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8, 2007

令伯忍

也許我是kampung仔,所以習慣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能有太多的聲音,只要睡房外有太多的動靜,就會難以入眠。

記得老家隔壁的死狗,因為天生的陰陽眼,偶爾看到一些好兄弟,整夜亂吠亂叫。很可能是聯想到好兄弟,必須等到它吠完,我才能入睡。有時候不懂哪裡來的思春野貓,在屋頂大喵特喵,相約開屌。這叫聲,根本不能讓我有勃起的勁兒,卻只有讓我睡不著的份。

雖然如此,夜間旋律般的蟲叫聲、雨點打在鋅板的聲音,倒是我舒服的入眠曲。

小時後養成的習慣,到現在還是很難把它改掉。如今生活在城市中,雖然沒有了貓貓狗狗的叫春呼鬼聲,取而代之是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機械嘈雜聲。

不要緊,頂多忍多一個半年。

10 comments:

新怡 said...

家附近装修?还是有工程??

P/S: 不要那么大声!! 谢谢你的注意。(关于“我报”)

Jackie said...

真可怜,建议你去买个耳塞来塞住耳朵.

阿祥 said...

雨點打在鋅板的聲音永远能让人安眠,一点都不觉得吵!

凡奇 Frankie said...

一年半后搬离此处?

Corinne said...

我也是易醒族,老娘也在忍楼上那个爱在半夜玩“珠子洒满地与拖椅子”的怪胎。还好最近好像收敛了!

song_4ever said...

若隔避的叫床声太激烈的话,你也无法入睡?还是勃起到无法入眠?

老妖 said...

被噪音吵得睡不了那就齐齐制造噪音,开摇头大悲咒跟它斗过

何人可 said...

新怡,
是冷氣的Compressor。

Jackie,
怕隔天聽不到鬧鐘響。哈哈。

阿祥,
大家都有同感。

凡奇 Frankie,
希望住洋樓,養番狗。

Corinne,
據說那是HDB的聊齋傳奇,妳可以上樓去觀察。

song_4ever,
叫床聲不大,是那肌肉拍打的聲音比較大。

老妖,
最近妳很喜歡去搖頭hor,麻醉自己並不能真正把煩惱處理掉。

妳應該知道我在講甚麼。

夏娃 said...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不能有声
我不能有光

老妖 said...

色徒先生,佛陀叫我們入世..
而且除了搖頭版大悲咒以外我也聽梵唱大悲咒,那不是麻醉,那是另一形式的淨化靈魂~
既然那變態的傢伙是住在你的樓上,就代表你們很有緣分,你是有義務打救他的..
聽我的,今晚開始就用搖頭大悲咒來替他淨化靈魂吧,是功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