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0, 2006

蛤蟆随街跳

前阵子,有个外国股票经纪公司的人员-布来恩,越洋通过电话(cold call),告诉我可以买德国某药业上市公司的股票。而且以低于市价来购买。换句话说,这买法是有点"包赚"的。当然他们的解释是什么从大股分拆去小股,才会有如此便宜的价钱。(越描越黑~)

那股票经纪公司的地址是在东京,也有分公司在吉隆坡。但是打电话给我的人却身在伦敦的海外办公室(Offshore Office)。电话另一端有着嘈杂的声音。布来恩解释说那是交易区(trading floor)的声音。

布来恩说Mr.Michael Dell也是从他公司认购了药业公司的5000股(shares)。从中赚了不少。他提议我认购150股(共三千多欧元)但对我来说太贵了。我告诉布来恩我并没有能力购买那股票,而且也没有兴趣。然而他却不厌其烦的劝我不妨考虑100股。(他妈的~)

间中,他告诉我那药业公司近期所公布的新产品将使股票在短期内飙升。涨幅会在20%左右。所以这时是最好的时机入场......及如此之类的"包赚"言论。

为了结束通话,我告诉他我会考虑,若有兴趣会再联络他。而他也坚持要把相关资料传真给我,在敷衍他后我就把电话挂断了。没想到,隔天布来恩又打电话来说所这次绝对机不可失。同一个股票从原本的出价又下降了几毛(虽然市价一直在往上攀)。

为了让我信服,他把电话交给查尔斯,布来恩的上司。查尔斯也用尽法子邀我认购股票。同样的,我还是告诉他"我并没有能力购买那股票,而且也没有兴趣。"没想到查尔斯居然对我说,既然100股不行,就50股吧。不说还好,一听他这么说,火都滚了。

碰巧有闲情,我就决定和他玩到底,决定把这骗局揭发。我问他如果我想买那50股,有何程序。他说他将会电邮我一些表格,不过他还得帮我查是否那股票还允许被认购(是真的还是在演戏?)。然后把电话转交给法兰克(所谓的注册负责人),由他来为我拿些个人资料(只是简单的名字及联络资料)。之后,法兰克就把电话交回给查尔斯。

这时候,查尔斯告诉我,只要把相关手续办妥就可以认购那50股了。不过,在这之前,股票分配部门(Allocation Department)将会和我确认一些资料,如分配到的股份及售价等等。十五分钟之后,有位自称从吉隆坡股票分配部门的安东尼来电。

在电话中,安东尼确认一些资料后就把一些相关手续告诉我。当说到过帐的程序时,我一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我必须把钱过帐入这股票经纪公司在台湾的某个银行户口。但最奇怪的是,那银行户口的名字却是另外一间公司。在我多次问关于为何收款者是另外的公司名字而非股票经纪公司的名字,那安东尼显得不耐烦了。他说那是正常的做法。那个户口是所谓的信托户口。只允许过帐人及股票经纪公司动用之内的款项。(可能吗?)

我告诉他,对于这样子的过帐方式,我有点不放心。为了套出更多资料,我告诉他我将会在较后用银行的网上服务过帐。就好死不死,偏偏我所用的银行网上转帐服务竟然没有那收款银行的选项。

为了多加求证,我还特地打电话到收款户口的台湾某银行,以确认收款的公司是否属于股票经纪公司或者是正如安东尼所谓的信托户口。只可惜我只能从台湾某银行的服务员口中得知那户口是否活跃,但并不能得知该公司的服务领域,因为那是属于商业机密。那银行服务员还叮咛我得先联络该公司后才决定过帐。然而无论我如何搜索,都无法找到收款公司的资料。

之后三点十五分左右,安东尼又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已经转帐了。当我说我并不能执行网上转帐及我想多了解关于收款公司的资料时,他语气开始变硬了。他叫我不要拖延过帐,因为股市已经开市了,说什么他们已经为我购入50股了。(可是根据德国时间才八点多,股市都未开盘啦。况且到目前为止,他们连我的身份证号码、国籍等资料都还没拿齐)他还劝我既然网上不能过帐,就得亲自到银行去。

我告诉他这时候我得工作,可能过后才可以去银行。英语对话中我用了"I'll try to go to the bank later",没想到他居然用高分贝的语气和我说:"DON'T TRY,just go."说什么我的银行应该为我服务之类的话。听了都一肚子气。这时我就告诉他,若是今天我无法过帐,我就会取消我的交易了。

挂掉电话没两分钟,查尔斯就马上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有过帐的问题。电话中我听到有人在他身旁轻声说话,有点像交头接耳的那一种。而且身在吉隆坡的安东尼居然可以在短短的两分钟内把我所面对的困难告诉身在伦敦的查尔斯,未免也太神奇了吧。查尔斯以命令式的叫我亲自到银行去过帐,而且还说一小时后再打电话给我。

抱着不了了之的心态,继续我应该做的工作。没想到身在吉隆坡的安东尼又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何还没有把过帐的银行收据传真给他。我说我不能抽身去银行,也没有兴趣继续交易了。我这一说,当然是换来了一场辱骂及诅咒。

无可否认听了利润回报难免有些心动。但"防人之心"告诉我还是小心为妙。不管那和我擦肩而过的是真的赚钱机会(抑或是破财的机会?)我也无所谓。对于外国股票交易,我并不是很了解。可能我真的错怪了他们,也让他们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但是对存在疑点重重的交易,我永远都会多加小心。

不是我财,不入我袋;本是我财,为何入你袋?请问对股票有研究的各位,真的有这么大的蛤蟆随街跳吗?我想我还是好好的脚踏实地工作比较实际。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便宜莫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