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文字遊戲

上次評論了星洲溝通平台的文章,沒把重點說出來,恐怕會讓人覺得不知所謂。這些所謂的愛國者,無非只是在玩弄文字遊戲,他們應該覺得這麼做就能拿到愛國最高榮銜。

陳嘉榮,新山人,一位我熟悉的媒體工作者,曾經在新加坡新傳媒當任主播一段時間。之後離開新加坡回大馬發展。當然有人會因此說他在獅城是沒得撈了才回國的,哪裡可能會放棄二對一的兌換率,拿不值錢的馬幣這麼笨。他就是在文中被點名的一個被污染者。

當中的真實內容我不知道,我只覺得講這種鳥話的人,和那些玩文字遊戲的人應該是一掛的。老實說,很多背井離鄉的大馬人,常常都是身在番邦心在漢,回國後真的是想在祖國有一番作為。別說這些辛酸淚史了,說說文字遊戲。

有個女人告訴她的新男友,她決定把初夜給他。男人聽了高興得不得了。晚餐過後,飽暖思淫慾。不浪費時間,馬上開了房間,吞了幾顆藍色小藥丸,好讓女人見識、見識。哪知道在大家換上出世裝後,女人雙腳一開,男人差點暈過去。

寬鬆的深山隧道、比他曾祖母魚尾紋還要皺的黑色陰唇,經驗老到的男人知道上當了,質問女人談何初夜。女人告訴男人:『是初夜沒錯,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和男人上床。』

捉人字蚤的你,玩得起文字遊戲嗎?

8 comments:

阿祥 said...

好一句身在番邦心在漢!

钪凯 said...

玩不起,玩不起。

jasmine said...

哈哈...那最后有"上"到吗?

seasonc said...

我不抓字蚤,我只抓字白。(也称白字)

何人可 said...

阿祥:
嗯,我應該是"身在半唐番",你才是"身在番邦"

钪凯:
你謙虛而已。

Jasmine:
原來妳最關心這個...

seasonc:
因為癢嗎?

阿恺 said...

『是初夜沒錯,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和男人上床。』

这女的够狡猾! 不过很好笑。

阿祥 said...

唐不唐来番不番。

piew said...

人不人来鬼不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