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0, 2007

荒謬

曾經迷魂黨縱橫大馬,很多安娣都中了招。這些中招過程幾乎千篇一律,在短短幾分鐘的交談之間,忽然一陣氣味傳來,就會懵懵懂懂,將自己畢生儲蓄拱手交給認識不到幾分鐘的人。

我曾經懷疑這些受害者的定力,也絕對懷疑是他們自己的無知與貪婪才會使之上當受騙。但是自從我認識了迷幻黨的始祖--Jean Baptiste Grenouillea之後,我再也不敢小看迷魂藥的威力了。

要知道真正有威力的迷魂藥,不只能讓你破財,還能讓你寬衣解帶,在大庭廣眾下集體性交。坦白說,要是我在場,不必甚麼迷魂藥,我自動會加入盛況。

這部荒謬的片子,好或爛,見仁見智。但是若真有此一事,造藥功夫失傳,還真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