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06, 2007

唷!我回來了

原本計劃在剛過的星期三回新加坡,偏偏在那天上午,內子突然發冷,冷得整個人都在發抖。摸她的額頭,卻感覺不到任何溫度差異。看到她整個人抖得眼淚和鼻涕都在流了,趕緊把她送往附近的政府醫院。

急病遇上慢郎中,這就是在政府醫院求醫所得到的經驗。我想並不需要多用甚麼字去形容,大家也應該能明瞭。沒辦法,誰叫我們口袋沒多幾毛錢。專科或私人醫院對我們來說是蠻遙遠的。

內子入了醫院,留院觀察一天。做了幾次的血液和尿液化驗,最終醫生斷定那只是食物中毒。她出院時我去處理帳單,發現政府醫院的費用遠比我想像中便宜。當然服務還有待改善,不過環境的舒適和衛生都有在提高,這是最值得欣慰的。

二零零七年剛開始就流年不利,甚麼彩頭都沒了。人在衰小時,就會寄託在民俗文化上。花了一塊錢,叫半仙看牌算命。據半仙說,本人來年將會轉好運。想想也對,農曆年還沒到,依照狗年運程本來就不是很好。

好話聽了,人就開心了。心情愉快,甚麼事都好解決,相信這就是古代心理大夫好料的地方。當然,我最期待的還是在這週末裡,萬能的頭獎能否開出半仙給的真字。

6 comments:

阿祥 said...

回来就好。无你,我闷死了。

song_4ever said...

你属什么的啊?
羊吗?

何人可 said...

阿祥:
讓你悶著了,太不好意思了。

song_4ever:
是的。高人,有何指點嗎?

song_4ever said...

我们同命相连啊!
根据大师说来年我们将没有什么桃花或赚大钱的运,不过狗年的衰运将会一扫而空。
猪年的我们,会很忙,这是大师说的。
大师是谁?N 年前测准著名艺人在该年上天堂的那位。

何人可 said...

song_4ever:
但願如此。你是年尾仔嗎?

song_4ever said...

是的!2006 年我也很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