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8, 2010

毫不留情:調和人生的酸甜苦辣

不過我們亦以弱不禁風的宣傳機制來迎戰烏雪補選。這是多么拙劣地協調,右手并不知道左手在幹什麼。另外還有許多其它的弱點,我并不想在此多做強調。

一個人在被打敗後的星期一會寫些什麽?昨天,在烏雪補選之後和因為多天的失眠讓我幾乎耗盡我所有的體力,我的心情真的是差到極點。我可以列出20個民聯輸掉補選的理由,並且可以『鳥』國陣還有民聯,責備他們昨天在烏雪發生的事情。

昨晚我一夜安眠,恰好補回我失去的睡眠。因此我的腦袋比昨天清醒些了。也許,憋住我的呼吸數到十,可以說是最好的治療。我想把它介紹給你們之間的一些人,因為我可以看出你們的留言帶有憤怒、失望、痛苦和或許絕望。

很多人都在談論宗教,尤其是回教徒。我有很多基督教徒朋友,向我灌輸關於上帝的愛和神聖的意指還有其他的。不過我發現他們極少有能力將他們稱之為Adeen或生活方式,轉譯為回教徒的Akidah (譯者注:也譯作伊斯兰教六大信仰,爲了表達作者的本意,以下將繼續以馬來文akidah而不另作翻譯)。

不篤信宗教者會藐視這些,并稱之為無稽之談。他們會說,控制他或她命運的是人,而不是神。也許是吧。我不想講關於智能設計、自然選擇、造物主的意願、進化過程和類似這些,可能超越一般《今日大馬》讀者們的程度所引起的爭端。

我沒有要求你相信我所相信的。這是多數回教徒傾向於深信他們在世上的使命,如上蒼所註定的——必須說服你來相信他們所相信的,接而皈依他們的信仰。我常說自主決定。畢竟,各花入各眼嘛,是不是?適合你的不一定適合我,反之亦然。

處理勝利和處理失敗,哪一個比較困難?我真的不知道,因為有些時候,我認為前者比較難處理,而有時候卻認為後者比較困難。不過,爲了避免在此爭論,我們協議這兩者都同樣的難以處理。

談何容易。說到做到,就不那麼簡單。宗教家有講話的能力。每個人亦有。辦不到的是「說到做到」。而宗教家比較關注外表服飾和符號,不太關注在我們的內心深處。

回教徒將以我缺乏信仰而第一個抨擊我。是的,那「有魔力」的字眼——『信仰』。什麽事信仰?我要怎麼翻譯去英文呢?更重要的是,我要如何以行動詮釋它?

有時候,阿拉伯文就如拉丁文一樣,不是那麼容易被譯成英文的,至少不能只以一個字譯成。如Locus standi (法庭上的陳述權)、 mala fide (惡念), bona fide (善念)等等,依然需引用拉丁文,因為這兩個字的詞不可能以兩個英文字就能翻譯而成。阿拉伯文在某些時候也一樣,不能以一個英文單字就能翻譯的,如:Akidah。

不嚴格的翻譯Akidah,也許可以譯為信仰(faith),儘管它不單單只是信仰而已,它還包含了知足、接受、感恩等等。

一個回教徒,缺少了akidah就不算是回教徒了。並非祈禱、齋戒、相信一神論或相信穆罕默德為上蒼最後一位先知就是回教徒了。而視乎他或她的內心深處是否有akidah。

不過,什麽是akidah?我們又如何將akidah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即使是基督教徒和猶太教徒也都相信akidah,只是以不同的語言稱之罷了。那,有多少猶太教徒、基督教徒和回教徒實踐akidah呢?沒有猶太教徒、基督教徒或回教徒敢否認他們對於是否相信神的意指、主宰、命運和諸如此類的,是取決於他們的Akidah深度。

缺少了akidah就等於缺少了宗教信仰。

Akidah是我們講得多卻做得極少的事情。多數的回教徒會對此反駁。他們會堅持說他們有很強的akidah。畢竟,他們不就是相信一神論、真主的先知、還有死後的生命等等嗎?這意味著他們是有akidah的。

沒錯,那樣也是akidah。可是那只不過是akidah的基本入門。那是我們在可蘭經或經書的第一章裡所學的。那是我們在小學一年級被教導的。之後,我們得超越基本的akidah,以更高層次來接觸上蒼。

曾經一次,我帶著很煩惱的思緒到我宗教導師的家裡去。這比去心理治療更便宜。我當時面對著人生挫折,且想知道要如何處理這挫折。我在仔細思考一些非常嚴厲的考量和需要引導我如何面對於此後的人生。

