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8, 2007

寬容心

昨天無聊打開電視機,為每一個頻道做了一遍的快速掃描。

忽然有一個頻道的畫面,吸引了我。一個全世界最多回教徒的國家電視台,竟然播放著佛教講座的節目。一位和尚穿著袈裟,背後有一尊大佛像,口裡說著印尼語講佛理。

我揉了眼睛好幾次,確定自己沒有看錯,看到右上角的電視頻道確確實實是TVRI。

那一刻,我真的傻了眼。印象中,在大馬的環境,是不被允許的。馬來文版本的聖經幾乎相等於禁書,用馬來文來傳回教以外的宗教,可以被看成是宣戰的敏感舉動。

老實說,現在的我很少看RTM,不知道是否大馬官方已經有著同樣的寬容心。若是有,麻煩告訴我,以便我安排濟公乩童上去為大家解說仙丹的用處,謝謝。

Tuesday, March 27, 2007

考驗

大約一年前借了五百元給一位剛過來新加坡工作的老朋友,這個老朋友是我從小玩到大的老同鄉。

其實我已經忘了這一回事,不是因為我有錢到不在乎那五百元的程度,而是真的忘了他會向我借錢的事實。要不是和朋友談起來臨的清明節有沒有回鄉的事,提起了他,也不會記起借錢的事。

他,曾經風光一時。想當年他在吉隆坡撈偏門的時候,身為死黨的我也嘗了不少的甜頭。那時候的他,穿金戴銀、身光頸靓。漂亮女友和手機,一個換了又一個。

借了錢給他的初期,我都不敢主動打電話約他出來喝茶聊天,深怕他以為我是在追債。後來好幾次想打電話給他,想知道他的近況、關心他,卻怕他誤會了我的意思。

也許他因為目前經濟狀況不好,沒錢還債而不敢主動找我。我不主動找他是怕他以為我是在討債。久而久之,大家雖然是在同一個小島上,卻沒有互相聯絡了。

借錢,本來就一個考驗。考驗開口借錢的人,也考驗把錢借出去的人。前者必須有勇氣,更必須放下尊嚴。後者則必須承擔應有的風險,也得具有勇於討債的精神。整個借錢的環節,擺明就在考驗兩人的情誼。

梅艷芳曾經說了一句經典的話,當時年少的我沒聽得懂,現在我終於體會到這句話的涵義了。

『每開一張支票出去,就少了一個朋友。』

Monday, March 26, 2007

是時候了

上個星期,去了台灣。昨天回程時,乘搭台北到桃園國際機場的客運。

因為我們是從總站開始乘搭,所以行李一早就放在巴士下的行李箱。沿途上,巴士載了不少人,底下的行李箱繼續被堆滿。

到了機場第一航廈,我和內子就下車拿行李。因為我們的行李被別人的行李擋住了,我就移開一些行李。注意,我只是『移開』,開路給我的行李。

同車的一對香港情侶下車發現他們的行李被別的行李壓著了,男的就用廣東話開口大罵,說甚麼他的東西被壓碎啦等等。司機馬上澄清不是他把其它行李往上放的。那男的居然用半咸不淡的華語,向司機說:『我懂,不是你放的。我不是在講你。』

我轉過頭,看到他在瞪我。知道我被誤會了。他的行李,是在另一邊,除非我把其它行李往他的行李方向拋,不然根本不可能是被我移的時候壓上去的。

原本想對他說:『你有行李,我有行李,大家都有行李,整個巴士的乘客都有行李。憑甚麼說係我把行李放上去的呢?係唔係好好打先?』

念在我心情愉快,懶得和他解釋,也懶得模仿巴士大叔免費表演給他看,任由他去指桑罵槐。

我沒甚麼想說,就只是覺得香港人,都回歸十年了,是時候把普通話講好。

Saturday, March 17, 2007

休假啟事

昨晚寫了一篇《成語新注》慰勞大家,希望笑納。
小弟從今日起休假一週,讓心情放假去。

成語新注

中學時一個好朋友,名字中有個『源』字。他老爸在小鎮上開手錶店,可算是小康之家。

在初中三那一年,他媽媽在以為自己快要停經時,居然還可以老蚌生珠,幫他生了個妹妹。尤其是他老爸,特別開心,證明了自己依然能抬頭做人。可是這個不孝子卻沒有為他老爸感到高興,反而埋怨他老爸老媽,讓他成為笑柄。

