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1, 2010

逐鹿问鼎:半场还是结束?

国阵不是巫统、马华、国大党、民政、人民进步党、沙巴团结党或其他的。国阵就只是巫统。其他的只是巫统的马仔。因此,国大党的一票就是给巫统的一票。要铲除巫统你就得铲除掉国大党和其他的‘跑腿’,绝无二法。

希山:给国阵一个弥补的机会

给国阵一次弥补的机会。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Datuk Seri Hishammuddin Tun Hussein)这么告诉乌雪的群众。

“我知道国阵犯下了很多错误。你们也已经在上届的大选,以不支持我们作为惩罚。”

“可是今日的国阵,在拿督斯里纳吉领导下,有在听取人民的疾苦。”

“给我们时间来证明我们已经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并确保一个马来西亚的愿景是成功的。”他是於星期四,在拜访吉粦热水湖新村时,这么告诉欢呼声中的村民。

希山说他被当地社群热烈的反应所感动。他补充说他的官员们已经在着手处理问题了。

他也告诉在场的群众,拨款已被批准。为村子的道路铺上新的柏油工程已经开始,还有村民要求提升民众会堂的计划也在进行当中。

“这证明在纳吉领导的政府不会许下假的诺言,反而会将我们许诺的付诸实现。”希山慕丁这么说的同时,也承认基层
内确实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的。

摘自《星报》

*************************************************

希山慕丁呼吁乌雪的选民给国阵一次弥补的机会。他要求给国阵多些时间来证明国阵已经从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误得到教训。

这困难所在,首先,国阵(前身为联盟)已经被给予53年来从它的错误中学习。可是,尽管在2008年大选中不堪的表现,它依然没有从中吸取到教训。第二,在你阅读这篇文章的此时此刻,它仍旧犯着这些错误。因此,即使是说尽了这些花言巧语,国阵亦没能证明它已经悔改过。

前首相敦阿都拉(Tun Abdullah Ahmad Badawi)当任首相时,同样的话说了几乎五年。他也一样要求多些时间来表现自己,并以足球赛来做比喻,狡辩说这只是半场休息而他还在暖身。

阿都拉可能不是个足球迷,不然他应该知道你不会用上半场的比赛做暖身。你应该在球赛还没开始、你还没进入球场时就暖身了。当球赛开始后才来暖身就已经太迟了。若是你踢了半场球只不过是为了暖身,之后的下半场才打算进球得分的话,你肯定会输掉比赛。那时候你可能被攻入十球了。

然而,马来西亚选民从没答应他所要求的下半场。实际上巫统也不会允许他的下半场。阿都拉是被逼辞职并由现任首相纳吉取代。巫统在下半场一开始就一脚把阿都拉踢开,不让他做完到他的任期。巫统要求球赛结束,把阿都拉送去退休。
为何选民需要给国阵更多时间?我们已经给了他们53年。而,看来即使是53年后,他们依然没有吸取教训和把他们的恶习甩掉。总之,国阵丁点儿都没改过它的方式。它还是我们在308政治海啸前所认识的国阵。

看看他们如何处理乌雪补选。13,000个选民被移来移去。一些被移走而不再能在乌雪投票。为何需要篡改选民名册来摆脱这13,000个选民?而我们知道这13,,000个选民是来自从反对党很强的投票站。

星期日那天,很多选民会出来投票,可是会发现他们不再能在自己多届大选投过票的选区投票。有些人会发现他们不再是乌雪的选民。那些能够机警的找出他们新的投票地点而投去票算是幸运的了。而那些不再属于乌雪登记的选民就得失望的回家。

国阵-国大党的候选人——卡玛拉那登说“耍脏手段”不是他的主意。卡玛拉那登说那是巫统的主意。最起码他够老实的承认他们在“耍脏手段”。不过他否认这是他的主意,并说这是巫统的主意。

