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4, 2010

毫不留情:我有原住民血统并引以为豪

興權會該醒了。如果他們不打算和國陣或民聯合作,那他們就得單獨行事。而單獨行事就等於絕路。所以興權會必須選擇盟友。它不可以和全世界開戰的。它必須找一個朋友,讓這個朋友支持它的理想。

我的祖母,東姑芭達莉亞(Tengku Badariah binti al-Marhum Sultan Ala' eddin Suleiman Shah , 1896 年9月3日-1937年2月11日)是雪蘭莪州第六任蘇丹--蘇丹希山慕丁殿下(Sultan Hisamuddin Alam Shah ibni al-Marhum Sultan Ala'eddin Suleiman Shah ,1898 年5月13日-1960年9月1日)的姐姐。

我的曾祖父是雪蘭莪州第五任蘇丹(1863年- 1938年4月3日),蘇丹阿拉依丁沙殿下(Sultan Ala' eddin Suleiman Shah ibni al-Marhum Raja Muda Musa)。而我的曾祖母哈斯娜(Hasnah binti Pelong),是蘇丹阿拉依丁沙殿下的第二任妻子,她是個原住民。

意思說現任的雪蘭莪州蘇丹和我都有原住民的血統——當然還有武吉士(Bugis)的血統。這使我成了現任蘇丹的兄輩。這就是為什麽已故蘇丹稱呼我先父為丁兄(Abang Din)。

我知道蘇丹很生我的氣。他覺得我沒有給他和霹靂州蘇丹身為蘇丹應得的尊重。也許蘇丹忘了他是弟弟而我是哥哥的輩分。他的父親叫我父親丁兄。所以蘇丹應該叫我披德兄。而且我在皇宮不必向他敬禮,雖然我曾這麽做。他反而應該在開齋節時來我家。這是馬來人的方式。

沒有人能質疑我身上流著原住民、武吉士人、馬來人,當然還有威爾士人的血統。這讓我比依布拉欣阿裏(Ibrahim Ali)和其他土著權威組織的激進分子更土著。我懷疑他們沒幾個可以說自己有原住民血統。

我想這就是為何我就是這麽的一個人。原住民、武吉士、威爾士血統混合的確是個強勢的組合。原住民、武吉士和威爾士人對自己的血統都感到非常自豪。把一個武吉士人叫做馬來人,那你的肚子可能會被曲刃劍(Keris,馬來短劍)捅上。他們是武吉士人且引以為豪。把一個威爾士人叫做英國人,他可能會送你歸天。他們是以威爾士人居先,英國人居次。

威爾斯國會甚至拒絕英語為其媒介語。它是以威爾斯語(一個凱爾特語分支出來的布列塔尼語,並只在威爾斯使用的語言)進行的,。事實上,20%以上的威爾士人是使用威爾斯語而非英語。

總之,我想說的是,如果有一個人會對自己的種族感到自豪的,那個人應該是我。有誰還能自稱比我有土著血統的人更土著?可是我願意把我的種族自豪感放下,及承認我是以馬來西亞人優先,其他則居次。不過,顯然的是,很多馬來西亞人寧可為了自己的種族鬥爭而不是全體馬來西亞人。

我記得曾經和一位公正黨籍的印裔領袖有過對話,他也是巴生的市議員。他感嘆民聯違背了對印裔許下照顧他們的諾言,而今民聯成了政府,印裔依然被忽略。他抱怨政府裏沒有足夠的印裔代表。政府裏是有兩、三位印裔的。

我問他為何發這麽多牢騷和他是不是印度人?他回答說:當然是。

我那時候叫他回印度去及不要對雪蘭莪州政府埋怨這麽多。

他嚇了一跳,啞口無言了一陣子和不懂如何回應。他問我:『你怎麽可以說這麽種族偏激的話?』

我並沒有種族偏激,我這麽回答。事實上我早猜到他會這麽說。『你自己說你是印度人。一個從德國來的人是德國人。意大利來的是意大利人。法國來的是法國人。中國來的是中國人。如果你是印度人,那你一定是印度來的。要是你在馬來西亞不開心,就回印度去吧。』

他之後明白我的出發點後趕緊說他是馬來西亞人而不是印度人,而是馬來西亞的印度後裔。

好的,我回答。如果你是馬來西亞人那為何你還埋怨雪蘭莪州政府沒有足夠的印裔代表?難道我拉惹博特拉,一個馬來人不可以是你印裔代表嗎?