今天不說他『不孝』的事蹟,只是想分享一些成語新注。

他為人很好,就是有點奇哥。某場合裡看到有漂亮女生,人就會自然而然的靠過去。因為名字裡有個『源』字,讓他每次破冰自我介紹,認識美女,拿聯絡資料都比較容易。

每一次向美女自我介紹,他都會說:『飲水思源,意思是讓妳每次喝水都會想起我。』

招數雖然爛,卻屢試不爽。聽多了,總會覺得膩,而且膩得有點不想喝水,免得真的會想起他。有一次,當他舊技重耍時,按奈不住幫他解釋:『國家缺少乾淨水源。在喝水時,只要想起「源」,大家就不想喝了,因為實在是太噁心了。那麼一來,就可以省下很多水。』

從那一次起,有我在的場合,他就不再那麼講了。中學轉校後,已經很多年沒和他聯絡,但今天卻還真的因為喝水時,突然想起這個老朋友,差點嗆死。

Thursday, March 15, 2007

徴人啟事

最近整個區域都在面對調整性股災,沒聽說有人因為股票炒焦而跳樓自殺,也沒有報導突然一大群人破產。政府方面也對經濟發展預測給予良好評語和持著樂觀的態度。那麼說,目前我們應該是處於『人人有工作、大家有飯吃』的太平盛世。

也許我們都忘了,曾經有多少大專畢業生,拿著文憑卻找不到工作。而其中有大部分是擁有崇高地位的土著大專畢業生。不知道他們怎麼了,是否繼續等待政府製造的良好工作機會,還是已經成功混入本來不打算接納他們的私人企業。

還在待業中的人,尤其是女生,可以參考這則新聞。不管這則新聞是否憑空捏造,還是真人真事,絕對會讓妳受益良多。(記者訪問她後,有沒有性起光顧她,讓我相當感興趣)

新聞連接(1)/新聞連接(2)

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這社會也習慣了笑貧不笑娼。更何況我們的官方數據顯示,網路上80%的部落客都是失業的女人。若是這八成的部落友剛好擁有大專文憑,可以考慮考慮。

Wednesday, March 14, 2007

攔路狗

有一天放工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個商場。一位年齡大約三十出頭的小姐,突然伸手想把我攔住,嘗試向我推薦她的產品。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我沒有理會,用我堅硬的胸膛,非禮她的玉手,突破重圍。

也許不甘玉手被非禮,她緊追著我,要求我給她兩分鐘。因為我不是早洩的人,需要的時間很長,再加上那天心情不佳,所以沒有答應她的請求,快步離去。

在快要回到家的那個天橋上,又有三個年輕人擋住我的去路。雖然他們察覺我就在後面,卻沒有讓路的意思。他們繼續聊天,三人並排的走著。我也懶得越過他們,打擾他們的話題,搞不好他們是在討論待會兒要玩3P的地點。
活在擁擠的城市,每一天出門就得面對人群。有些人就是不懂他們的舉動會帶給他人的不便,根本不會為別人著想。可惜我能力單薄,不能改變新生代的作風,只能感嘆攔路狗太多了。

Monday, March 12, 2007

錢不懂用

新加坡千萬多多獎金,讓兩個幸運兒平分,每人各分得新幣$5,256,818,相當可觀的一個數目。

試想一個人,平平凡凡的打工,必須要有多高的年收入,然後存多久才可能有這筆數目的存款呢?我想除了把新幣的存款換成印尼盾之外,否則都『幾難一下』。夢裡,人人都想要發財,從天而降,可以不勞而獲。偏偏這只是個夢,從來不曾實現。

若是夢真的可以實現,你會做甚麼?像香港戲裡所講,把自己的腳打斷,然後可以不愁吃、不愁住、不愁穿嗎?當然這只是個比喻,突然發財的人不用笨到去這麼做。

如果你發財了(或者是搜括了不少他人的血汗錢),錢多到沒有地方花,卻不知道該怎麼做,可以參考以下的例子。
(資料源自09.03.07新加坡《我報》)
以上例子,供無能的政府和領袖參考。

Friday, March 09, 2007

待業中的祝英台

很多時候,我們會被他人懷疑。懷疑我們的身份、懷疑我們的論點。即使是活生生站在他們面前,事情明明白白的發生了,也一樣會被懷疑。

現實生活中,有些人講話相當大炮,沒有的事情可以被說成真的一樣。不存在的東西,也可以繪聲繪影的講出來。虛擬的網路,就存在著這些問題。

旅遊部長東姑安南就此發表了偉大的言論。他抨擊了網站上所有的部落客,說他們是騙子,以種種方法欺騙別人,其中有80%的部落客是失業女人。他也抨擊部落客散播謠言,破壞國民團結,許多部落客是在冤枉及欺騙其他人。他更指責部落客都不喜歡看到大馬人團結。

