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02, 2007

紅毛大支

以前剛到新加坡,英語並不是很靈光,用英語對話會一塊一塊,卡在喉嚨。在餐店點食物,服務生用英文介紹餐牌,有時候根本沒聽懂,就隨便點頭ok。食物一到,才發現不是自己要的東西。你問我,為甚麼不要求服務生重複?媽的,怕瘀的嘛。

要是你『har』的話,服務生絕對會給你白眼看。然後用漏風的華語跟你解釋,再給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你看,管你是同色同種。這種事情當然讓你賭懶,看到他們給予紅毛的服務態度有別,更讓你覺得氣煞。

無奈自己典型漢人樣,不像混血兒,更不像紅毛人,不能騙到那些穿著性感、思想開放的崇洋媚外妞兒上床。

曾經聽過一個新加坡男性朋友說,獅城女生多數覺得嫁給洋人才算上等,所以他們在姻緣方面是相當有壓力的。沒法子,只好幹起人口販賣的勾當,入口外籍新娘。首選竟然是大馬女生,公然和我們爭妞,苦了我們大馬男人。

沒想到殖民思想沒有隨著國家獨立後淡去,紅毛大支的觀念依然存在。前陣子,身材嬌小的友人下嫁魁梧洋人,應該是留在番邦不回來了。看到那洋人禿著頭和友人拍的婚紗照,是讓一群唐山佬應該感到欣慰的地方。

除此之外,同村裡的三姑六婆最關心的事:她老公那麼大支,受得了嗎?錯誤的觀念,讓那群無知的安娣弄濕了無辜的底褲。紅毛未必大支,即使是大支,應該也能插得進去,要你管!

13 comments:

阿祥 said...

崇洋媚外的人到处可见,就像阿官一样,越造作就越恶心。

韓士 said...

紅毛不及黑棍長
黑棍沒有紅毛銷
蓮妹則嫌黃材虛
笑嘆她人真走寳 真走寳

韓某不懂押韻,望君笑納...

火鳥 said...

哈哈!朋友,你也很"粗"呀~我是用詞... :)

said...

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to back...

何人可 said...

阿祥,
有些阿官並不會做作,而且還很溫柔漂亮。站街的另當別論。

韓士,
好!

火鳥,
不只用詞粗,有個東西也蠻粗的。

杉,
you ever go black?

Jackie said...

红毛是不是大支,我没听说过;不过红毛身上有一种难闻的味道,就曾经听朋友说过. 是不是真的?

钪凯 said...

Jackie,你的问题我也很有兴趣知道。

kinkyskiny said...

無論在語言上,在性愛上,我認為我們都得向日本人學習。

說得一口爛英文,照說。陽具小支,就朝心理而不是肉體發展,發明了各種刺激心理高潮的花樣。

新加坡人,你敢看不起日本人嗎?

jasmine said...

好粗哦..

凡奇 Frankie said...

外表还好,最怕是有些人不管对不对,洋人的思想一律照收。

何人可 said...

Jackie & 钪凯,
是會有一種體味,好或難聞,因人而異。應該那些每天接觸洋人的人來解答。

kinkyskiny,
東洋鬼子確實有過人之處。

jasmine,
那,興奮嗎?

凡奇,
公子所言甚是。

文鋒起吾 said...

新加坡人這種崇洋心態就是所謂島民怕輸的心態,要攀附心中認為是高一等的人,來平衡自己的謙卑。

寫得好。

何人可 said...

文鋒起吾,
這種心態很多人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