『哪裏可以?』他說。『要是一個印度人成為馬來人的代表,你能接受嗎?』

『我可以接受,而且早已經是如此。』我回答。

他看起來很疑惑。他不知道我的意思:『我不明白。』

『二十二年來我們有個印裔當我們的首相,敦馬哈迪醫生。你有沒有看到我抗議?當然我反對馬哈迪醫生。不過我反對他是因為他治理國家的方式而不是因為他是印裔。這些年來我寫了這麽多批評馬哈迪醫生的文章從不因為他是印裔。我一直都稱他為馬來西亞首相拿督斯裏馬哈迪莫哈默醫生。我從未把他的種族視為一個課題。』

我的那位公正黨的印裔朋友沒再說什麽,和我告別就離開了。

印裔太在乎他們事實上就是印度人。他們要求平等待遇可是卻拒絕平等的對待他人。他們不停地說印度人這樣、印度人那樣,但不曾說馬來西亞人這樣或那樣的。

我其實對這些印裔種族主義者的嘩眾取寵的動作感到極度厭倦。推動印裔發展並沒有什麽不對。我絕對的支持並很樂意成為興權會的一員,要是他們願意接受我的話。不過我不是印裔,所以興權會是不會接受我的。在英國,那些興權會的會因為有這樣的限制而被送去監獄。在英國,興權會不能因為我不是印裔而拒絕我成為其一員。

是的,興權會在英國會的話被判為種族主義組織而他們的領袖會被控上法庭。也許我該就興權會向英國法院提呈法律訴訟來證明我的論點。嗯……我想我明天會聯絡我的律師,看看他能否在英國法院提案訴訟興權會。這可以教訓他們別太種族主義。

興權會不覺得自己和馬來土著權威組織一樣嗎?他們不過是同一塊銅板上的不同面(形容看似不一樣但本質卻相同)。

我很想參與興權會。我很想參與他們的理想。但是如果他們的理想只是為了印裔而已,那我就不參與興權會的理想。把門戶打開吧,興權會。邀請像我這個非印裔的人來支持你們的理想。我已經準備成為第一個非印裔加入興權會隊伍的人。

但是在這能成事之前,別把全部非印裔的人當成敵人。你是生國陣的氣。你是生民聯的氣。你是生馬來人的氣。你是生自己印裔的氣。你們是自己打自己。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興權會?現在共有5個興權會。真正的興權會請起立!

烏雪在2010年4月25日的補選將是興權會誠意度的測試。你拒絕支持國陣。你也拒絕支持民聯。那你想誰來當政府呢?

好啦,如果國陣和民聯一樣不合適,那就杯葛他們倆。然後組織你們自己的第三陣線。接著以第三勢力在來屆的大選競選。角逐國會和州議會的全部800多的席位。來個三角戰。看看你們能勝出多少席位。

你需要至少800個印裔候選人。每個候選人需要大概十萬令吉在大選中參選。這就要大約8千萬令吉。即使是這樣還不夠。國陣和民聯共花了20億令吉,單是國陣就花了15億令吉。

8千萬令吉能讓你走多遠?就假設你能籌得8千萬令吉,雖然250萬令吉才比較實際。興權會能贏得800個席位中的多少議席?如果興權會全依賴印裔的票,它連勝出一個席位都難。沒有一個席位是有超過50%的印裔選民的。

若果只依賴印裔選民的飄,興權會將全軍覆沒和沒能勝出一個席位。他們需要巫裔和華裔的票。所以興權會不應該只為印裔及與印裔有關。興權會也需要巫裔和華裔來支持他們的理想。

興權會該醒了。如果他們不打算和國陣或民聯合作,那他們就得單獨行事。而單獨行事就等於絕路。所以興權會必須選擇盟友。它不可以和全世界開戰的。它必須找一個朋友,讓這個朋友支持它的理想。

就我而言,我已經準備好了支持興權會的理想。而我會想拿督再益依布拉欣傳個話,要是他被選為烏雪的候選人,也一樣要支持興權會的理想。事實上,他也需要支持原住民的理想因為我有原住民的血統,還有原住民比印裔還慘。

讓烏雪補選這天成為興權會把「他們的人」送進國會的一天。讓這人成為馬來西亞人,不是馬來人,盡管他可能是個馬來人的後裔。讓興權會告訴烏雪的19%印裔選民,他們不是投票給一個馬來人,而是一個馬來西亞人,以便他們的聲音能在國會裏被聽見。

這是唯一讓興權會前進的方法。不然興權會將掙扎致死。沒有巫裔和華裔的支持,興權會根本不能成事。烏雪共有80%的巫裔、華裔和原住民選民。要是你不相信,就以興權會獨立候選人身份在烏雪補選插上一腳,看看什麽事會發生。也許按櫃金會不見。

出處 ∶Malaysia Today
原題 ∶No Hold Barred∶I’m part Orang Asli and proud of it
作者  ∶拉惹柏特拉
發表日期∶11-04-2010
翻譯  ∶何人可及

1 comment:

四月 said...

谢谢何人可茶,这杯茶顺喉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