引述他的話:『我們的國家有今日的地位也是因為大家互相妥協及容忍,否則就會發生內戰,馬來人就會殺華人、華人又殺回馬來人、印度人就會殺所有人。』(喔!原來印度人才是最後贏家。若是發生內戰,三美應該有機會成為首相或最高元首。)

虛擬的身份在虛擬的世界,可是所講的不一定是假話,只是當權者願不願意聽而已。不聽就算了,何必自己也加入騙人的行列呢?部長的數據是真的嗎?有根據嗎?大家心照啦!

看過我部落格的人,以為我是男的,其實如部長所提供的數據,搞不好我只不過是個待業中的祝英台。

Thursday, March 08, 2007

三八38

女人本來就能撐起半邊天。遠古時候,很多部落更是母系社會。一個女人可以同時擁有多個男人,女人更是權力的擁有者,那時候的男人應該和打種的公豬沒兩樣。

不懂甚麼時候,地位卑微的男人反擊了,一躍而起,父系社會取代了母系社會。女人無奈屈服於男人的權威下,成全了三妻四妾這樁美事,造就了後宮佳麗三千人的男權歷史。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一個據說是為了全天下女人而定的節日。東歐一些國家,列此日為公假。在這裡,沒有公共假期的節日,是不能引起大家共鳴的。即使是公假,頂多也是以睡眠慶祝。

三八婦女節,被一些女人當成平反的日子,大肆討論男女平等問題。廿一世紀了,男女平等了嗎?這不是我應該回答的問題,即使給我的後後後代子孫,也應該回答不了。

雖說這社會充滿大男人主義,但是小男人卻也不少,願意給身邊母老虎拉著耳朵走的更多。

甚麼該公平,甚麼不公平,該由誰定義?不公平的待遇,對於男女都不應該。

Tuesday, March 06, 2007

有辜傷亡

今天印尼蘇門達臘地震,相隔四百多公里外的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也感受到那兩次的震動。

這裡輕輕的晃了幾下,就引起不少的恐慌。四百公里外的大震動,可想而知,是多麼的可怕。這一次,不知道會有多少傷亡人數,多少人將無家可歸。

希望不會像上次海嘯一樣,有人又趁機傳教,大說『信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白痴處罰論。

無能的上天,只能通過這種方式讓愚民相信祂的能量。你可以罵我是個無知的無神論者,但是在這之前,請列出所謂的『有辜』傷亡名單。

Friday, March 02, 2007

紅毛大支

以前剛到新加坡,英語並不是很靈光,用英語對話會一塊一塊,卡在喉嚨。在餐店點食物,服務生用英文介紹餐牌,有時候根本沒聽懂,就隨便點頭ok。食物一到,才發現不是自己要的東西。你問我,為甚麼不要求服務生重複?媽的,怕瘀的嘛。

要是你『har』的話,服務生絕對會給你白眼看。然後用漏風的華語跟你解釋,再給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你看,管你是同色同種。這種事情當然讓你賭懶,看到他們給予紅毛的服務態度有別,更讓你覺得氣煞。

無奈自己典型漢人樣,不像混血兒,更不像紅毛人,不能騙到那些穿著性感、思想開放的崇洋媚外妞兒上床。

曾經聽過一個新加坡男性朋友說,獅城女生多數覺得嫁給洋人才算上等,所以他們在姻緣方面是相當有壓力的。沒法子,只好幹起人口販賣的勾當,入口外籍新娘。首選竟然是大馬女生,公然和我們爭妞,苦了我們大馬男人。

沒想到殖民思想沒有隨著國家獨立後淡去,紅毛大支的觀念依然存在。前陣子,身材嬌小的友人下嫁魁梧洋人,應該是留在番邦不回來了。看到那洋人禿著頭和友人拍的婚紗照,是讓一群唐山佬應該感到欣慰的地方。

除此之外,同村裡的三姑六婆最關心的事:她老公那麼大支,受得了嗎?錯誤的觀念,讓那群無知的安娣弄濕了無辜的底褲。紅毛未必大支,即使是大支,應該也能插得進去,要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