包帶在身邊,以備買船票之需。聽說有人因為擔心聖經裡記載的洪水再次來犯,早就準備好了一艘價值馬幣三千萬的豪華遊艇。

不知道我們的天外飛仙甚麼時候會去監視布城,順便把那裡淹一淹,好讓他的遊艇可以從土耳其經馬六甲海峽,直接開到他家門口去。

上兩段廢話這裡看過就算了,別到處去宣揚。雖然爛命一條,我還是蠻怕被某大人物拿C4炸彈炸死的。

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文字遊戲

上次評論了星洲溝通平台的文章,沒把重點說出來,恐怕會讓人覺得不知所謂。這些所謂的愛國者,無非只是在玩弄文字遊戲,他們應該覺得這麼做就能拿到愛國最高榮銜。

陳嘉榮,新山人,一位我熟悉的媒體工作者,曾經在新加坡新傳媒當任主播一段時間。之後離開新加坡回大馬發展。當然有人會因此說他在獅城是沒得撈了才回國的,哪裡可能會放棄二對一的兌換率,拿不值錢的馬幣這麼笨。他就是在文中被點名的一個被污染者。

當中的真實內容我不知道,我只覺得講這種鳥話的人,和那些玩文字遊戲的人應該是一掛的。老實說,很多背井離鄉的大馬人,常常都是身在番邦心在漢,回國後真的是想在祖國有一番作為。別說這些辛酸淚史了,說說文字遊戲。

有個女人告訴她的新男友,她決定把初夜給他。男人聽了高興得不得了。晚餐過後,飽暖思淫慾。不浪費時間,馬上開了房間,吞了幾顆藍色小藥丸,好讓女人見識、見識。哪知道在大家換上出世裝後,女人雙腳一開,男人差點暈過去。

寬鬆的深山隧道、比他曾祖母魚尾紋還要皺的黑色陰唇,經驗老到的男人知道上當了,質問女人談何初夜。女人告訴男人:『是初夜沒錯,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和男人上床。』

捉人字蚤的你,玩得起文字遊戲嗎?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天然Eye-Mo

很多人在很多時候都會耍口硬,嘴裡說一套,在心深處裡卻是另一套。

昨晚看港劇《胭脂水粉》的時候,一幕父女情感動了妳。幾經辛苦,妳控制住快湧出眼眶的淚水。我知道為甚麼妳會被感動,看到妳假裝沒事,能和我聊著黎姿的哭相有多難看,就不想去踢爆妳。

嘴裡說戲不好看,卻又每天準時收看。家庭倫理劇,本來就是要賺取大家的盈淚滿框。

感動是人之常情,偶爾讓眼淚滋潤雙眼又何妨?

Tuesday, January 09, 2007

激勵自己

最近老天總是愛哭泣,動不動就掉淚。下雨天,出門相當不方便,好像古代俠客般,常常得帶著一把倚天劍防身。

記得以前騎摩哆去上課,排氣管經過改良,摩哆還沒到,聲音就先到,相當拉風。可是一到下雨天,再威風也沒甚麼用,一樣被無情雨淋得濕溚溚,連我的大象牌安德威爾都無法倖免。迎面寒風吹來,冷得老鷹都縮成皺皮雀。

雨中騎車,希望少淋幾滴雨,冒著生命危險把油門轉到『達針』。偏偏時速再怎麼快,也快不過交通燈轉紅的速度,無奈只好停下來等。有如電影情節般,這時候都會有一輛賓士出現在身邊。

賓士運用它強壯的單支雨刷,用力的把雨水往我身上刷。因此激發了我也想買輛賓士來復仇的慾望。雖說君子報仇,十年未晚,轉眼已經快十年了,依然無法報當年的一刷之仇。

事隔太久,仇恨也許被淡忘,忘了自己應該擁有賓士的使命。幾個月前我以五百令吉割愛,把摩哆賣給了一個年輕有為的青年,沒估計錯那支排氣管應該就是賣點。偶爾想在雨天騎著摩哆,重溫當年的情景來激勵自己也不行了。

入口車價高,感嘆自己賺錢無能,更生氣自己沒有國會議員的AP(看好好,是AP,不是LP,卵葩我自己有)。沒魚,蝦也好,看來我得認真考慮,買一輛深受保護的國產車Proton Tiara,來滿足我對單支雨刷的慾望。

Monday, January 08, 2007

殺頭之罪

日前,在星洲日報的《溝通平台》一欄,讀者楊運超寫了一篇《星馬泰的真相》,對於內容的前半部我不質疑他的專業水準。

令我感到有意見的,是他對國家名稱縮寫排列法的見解。我當然了解他的出發點。可是想到無辜的泰國,不管是『新馬泰』、還是『馬新泰』,永遠都只是排列在最後,我就不得不吭聲。一個排名不分先後的法則,居然派不上用場。

長久以來被傳統文化影響,人貴我賤。人家的兒子,我們都稱貴公子。自己的太太卻叫做賤內。可是在國名排列法,我們卻無法讓他國領先於前,就因為前為尊,後為賤的歪理。

我們尊稱自己的祖國為『大馬』。從國外媒體看得到,台灣和香港人相當賞臉,也一樣以『大馬』來簡稱馬來西亞。偏偏有人因為新加坡的媒體以『馬國』簡稱馬來西亞而大動肝火,覺得『馬國』二字有辱國體。

以地理角度來看,新加坡是個彈丸小國沒錯,難道就要學某些網友在本地某中文論壇裡,以『小新』來調侃新加坡,這樣就能顯得自己的祖國偉大嗎?馬新關係就是那麼奇妙,連一篇小文章都充滿了敵意。

不以『馬新』來稱呼自己的祖國和鄰國,就行如走狗,而且還獲得編輯的看重,把文中一句『為甚麼我們的華文文史、媒體、教育工作者的華文竟然會被新加坡所污染』加以『抹黑』。

我並不是甚麼華文文史、媒體、教育工作者,不知道我們的華語規範理事會對此有何意見。我如此為泰國和新加坡背書,肯定被定叛國罪,推出午門處斬。

Saturday, January 06, 2007

唷!我回來了

原本計劃在剛過的星期三回新加坡,偏偏在那天上午,內子突然發冷,冷得整個人都在發抖。摸她的額頭,卻感覺不到任何溫度差異。看到她整個人抖得眼淚和鼻涕都在流了,趕緊把她送往附近的政府醫院。

急病遇上慢郎中,這就是在政府醫院求醫所得到的經驗。我想並不需要多用甚麼字去形容,大家也應該能明瞭。沒辦法,誰叫我們口袋沒多幾毛錢。專科或私人醫院對我們來說是蠻遙遠的。

內子入了醫院,留院觀察一天。做了幾次的血液和尿液化驗,最終醫生斷定那只是食物中毒。她出院時我去處理帳單,發現政府醫院的費用遠比我想像中便宜。當然服務還有待改善,不過環境的舒適和衛生都有在提高,這是最值得欣慰的。

二零零七年剛開始就流年不利,甚麼彩頭都沒了。人在衰小時,就會寄託在民俗文化上。花了一塊錢,叫半仙看牌算命。據半仙說,本人來年將會轉好運。想想也對,農曆年還沒到,依照狗年運程本來就不是很好。

好話聽了,人就開心了。心情愉快,甚麼事都好解決,相信這就是古代心理大夫好料的地方。當然,我最期待的還是在這週末裡,萬能的頭獎能否開出半仙給的真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