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8, 2007

啞劇解讀

每一次在電視上看到企鵝,都會不自覺的想起多年前在菲力浦島 (Phillip Island)看小企鵝回到岸上的那一幕。

記得那一天特別冷,也許從南極吹來的風會特別刺骨。我和內子包得像粽子一樣,坐在當局為觀眾設定的席位,等待游離海岸一百公里外去捕魚的企鵝回來。它們每天在日出前的一個小時內出發,然後在太陽下山後才會成群結隊歸來。

我們還算運氣好,在預期的時間內等到企鵝回來。若只是純粹看著成群的企鵝歸來,也許不會有甚麼特別的感觸。每一支隊伍的隊長,會在隊員上岸後看似在點算人數,再一起往洞穴走回去。

要知道企鵝們出海捕魚,和人類漁夫一樣有風險。我們就剛好看到其中一隻企鵝,因為受傷而被管理員帶走療傷。碰巧那一隊的企鵝隊長沒有發現受傷的企鵝已經被帶走,它進入洞穴後,不停的進出尋找那受傷的企鵝。

它不斷的向剛到岸的其他企鵝隊伍走去,試圖找尋那受傷企鵝的下落。看著它衝到海裡快速的找尋,一陣子後又回到岸上,重複的詢問剛上岸企鵝群。在場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它的焦慮。

我不知道它後來有沒有得知那企鵝的下落,只是我知道那個晚上絕對是折騰它的一個夜晚。也許這一幕只是我個人的啞劇解讀。有時候我會想,若有一天我迷失了,會不會有人像那企鵝一般,四處尋找我的下落,然後牽引我回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