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1, 2010

毫不留情:政教能否合一?

我同意,宗教和政治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得分离,不过这只限于政府日常运作而言。宗教,毕竟不能对不公正和贪污腐败视若无睹及不闻不问。它可以并且必须对治理不当和不公正作出批评。它必须成为无良政府的良心。

教会人士:政教合一
正当马来西亚做好准备在基督徒占多数的选区迎接补选,教会人士说,为了造福社会,教会必须参与政治。

『宗教和政治是同一个铜板上的两面。在东方社会,你是无法把他们分开的。』天主教作家—K.J.约翰(K.J.John)如是断言。

这位曾经是公务员的网络媒体专栏作家说:『耶稣是第一位政治家。耶稣在特定的地点和时间介入,这早就是政治干预。』

『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是公共神学,那就是能在公共场合互动,以传达善良、正义和真理,并能秉着这一切过日子的基督信仰。』约翰说。

他接着说,在马来西亚,人们现在已经意识到民间社会运动的角色和参与治理他们自己的社区的需要。包括教会,人民需要挺身而出并让他们的声音被听见。目前,教会领袖和州领导人都互有对话。

约翰是近日在槟城聚集教会领袖们和州政府领袖的一个活动中,众多教会人士中的其中一位。

也是马来西亚基督教协会会长的圣公会主教吴满兴(Ng Moon Hing)说,教会与政府之间的对话应是一个持续的工作以让彼此互相了解。

『这样的对话应该在任何时间都有,不仅仅是在选举的时候。』他是在近日槟州首长林冠英会见380位基督教会和团体的领袖与代表的会议外,发表此谈话。

Gateway City教会的爱德华.林牧师(Pastor Edward Lim)说,教会和州政府的共同目标包括消除贫困和为被边缘化的人民服务。

林牧师还建议各教会应团结一致,在没有任何附带条件下,分享神对世人的祝福和耶稣对世人的爱。

因5月16 日在东马砂拉越的一个国会议席补选,执政联盟和反对党联盟的竞选活动再次把基督教义和政治带到国民意识的前沿。

以说马来语为主的基督教徒使用『阿拉』一词的事件,恐怕会成为这次竞选课题。不过,警方已经禁止所有政党提及这个争议,并恫言使用可以在不经审讯就能将之扣留两年的《煽动法令》或《内安法令》。

- 摘自《先锋报》
************************************

终于,教会公开的说出自90年代来一直「窃窃私语」的话。是的,我们一直都有听说牧师或神父在他们礼拜天布道中所说的东西。可是,迄今为止,它一直是「闭门」的活动。现在,教会已公开宣布其立场。而这立场就是:宗教与政治是分不开的。

穆斯林常争辩说伊斯兰不是宗教,而是一个完整的生活方——adeen。我同意这说法并从未对之提出质疑或反对。不过,adeen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它的意思是一个完整的生活方式。不过,怎样的完整才算完整?

先知穆罕默德并没有引进任何宗教。事实上,先知曾声明他没有引入一个新的宗教,而是带领我们回到亚伯拉罕的原始宗教,即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共同基础 。这使得这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犹如「姐妹宗教」。

那,先知穆罕默德引介些什么呢?他引入的是一个系统。而这系统包括地方政府、国防、财政、内安、司法、资讯网络、外交使团以及很多你在今天现代政府结构看到的。

很多人将宗教信仰简化为一堆的仪式,特别是伊斯兰教。若是如此,我们根本不需要什么圣书,包括可兰经。让你学会仪式,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不过先知穆罕默德却用了一辈子来教导超级顽固的阿拉伯人关于伊斯兰。和其他宗教一样,就因为伊斯兰不仅仅是仪式而已。

贬低此说(※指宗教与政治是分不开的)的人会争辩1500年前或许是如此。不过,时代已经改变。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以宗教来治理国家。今时的政府组成结构和往日的不再一样,还有我们把任务和责任区分。如:立法机构做的是制定法律、司法机构做的是执行法律、财政部管的是财务相关、军队做的是保卫国家、警察管的是内部安全等等。

同意!今天的国家比起1500或2000年前的国家,超出太多了。单凭一个「单位」不再能治理整个国家。我们有很多单位来处理不同的任务。我们不能再由犹太教堂、基督教堂、回教堂或神庙来管理一切,就如以往只有区区几个木屋组成的社区那般。不过这不代表说犹太教堂、基督教堂、回教堂或寺庙对政治或当选的领袖在维护与实践正义、公平和良好的治理方面,已失去起码做出评论的权力。

宗教领袖在政府内依然有扮演的角色。当然,他们的角色不是来治理国家。我们已选了政府来做这。不过他们得要扮演是政府的良知角色。他们必须提醒政治人物们对投票让他们当选的民众该做的义务和责任。而犹太教堂、基督教堂、回教堂或寺庙并不能推卸这个角色。

我同意,宗教和政治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得分离,不过这只限于政府日常运作而言。宗教,毕竟不能对不公正和贪污腐败视若无睹及不闻不问。它可以并且必须对治理不当和不公正作出批评。它必须成为无良政府的良心。

当年,要是纳粹德国的教会勇于开口,大屠杀或许就不会发生了。不过教会选择了沉默。没错,一些教会人士自发行动,做了该做的事,结果一些犹太人则免于死亡。不过,这只是一些有良知的神职人员私自冒险行为,他们认为在人道立场上该做些事情。可是教会并没作出官方立场或谴责这有违人道的罪行。

宗教领袖和学者可有对萨达姆在伊拉克做的种族清洗,或伊朗於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后做的「清洗西方影响」作出谴责?事实上,在伊朗,宗教人士在「清洗西方影响」中举足轻重,那些被认定是「反革命」的则遭受「审讯」。因此,与其是宣导人权,宗教却成了侵犯人权的工具。

我重申,我不是在倡导马来西亚成为一个神权国,不管是回教国还是其他的。我是说神职人员必须对不公正、腐败、滥权、种族主义、歧视、浪费公帑及挥霍无度、欺骗性的选举、严苛的法律以及其他等等发言。所有宗教都反对这些违法和侵权行为。因此,所有宗教人士也必须反对这些。

这就是宗教在政府内该有的角色。在政治人物失去良知时,它会成为这些政治人物的良心。或许有这么的一天,宗教人士不再被视为伪君子,就像现在多数人都这么的看待他们。

出处   : Malaysia Today
原题   : Can religion and politics mix-and-match?
作者   :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 : 18-05-2010
翻译   :何人可及
校对 :HOS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