他们在整个乌雪散布再益(Zaid Ibrahim)‘喝酒’的假照片。卡玛拉或国大党没这么做。是国阵和巫统这么做。卡玛拉是这么说的。



瞧瞧以上两张照片。卡玛拉知道这照片是假的,就好像他那假的澳洲大学证书。他也知道它们在乌雪的马来选民之间流传着。不过卡玛拉说这是巫统所为而并不是他这么做。

为什么国大党或卡玛拉没阻止他们这么做呢?他知道这是脏手段,他也承认了。不过他唯一做的就是撇清与己无关及归咎於巫统。

为什么警方不采取行动?警方逮捕了大约10名学生,这些学生是因为分发‘把国阵埋葬’(观看视频) 的VCD,并要以煽动罪提控他们。这录像内容可煽动什么?它们仅仅是一些陈述和事件的剪辑。它们是事实而非谎言。这些录像并不像再益喝酒照片般的被篡改。

原住民事务局(JHEOA, Jabatan Hal Ehwal Orang Asli),一个管理原住民的行政当局,每晚都为原住民举办Dangdut舞会并提供Tuak米酒。这难道不是在滥用纳税人的钱吗?而为何这些所谓的回教徒官员和原住民事务局员工为原住民提供米酒?考虑到这些官员和员工理应是回教徒,这样的偏差,难道就没错吗?

在乌雪发生的事情证明国阵没从过去53年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也没有悔改或赎罪。事实上,乌雪所发生的正好证明了国阵一天比一天更烂。希山慕丁怎么会有种说他们已经从过去错误吸取教训,还有要求更多时间让他们做弥补?

当然,在过去的几天,乌雪很多道路已重新铺上新的柏油。多年不亮的路灯也修理好了。即使是几十年来处于没有电力供应的原住民定居点,也已有了电流供应。还有一叠叠的现金正被派发。

这简直像是圣诞老人来到了镇上。

不过,他们这么做不是因为国阵执政53年后终于警觉和悔改(还有,他们‘醒来’顶多是上个星期的事情)。如果没有乌雪的补选,这些根本不会发生。国阵只是想收买乌雪选民手上的票。而那些13,000没能收买的选民就把他们移到其他地方去。

不,这不是半场休息。这已经结束了。不过很多乌雪的选民没能参透这简单的逻辑。

当然,有些选民是能被收买的。那些不能被收买的就被移走以让他们在星期日没能投票。其他的则被恐吓。

为什么告诉选民要避免种族骚乱就得投票给国阵?他们是否想说若不投票给国阵就会有种族骚乱?老是祭出种族骚乱有什么用意?这是改革后的国阵还是53年来如故的国阵?

在阿都拉还是首相时,也唱着同一条调子。不过那时候,不管他有多大的诚意,他亦没有力量作出改变。敦马哈迪医生说过同样的东西,并在巫统大会哭过。当他在退休后一次被访问,他坦言他最大的遗憾是过去在任的22年没能改变马来人的思想,当然,这里所说的马来人是巫统里的马来人。

你真的相信希山慕丁说纳吉在尝试推动改变?马哈迪医生没能做到,阿都拉亦没成功。

一个巫统的首相是不能改变事情或推动改革的。若是他尝试如此,巫统将会把首相撤换,过去的很多例子是最好的证明。腐败的是这个系统。而没有巫统首相可以改变它。要改变这个系统就得改变政府。而要这么做就得国阵踢出局外。不会再有其他的办法了。

还有,紧记一件事。国阵不是巫统、马华、国大党、民政、人民进步党、沙巴团结党或其他的。国阵就只是巫统。其他的只是巫统的马仔。因此,国大党的一票就是给巫统的一票。要铲除巫统你就得铲除掉国大党和其他的‘跑腿’,绝无二法。

卡玛拉不是国大党的候选人。他是巫统的候选人。而他要求选民投他一票让他当选,好让他把乌雪当做是一周年的礼物送给首相。

总结乌雪补选的一切,简单易明——给纳吉的一份礼物。

出處  ∶ Malaysia Today
原題  ∶ The Corridors Of Power∶Halftime or timeout?
作者  ∶ 拉惹柏特拉
發表日期 ∶ 23-04-2010
翻譯  ∶何人可及
校对  ∶KH, Hoss

2 comments:

hoss said...

这是种族骚乱什么的定论?→老是祭出种族骚乱有什么用意?

何人可及 said...

Hoss大大,
欢迎加入我们校对的大家庭。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