我的宗教導師問:『你是否將你現在所面對的,看成一個災難?』

當然我是這麼認為。

我的宗教導師問:『你是否認為你本身和世上的一切皆是上蒼所創造?』

同樣的,我當然這麼認為。

『那,你和世上的一切在上蒼眼前是否皆為平等?』我的宗教導師問了第三個問題。『你也同樣是上蒼的作品。』

我一樣無法否認這點。

『那麼,你是以自己的眼睛還是以造物主的眼睛來看待事物?是誰的觀點認為你失敗呢?你自己的觀點還是上蒼的觀點?』

我想是我自己的吧。

『那麼,你得不到某些東西或失去某些屬於你的東西,對你來說是不是個災難?』

是的。

『爲什麽?你不是說世上一切皆為上蒼所創造嗎?所以你不擁有任何東西。全部都屬於上蒼。既然你不曾擁有事物且世上所有皆屬於上蒼,那你怎麼會有東西失去或因為沒能得到某些事物而認為自己失敗呢?』

我沉默不語。

『你沒失敗。你沒失去任何東西。只不過是上蒼沒有給你想要的或收回祂之前給過你的,不過基於一個好理由。上蒼從不因為壞的理由而這麼做。只會是因為好的原因。這就是爲什麽我們說上蒼是公平、善良、仁慈和有愛心的。』

我沒回應。

『上蒼愛你。就因為愛你而不給你所想要的或從你那裡取走某些東西。這全是屬於祂的嘛,因此祂有權利決定對屬於祂的東西做任何事。有時候祂將擁有的給予你委託,而有時候會把曾經委託你的取走。這就是上蒼的方式。』

我只是點點頭。

『覺得沮喪等於是不認同上蒼的舉動。那就成了違抗上蒼的意指了。意思說你認為上蒼做錯了。上蒼會犯錯嗎?上蒼會這麼不仁慈的沒有緣由來懲罰你嗎?或許是上蒼,對你的愛,爲了幫你而不給你所想要的活取回祂曾給過你的。』

我還需要多一些解釋。

『上蒼給了你一隻雞。然後你把它宰了並與全家人享用了一頓豐富的晚餐。這是好事還是壞事?現在你失去了一隻雞。不過你和你一家人享用了一頓佳餚。「失去」你的雞是好還是壞事?』

我開始明白我導師的意思了。

『好與壞不過是觀點問題。這只是你的觀點。它不是上蒼的觀點。因此你現在認為的壞事,或許在之後其實是件好事。你可能現在得到某些東西可是之後會變成壞事。或者是你現在失去某些東西但後來卻變成好事。你不會知道的,不過上蒼會懂。』

我點頭。

『因此,別感到氣餒。要懂得感恩及接受上蒼以祂的智慧來決定你今日將有所失,之後卻會因而得益。你現在并不會知道得這麼詳細,可是之後當你回顧,你會說今日之事是塞翁失馬,而你會感謝上蒼你沒得到你想要的,因為要是你得到了,說不定後來會是個詛咒。』

忘掉那貪污腐敗。別管那欺騙作弊。巫統53年以來都這麼操作,有何理由他們現在會改變?你是說我們是以沒意識到我們在上星期將會面臨的問題,而迎戰烏雪補選的嗎?我們早就知道這一切。每一次的大選和補選,我們也面對同樣的問題。

不過我們亦以弱不禁風的宣傳機制來迎戰烏雪補選。這是多么拙劣地協調,右手并不知道左手在幹什麼。另外還有許多其它的弱點,我并不想在此多做強調。

我們試圖告訴民聯的領導人這一切,但我們的話置若罔聞。若是公正黨勝出烏雪的補選,他們會自大的說,這些弱點只不過是我們的幻想。如果民聯能夠贏得烏雪補選,又怎麼會有弱點呢?但是,這些弱點將仍然會在下次大選持續。在來臨的大選,我們將為這些弱點付出昂貴的代價。

這也許是神的意指。我真的不知道。而你們不相信神的肯定會不認同這就是神的意指。

如果我們以在烏雪所做的方式進行,我們能否贏得下屆大選?當然是不可能!因此,這會否是上蒼給的教訓,來反映我們的弱點呢?也許是,也許不是,若我們能夠視此烏雪敗仗不是一個損失,但視為一個獲益,那麼我們就能減少我們的人生中需要的心理治療,我們將能積極的看看待所有事件和繼續前進。這是就是akidah這麼一回事。

而我將會繼續前進,並為D日做好準備,更大的戰役還在後頭。

出處  ∶ Malaysia Today
原題  ∶ To reconcile the ups and downs of life
作者  ∶ 拉惹柏特拉
發表日期 ∶ 26-04-2010
翻譯  ∶何人可及

No comments: